▲Tizzy Bac的音樂自成一格,總能唱出粉絲心中的感受。(圖/翻攝自臉書 , 2018.1.23)
▲Tizzy Bac的音樂自成一格,總能唱出粉絲心中的感受。(圖/翻攝自臉書 , 2018.1.23)

「Tizzy Bac」自從2013年宣布休團後,每年死忠鐵粉都在問歸期,2017年11月11日好不容易在臉書上釋出全新單曲,過了一個多月,同年12月14日哲毓在官方臉書寫下千字文,透露自己罹癌消息,還分享了樂團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當時他寫下,「Tizzy Bac重建未完成,大家要鞭策我們不能太偷懶,這樣就夠了。」話語中充滿正能量,那些話猶言在耳,今(23)日卻傳出他過世消息,格外令人心痛。

相處多年的團員,縱使休團,彼此仍是相當熟悉,哲毓表示,「惠婷是勤奮的創作人,在超過三張個人作品以外,她還有許多靈感和歌曲半成品留下來可供Tizzy Bac使用。前源現在除了當了爸爸,也變成可以獨當一面的音樂人了。這兩位帶著不進反退的我,各自在家裡錄製歌曲自己的部分(甚至前源還cover了不少我該做的事),就是我們目前的工作狀態。」那時他還強調,「要用新歌回來跟大家見面」。

哲毓當時坦言,「我們還在持續進行中,而我的身心狀態也還無法表演。也許我們有一天會想到一個形式或辦法能以表演者的角色出現,但至少不是現在,以Tizzy Bac對表演的高度要求,我想現在我們也還有一大段距離,就像重建中的球隊,還要很多的努力才能重新回到季後賽。」最後不忘打氣,「Tizzy Bac重建未完成,大家要鞭策我們不能太偷懶,這樣就夠了。」雖然哲毓去了天堂,但Tizzy Bac陪歌迷走過的近20年歲月,將永遠在每個人心中留下永恆的記憶。

 

哲毓12月24日在Tizzy Bac官方臉書發表全文:

各位好,我是哲毓

鐵支日的單曲不知道大家都聽了沒?我們接下來還有好幾首單曲不定期會以類似方式發表。老實告訴大家,Tizzy Bac現在的狀態,還是在「工作中」。我們並沒有要用「單曲」、「專輯」、「表演」這樣的簡易步驟回來跟大家見面。說是「工作中」呢,就是我們手上還有很多完成度不一的作品等著要跟大家見面。可以說它會是一個連載好了,也可以說,我們像一個重建中的球隊,邀請大家一起來參與我們一步步重建的過程。

在「易碎物」專輯之後,我們團員彼此之間的關係也變得非常易碎,甚至像在冷戰一樣地互相視而不見。最後在2013年底,惠婷提出單飛的想法,Tizzy Bac在2014年完成最後一場在日本的演出後,也就正式進入休團。休團前,我們就決定了一個大方向:「要用新歌回來和大家見面。」於是惠婷開始個人的計畫,前源出國進修,而我也結婚了,繼續玩著手邊的團,Tizzy Bac被暫時拋到腦後。

前源回國後一陣子,我們三人開始聯絡,彼此之間的心魔仍然存在,成見、不滿、衝突還有待弭平。慢慢地我們先不談樂團,約碰面吃個下午茶或到誰家裡吃個飯也好,在緩慢地多次接觸後,我們開始重新像一般的人一樣相處,最後也終於敲定了在2016年三月開始試著練團。

然而,就在我們約好練團的日子之前一週,2016年三月,我被診斷出罹患了癌症。於是就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我的治療都還在持續著,而我們至今還是沒能好好地練一次團。

治療期間,一切好像都變得非常遙遠,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再拿起樂器,但經過了我妻子、團員、醫療團隊大家一年多以來的幫助,我存活下來了。治療的日子當然有過難熬和危險的階段,我的妻子一直沒有放棄我,她總是積極正面地帶著我面對,我總是說,我這條命是她救回來的。除了她,陪伴的身影,也有我的團員們。前源和惠婷帶來了關心、陪伴、禱告,甚至是在我家幫忙下廚的一桌菜,我們團員彼此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惠婷是勤奮的創作人,在超過三張個人作品以外,她還有許多靈感和歌曲半成品留下來可供Tizzy Bac使用。前源在現在除了當了爸爸,也變成可以獨當一面的音樂人了。這兩位帶著不進反退的我,各自在家裡錄製歌曲自己的部分(甚至前源還cover了不少我該做的事),就是我們目前的工作狀態。

「要用新歌回來跟大家見面」,我們還在持續進行中,而我的身心狀態也還無法表演。也許我們有一天會想到一個形式或辦法能以表演者的角色出現,但至少不是現在,以Tizzy Bac對表演的高度要求,我想現在我們也還有一大段距離,就像重建中的球隊,還要很多的努力才能重新回到季後賽。

抱歉我不會透露任何我的病情和身體狀況,也不需任何的募資捐助,我還在,Tizzy Bac重建未完成,大家要鞭策我們不能太偷懶,這樣就夠了,謝謝!

許哲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