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湖潑漆事件引發社會關注與討論。(圖/翻攝 FETN 蠻番島嶼社)
▲慈湖潑漆事件引發社會關注與討論。(圖/翻攝 FETN 蠻番島嶼社)

最近台灣發生兩起抗爭事件,都引發社會注目,一件是慈湖潑漆事件,一件是朝台北市長柯文哲丟鞋。

位於桃園慈湖的故總統蔣中正陵寢,今年 2 月 28 日當天遭獨派人士潑紅色油漆與破壞,引發社會譁然,至今陵寢仍封閉未開放。負責管理的國防部後備司令部表示「必須徵得家屬同意才能開放」,也成為清明連續假期不開放謁陵的首例。

台北市政府最近拆除立法院旁的公投盟帳篷,引發獨派不滿,真的丟鞋抗議。獨派團體 3 日在市府外召開記者會,表示未來會不定期出現在柯文哲行程,「丟鞋丟到他下台」,獨派將陸續蒐集各式臭鞋,每天也會公布柯文哲的公開行程,丟到柯下台那天為止。

一般的抗爭事件如果是社會最底層,且到了事情無法救濟、司法無法解決、走投無路的程度,抗爭舉措會引發社會同情和輿論的討論。這兩起事件屬不屬於這範疇,可以檢視。

慈湖潑漆事件是基於獨派人士無法接受蔣中正政權來台,事發後在記者會也公然撕毀國旗表達訴求,主張不認同現行中華民國體制,要求成立新的國家。這屬於政治訴求,並非社會底層弱勢族群。

公投盟帳篷被拆,以及立法院周邊的抗爭帳篷被拆,這些帳篷確實長年「坐落」在人行道與馬路上,造成行人、單車、車輛難以正常通行,也妨礙市容。長年的帳篷也讓部分市民覺得公權力不彰,認為大家都已經知道訴求,為何還長期違法駐留在公共空間成為環境毒瘤?立法院周邊的帳篷有些訴求獨立建國,有的訴求反對年金改革,都屬於政治討論範疇,社會上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這也不屬於真正社會底層、最弱勢的一群(已公布的軍人將領年金數字,並非社會最低年金)。如果國會周邊要設立陳情專區,也都可以討論。

兩起抗爭事件都屬於政治議題範疇。如果是政治,台灣已經步入民主投票階段,政權都可以透過全民投票而出現輪替。反對政策者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理念宣揚出來,不論是走上街頭遊行、上媒體傳播到社會角落,甚至自組社團、建構部落格,都可以達成目的。台灣每兩年就有一次大型選舉,不論是縣市長或總統,都可以由社會多數人來決定政權,和社會政策。

但為何已有民主投票機制的台灣,偏激的抗議手段似乎越來越多?

民主社會的設計,就是要透過溝通與宣傳,讓社會越來越多人贊同你,這都需要一步步來。如果宣傳到最後,贊成你的人不多,如果執意走偏鋒,就成為所謂的「恐怖分子」。也即是我不需要別人的贊同,我用自己的手段和方式,擾亂或達成我的目的。這樣持續下去,就可能造成社會失序與混亂。

如果社會上不管是多數,還是少數,都不願透過民主投票機制來運作社會,就會隨時看到有人正在潑漆、有人隨後丟鞋。未來社會不僅是深藍被潑漆,綠的、橘的、黃的、紫的….全都可能被潑,因為「只要我不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未來在公眾場所被丟鞋的,可能不僅柯文哲一人,綠的、藍的、黃的、白的,只要有人不喜歡他的論述或主張,就是持續攻擊、羞辱或傷害。

意見表達有很多方式,吸引社會關注與討論也是。但如果社會真的運行到上述地步,台灣還是一處能包容多元意見、百花齊放的民主聖地嗎?或許慢慢演變成百草不生、各種意見都無法容忍的憤怒沙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