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熱愛冒險的宥勝,在成為《冒險王》主持人後,就像奠定了一個基石,「冒險」已經與他的人生密不可分,即便結婚生子了亦然。此次,宥勝參加「前進南極點長征」,與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極地教練陳彥博、林語萱、吳昇儒以及紀錄片導演楊力州前往南極,曾兩度想放棄的宥勝,也透露是被劉柏園一顆炙熱冒險的心打動,認為冒險就是該如此義無反顧,才顯得更加迷人。

宥勝回想自己從一個素人,因為想要環遊世界,就靠著一己之力去應徵《冒險王》主持人,即便遭遇許多嘲笑眼光,他仍然無所畏懼,「我就是一直在做這些大夢,對我來說,就是真心渴望的畫面,這些靠我做不到,橘子做得到,如果我能有貢獻,他們也持續在做這些夢想光輝,那為什麼不做?」

▲宥勝前進南極。(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12.18)

宥勝也說,去南極算是他人生中的一個「小夢」,相對來說的「大夢」則是橘子基金會想要傳遞給各個年齡層的影響力,期盼每個人不要因為現實,而忘卻了那些美好夢想。

「冒險」,看似充滿熱血與衝勁的名詞,但背後需要背負的責任卻也是無比沈重,宥勝也坦言其實老婆小嫻曾經跟他說:「你怎麼不在乎小孩的心智發展?你怎麼不關心0到5歲的小孩應該做什麼?」

宥勝也坦言,他知道自己應該加倍關心自己的小孩,但他無法阻檔血液中的冒險精神正在流動,「我會很關心年輕人的心態、職涯變化,我知道我有這樣的精神,如果我自我設限,那就太可惜了。」他說,之前坐高鐵時,碰到列車長跟他說:「謝謝你,我之前看了你的冒險王,就去了澳洲。」這也讓宥勝明白,冒險精神是真的能夠讓一個人改變一生,讓每個人的生活出現改變。

問及南極冒險,需要冒著高風險,有無因為家人而卻退?宥勝說:「動搖會在決定前。」也坦言其實橘子第一次找他時,是被他拒絕的,「我知道去南極會投入生命,而且跟我的職涯是沒什麼關係,我有兩個小孩,做這事太自私了,我要顧我工作、家庭。」

▲宥勝談起「冒險」,眼睛充滿光芒。(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12.18)

宥勝不諱言,當時在「去南極」與「從商投資」中抉擇,他明白為了家庭,應該去學投資,或是繼續接戲,但他認為台灣的狀況,讓人不敢做夢,這樣的結果就是「不會有大事發生」。在看到橘子願意用實際的方式去投資資源,即便過程中會經歷痛苦,但宥勝認為「做大事要承受這些」,因此衍生出「如果我能參與南極計劃,那是很棒的」想法。終於,他沒有背棄自己的初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至於是如何被橘子所打動?宥勝也說,第一點是劉柏園的精神,就是不會停止「做好事」,即便公司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去南極完成夢想,仍然在劉柏園的人生清單上,不會被任何事所停止,讓他非常佩服。

談及第二點時,宥勝先是說自己之前也曾想親自傳遞冒險精神,但藝人有的是衝勁、號召力,在執行面會有許多衝突,也讓他當時付出慘痛經驗。在此前提下,宥勝也說看到劉柏園遇到挫折時的表現,以及對團隊的在乎,都是他無法觸及的程度,因此更讓他敬佩。

▲宥勝熱愛冒險。(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12.18)

身為人父與男人,宥勝也說:「去南極,我覺得是男人的夢想,但去那邊不是要失去性命,我確定可以為這件事負責,可以平安回家,就算身為一個爸爸,也能繼續向前行。」

記者好奇詢問,順利從南極回來後,似乎再也沒有任何挑戰能突破?宥勝笑說:「也有可能是繞地球一圈。」看似非常天真又稚氣的想法,但若是真的能夠實踐,可也算世界的另一項創舉。

或許會有很多人好奇,宥勝為什麼寧願把許多戲約往外推,也要極力完成一個遙遠的夢想?褪去藝人的華麗外表,宥勝私下疼惜老婆、寵愛小孩,聊起爸爸經總是給人溫暖形象。唯獨聊起冒險,他眼神總充滿一種不同光亮,他渴望突破自我,找到不一樣的自己。

▲宥勝人生勇於挑戰冒險。(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12.18)

人生或許很多事都是徒勞無功,但就像宥勝說的:「如果我會選擇冒險,外界的看法就不會影響我。」並非每個人在長大後,都會因為現實屈服,我們需要的是乘著這股「大夢精神」,在這個時代找到最勇敢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