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子裡的械鬥魂  化為拼陣求榮耀(圖/保庇)
骨子裡的械鬥魂 化為拼陣求榮耀(圖/保庇)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正常的能量釋放,有助於身心健康,是自然界維持平衡的不變法則,同樣的道理在廟會遶境陣頭熱鬧上也說得通。為什麼要拼陣,只是為了熱鬧,還是為了示威,這一切都和先民來台打拼,為了爭取資源所引發的械鬥有關。

歷史課本上描述先民來台開墾,為了爭奪資源,來自不同省份的人互相鬥爭,例如漳泉械鬥、閩粵械鬥、頂下郊拼等各種武裝械鬥,許多人因此犧牲生命,這也是為什麼台灣各地有許多大眾廟,或是在地信仰中心都會特別立牌位紀念這些先民。

清代官員李逢時以一首詩歌來描述當時情況,《彰泉械鬥歌》 :「漳人不服泉州驢,泉人不服漳州豬。終日紛紛列械鬥,田園廬舍相侵漁。臺灣自昔稱樂土,漳人泉人久安處。邇來強悍風氣殊,更望何人固吾圉。甯長敬,林國芳,挾富挾貴無王章。艋川搖動鯨鯢竄,蟲沙猿鶴罹奇殃。我聞干豆有古寺,土人於此驗災異。今年鐵樹又開花,械鬥從中有天意。天意冥冥不可解,紅羊換劫總堪駭。殺人如草死如眠,骷髏屯積血飄灑。君不見,漳人泉人鷸蚌持,粵人竟得漁人利,漳人是豬泉亦豬。又不見,長敬國芳號令行,漳泉各受二人制,泉人是驢漳亦驢。」

從詩歌中能理解彰泉兩方互相仇視,且提到甯長敬、林國芳關係良好,無論是漳州人或泉州人都受到二人牽制。《俎豆同榮:紀頂下郊拚的先人們》描述頂下郊拼如何影響艋舺、大稻埕、大龍峒的發展,其中也出現漳州首領林國芳,林國芳為板橋林家的成員之一,對藝文頗有研究,本身也是習武之人,多次重要械鬥皆參與其中。

械鬥的原因百百種,大致上不脫離移民先來後到土地分配、灌溉水源的權利;政府控制力薄弱,試圖讓兩方互相抗衡,減弱反清勢力;信奉神明不同;來台者多為毫無牽掛的羅漢腳,械鬥起來更加義無反顧等。來台拓墾不僅要適應台灣濕熱氣候,又要和他人爭奪地盤,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就是比誰的武力強大,就能佔得更有力的資源。

械鬥導致大量人口傷亡與財產損失,需要長時間休息才能讓生活回到正軌,於是人們不再以械鬥作為比拼,而是轉化方式改在廟會互相較勁拼陣。各式陣頭就成為人人發揮創意、財力、品味的象徵。陣頭人員的武術、步伐,文陣或武陣使用的繡品、裝飾、樂器、武器、服裝,神明的衣服、頭冠、配飾、鑾轎,鞭炮的數量多寡,所有相關的事物都成為比較的內容之一。端看一張頭旗出自哪一家繡莊哪一位師傅就知道費了多少功夫,請來的北管演出技巧是否高超,也關乎主家顏面。人們爭的是至高無上的榮耀,並獲得對手的尊敬。

拼陣是械鬥的轉化(圖/台南觀光旅遊局)
拼陣是械鬥的轉化(圖/台南觀光旅遊局)

拼陣不僅帶動工藝技術的進步,更是凝聚地區向心力的活動。但隨著時代演進,講求速度效率也使得工藝面臨斷層,於是人們藉著復興傳統,試圖重新找出屬於這一代拼陣的內涵。不過在大眾普遍不了解的情況下,這個從過去乘載不同族群釋放能量的舞台,正逐漸的被壓縮。

資料來源:

《俎豆同榮:紀頂下郊拚的先人們》 王湘琦著
維基百科-臺灣分類械鬥

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