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的調整,商總理事長賴正鎰今(2)日表示,7%的調幅似乎過高,建議政府不要超過2%,且時薪的調高幅度不要高於月薪。(圖/記者彭夢竺攝,2018.8.2)
▲基本工資的調整,商總理事長賴正鎰今(2)日表示,7%的調幅似乎過高,建議政府不要超過2%,且時薪的調高幅度不要高於月薪。(圖/記者彭夢竺攝,2018.8.2)

本周四將登場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外界預計將會「雙漲」,時薪可能漲到150元(漲幅7%),月薪則可能調升到4%到5%,工商團體也如往常,跳出來喊話,認為應該讓市場決定薪資,政府就算真的要調漲,資方能接受與承擔的漲幅只有2%。

全國工業總會在7月底發表的「2018年工總白皮書」中就提到,過去兩年,國內勞動市場及展業人力資源供需情勢,出現罕見的緊張壓力,問題之一就是薪資凍漲,且薪資凍漲原因除了因為經濟發展停滯外,還有一項因素,就是「勞動成本支出過高」。

簡單地說,台灣企業除了一般薪資福利支出外,還必須依法負擔勞保、健保、就業保險費、職災、退休金、原住民與身障者雇用差額代金等,也造成企業負擔的法定勞動成本超過薪資20%。資方擔憂,如果政府將基本工資上調到不合理價位,其他費用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影響企業調薪與給薪的意願。


▲資方擔憂,如果政府將基本工資上調到不合理價位,其他費用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影響企業調薪與給薪的意願。(圖/摘自pixabay)

此外,白皮書中也提到,基本工資最初設計與訂定,是以製造業為基準,但服務業態樣很多,且多採非典型工時,如果還是採用「一體適用」的基本工資,不但失去彈性也不符合市場條件。

全國工業總會理事長王文淵直指,基本工資是最低的保障,薪水應回歸市場機制,如果一味的調漲基本工資,反而可能造成年輕人失業。

工總秘書長蔡練生形容,最近10年來,台灣經濟逐漸步入失落的年代,2010年至2016年經濟成長率平均只有2.4%,總體經濟失衡、投資環境惡化、薪資長期停滯、企業創新能力不足、人才外流等問題,根源都在經濟,政府在新政策制定時應考量企業競爭力,不宜單純從照顧勞工角度出發,增加雇主太高負擔。

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也說:「政府不要毅然提高到5%以上,這對整體經濟發展是非常不利,企業經營上也會有困難。」,時薪若是調到150元就已經超過7%,這對許多服務業來說幅度過高。他建議,就算調整也不要超過2%,且時薪、月薪應該要「脫鉤」,時薪調高幅度不要高於月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