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遭判四個月徒刑,馬英九表示,他一定會上訴。(圖/記者戴祺修攝,2018.05.15)
▲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遭判四個月徒刑,馬英九表示,他一定會上訴。(圖/記者戴祺修攝,2018.05.15)

馬前總統 2013 年被控洩密案,二審判決日前出爐,逆轉一審結果,改判有期徒刑四個月,雖然與該法條最重可判三年來看,四個月的有期徒刑且可易科罰金,這個判決實在是非常的輕微,可以想見,藍綠雙方的支持者都不會滿意,因為藍營認為馬無罪,綠營認為判太輕,雖然本案尚未底定,但至少讓人看見法律不是可以被少數人所操弄的。

為什麼要這麼說?因為,馬英九總統任內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早在 2015 年 2 月就因為將偵查內容洩密給馬總統等人,被重判 1 年 3 個月徒刑,現在已繳罰金,沒道理黃世銘洩密有罪定讞,而涉及「唆使」黃世銘洩密的長官馬英九卻可以全身而退。

一審法官當時判決馬英九無罪的理由是認為,馬當時是在行使憲法賦予總統的「院際調解權」,但是這個無罪的理由,絕大多數認為是為馬卸罪的託辭,不要說一般民眾不相信,法界異議尤多。簡單說,當時馬英九甫得到時任檢察總長黃世銘的報告,立刻就不顧「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大動作召開記者會,目的主要就是為了鬥下立法院長王金平。

王金平院長隨即提起相關訴訟,把這件特偵組監聽國會、立法院長關說案拉到輿論注目的最高點,最後由特偵組移送台北地檢署調查後,以查無事證結案,王金平獲得清白後,焦點立即回到進行政治指控和黨內鬥爭的馬英九身上。

經過此事的馬英九,並未深刻反省他的行事作為,反而為了向中國靠攏,企圖強勢要立院通過服貿,遂引發太陽花學運,進而導致 2014 年國民黨的全面潰敗,前後關照,跟馬英九固執的個性不無關係。

當時被詬病的特偵組如今已被廢除,但是二審判決出爐後,馬英九仍然繼續以憲法賦予總統「院際調解權」的「阻卻違法事由」來做抗辯,更顯得理窮。因為根據憲法第 44 條,「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顯然,就是總統對於院與院間的爭議,可以召集各院院長。但是此案很顯然,指涉對象就是王金平與柯建銘兩個人,一個是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院長,一個是民進黨的立法院黨團總召,跟五院之間並無相關,何來的院際爭議?總統的調解依據又從何而來?這個道理再明白不過,再拿這個理由出來辯解,說服得了社會大眾嗎?
  
總統是憲政機關,言行理當作為公務人員的最高表率,更應該恪遵相關法律規定,但是他卻為了個人的私利,為了剷除黨內政敵,視法律為無物,將司法公器當作自己的打手,實在是失去一國元首的尊嚴。

這次二審的判決,至少在法理上符合社會正義公道的認知,希望馬英前總統不要再繼續硬拗下去了,繼續上訴,只是繼續讓司法和國人再受一次凌遲而已。

●作者:陳渺/新北市/研究所學生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