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長征隊完成雪山特訓,左起宥勝、吳昇儒、林語萱、陳彥博。(圖/黃建霖攝)

前進南極並非是一個簡單的任務,為了適應當地的海拔以及嚴寒氣候,「南極點長征隊」團隊在出征之前計畫了一次雪山訓練,由極地馬拉松好手陳彥博帶隊,率領隊員吳昇儒、林語萱、宥勝一起進行為期3天的山岳單攻行程。陳彥博不斷強調,此次的訓練重點除了體能之外,他更希望大家能在心理層面有所成長。

南極海拔平均高達2350米,氣候更是處於零下的低溫,在之前的冰島特訓後,考慮到隊中成員大多沒有在這種極地下做激烈運動的經驗,「南極點長征隊」的團隊決定利用台灣山岳的獨特氣候,策劃一次圍繞著雪山的越野訓練。

在第一天晚上部分隊員先行到武陵農場休息,而當天在台中有簽書會的陳彥博更是在凌晨一路開車來跟大家會合,團隊在精神和體力上其實都不是處於最佳狀態,但這正是特訓的目的。

「你們之後在南極會有很多時候身體會感覺到不行了,但是這時候你必須靠意志力撐下去,因為你不可能總是在最佳狀態時出征。」陳彥博如此說道。

南極長征隊進行雪山特訓,圖為隊員在途中整理裝備。(圖/黃建霖攝)

第二天清晨,整支隊伍立刻就展開了訓練,首日行程預計是單攻品田山和池有山,並且為了適應負重,隊員們都背負著十幾公斤的裝備。開始時大家還有說有笑的、一路高歌猛進。但是進入到行程中段時,聲音就漸漸小了下來。在將近4公里的距離,爬升大約1000公尺的高度,即使對許多老經驗的登山客來說都有些吃不消,更不要說是沒有太多登山經驗的吳昇儒、林語萱、宥勝等3人。當天的長征隊只走到了三叉營地時間就已經有點晚了,因此最終做出了折返的決定。

首日攻頂失敗後,晚上在吃過晚飯時,陳彥博調整了隊員們的明天單攻雪山的裝備負重,林語萱及宥勝都將採取輕裝上陣,而被寄予厚望的體育系學生吳昇儒則是仍舊以重裝出發。

雪山來回將近22k,而且必須爬升1800公尺的海拔,是此次行程最艱難的挑戰,尤其是在經過三六九山莊之後的黑森林路段,非常考驗徒步的體力,特別是在經過昨天行程、雙腿已經相當疲力的情況下,隊員們只能彼此互相鼓勵,用意至撐過瓶頸、以期能完成目標。

南極長征隊成功抵達雪山東峰。(圖/黃建霖攝)

而長時間高質量的特訓在此時發生了效果,在爬完「哭坡」並到達東峰後,4名隊員的狀態都還維持的很不錯。但是隨著到達山莊時,時間已經來到中午12點半左右,進度對於單攻行程來說有點晚。因此陳彥博告訴大家必須要加快腳步,隊員沒有做太多行程就開始攻向黑森林。但在此時,林語萱身體發生不適的情形,因此在一名團隊的成員的陪伴下先行折返,其他人則是繼續往主峰山頂邁進。

但即使是過去在體育班訓練嚴格的吳昇儒此時也感到有些疲憊,他日後受訪時想起這一段經歷,也認為這是最難熬的時刻。隨著體力的下滑,眾人雙腿的步伐也越來越小,但是山路卻越來越陡,為了縮短時間,陳彥博選擇了一條較近但卻更崎嶇的路,隊員們雖然已經瀕臨極限,但卻也咬牙跟上。而途中隨隊攝影師還一度差點跌下峭壁,畫面相當險象環生,所幸最終大夥還是成功攻頂。

但此刻仍大意不得,許多高山意外時常發生在下撤之時,當時時間已經瀕臨傍晚,山上太陽下山的快,早晚溫差非常大。攻頂過後隊員們雖然渴望休息,但卻不得不立刻出發,下山時隊員們都有些腿軟,而且必須要摸黑下山,在刺骨的寒風威脅下,每個人只能盡可能的打起精神,踩著難以立足的碎石路往山下走。

到達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左右的時刻了,當時武陵農場的餐廳已經打烊,眾人只好就用帶上來的食材簡單做了晚餐,並且早早盥洗休息,準備來應付最後一天的訓練。

在行前南極長征隊彼此打氣加油。(圖/黃建霖攝)

最後一日的計畫是攻上桃山,此山是「武陵四秀」中公認最秀麗者,雖然當天有雨,但群山煙霧繚繞、煙雨迷濛,反而透漏著一種台灣山川的特有魅力。不過可惜隊員們卻沒有太多心思一覽美景,桃山雖然路程不長,但是非常陡峭,從登山口開始便是「之字形」陡上,由於今天行程較短,因此團隊決定以快速登頂的方式來達到訓練的效果。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在中午左右時來到山頂,不過此時已經開始有些微的雨勢,在完成任務的興奮感加持下,隊員們決定用「越野跑」的方式來下山,陳彥博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接著就開始快速的往山下移動,最終僅花一個多小時就抵達山下,也完成了為期三天的特訓。

做為團隊的帶領者,陳彥博對於這三天行程做總評,他認為大家都發揮得不錯,尤其是隊伍中唯一的女生林語萱成長很多。從當初一個沒有接觸太多運動的小女生,到現在已經是能跟著運動員進行專業訓練的女強人,真的要對於她的努力給予相當的肯定。

雪山景致壯麗,南極長征隊隊員在途中拍照。(圖/黃建霖攝)

而雖然沒能完成雪山攻頂、也曾經一度失望的落淚,但是林語萱對於此次特訓還是感到相當有心得,她表示陳彥博告訴自己:「登頂並不是此次的主要目標,從中摸索自己的身體極限,並且由此判斷自己的下一個動作,才是我想要在此次訓練中讓你們知道的。」

撤退也是一種學習,在探險過程中,並不是每一次任務都能圓滿達成。當團隊到了南極以後,在嚴苛的環境下,大家要學會的是如何以團隊為重,並且把自己照顧好。

如果有人受傷了或是走不動了,那就得花一個人、甚至多人來照顧他,那勢必將會拖慢整體的行動速度,而在氣候瞬息萬變的雪地裡,稍有拖延都有喪命的可能,因此學會反應自己的身體狀況,以及視情況來停止行動及撤退,都是陳彥博希望隊員們在此次訓練中學到的。

就如同登山界那一句無人不知的名言:「因為山就在那。」目標永遠不會移動,但重點不在於跋山涉水的艱辛,而是你如何來克服心理的魔障。用健全的心態來面對每一次挑戰,能夠不斷的前進的人是勇士,但能夠下定決心告訴自己該撤退的人,更是勇士中的勇士。

對於這4名隊員來說,這一次的特訓不但是他們南極長征的寶貴回憶之一,更是人生旅途上的一次哲學實踐之行。

南極長征隊雪山特訓途中。(圖/黃建霖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