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人力銀行調查,74.9%的大企業依舊偏好國立大學學歷,企業平均要面試約16.2位新鮮人,才有可能找到一位適合的人才。(圖/NOWnews資料照)
▲根據人力銀行調查,74.9%的大企業依舊偏好國立大學學歷,企業平均要面試約16.2位新鮮人,才有可能找到一位適合的人才。(圖/NOWnews資料照)

基本薪資該如何調?看在學者眼裡,認為基本工資可以保障勞工基本生活,不能以"市場決定"理由來迴避,但建議再重新研議制定標準,增加勞資溝通次數;人力銀行業者則建議,不妨思考「如何讓企業利潤在某種程度上與員工分享?」,如果有透明分潤機制,讓勞資一起賺到錢,或許基本工資爭議會減少許多。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助理研究員方俊德直言:「(基本工資)會有爭端是很正常的現象!」,勞資雙方的爭議與衝突,在各國都是一樣的,以韓國為例,2017年漲基本工資16%,今年又調10%,明年生效。但不管怎麼調,勞資雙方都還是不滿意。

不只是勞資協調工作難度高,方俊德還透露,現行台灣基本工資審議,雖有經濟成長率、勞動生產力、物價指數等各項經濟數據做參考,但指標項目太多,根本無法聚焦討論,各委員開會時幾乎各說各話,分歧太大,難有共識。此外,審議會只是一個政策執行過程,行政院才擁有最後核定權,所以討論的結果還是有可能被行政院否決。

方俊德表示,政府的角度應該思考:「現在的基本工資是否可以保障勞工的基本生活?」但是,這背後的問題就在於「如何定義基本生活」,這才是最難認定的部份。


▲基本工資,是要保障勞工的基本生活。(圖/記者彭夢竺攝,2018.7.10)

至於工商團體喊話,希望政府不要干預,回歸市場機制來決定的說法,方俊德並不認同。他說,市場決定的,應該是現行「平均薪資」,也就是上班族去求職、面試時所談的薪資,這的確該讓市場決定,「但這跟基本工資是兩碼子事,因為基本工資的目的,就是要保障基本生活,這個就無法靠市場來決定。」

此外,現行制度是每年第三季開會審議,但這個範圍太廣、空間也太大,政府該把開會時間、流程,後續的行政院核定、正式生效的時間,全部明確訂出來。

另一方面,政府也可採取多元的方式去討論,參照其他國家的機制,像是有些國家依據年齡層來劃分,可以設定一些特殊勞工族群,像是未成年勞工、無工作經驗勞工,或是身障勞工等。

簡單來說,想要杜悠悠之口,最好的方式就是溝通次數必須增加,不能只靠幾次的會議就決定一切,這樣勞資雙方接受度才會變大。」1111人力銀行副總經理何啟聖也認為,基本工資爭議一定要靠溝通才有辦法被解決。


▲人力銀行副總何啟聖。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107月3月31日

據統計,一成二企業晉用新人的意願,會受基本工資調漲衝擊而影響,政府如果一味調漲數字,企業雇用新人的員額就會重新思考。何啟聖建議,政府應找到平衡點,儘速建立勞資雙方「真的可以一起坐下來共議」的機制,然後每年做檢討,但政府應該像「平台」,扮演中間協調、搭起勞資共議橋樑的角色。

何啟聖認為,員工是企業中心之本,所以基本工資才會以照顧勞工生活的目的出發,但企業也要顧及成長,如果人事成本變高,確實會造成不利衝擊,應該要思考「如何讓企業利潤在某種程度上與員工分享?」,如果有透明分潤機制,讓勞資雙方都能共贏,一起賺到錢,基本工資爭議將會減少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