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Jet (2)
▲《小丑》票房全球破億。(圖/華納兄弟提供)

電影《小丑》上映至今,短時間內全台票房破億,全球首周票房更突破2.34億(約新台幣72億)。由瓦昆菲尼克斯詮釋出的「小丑」亞瑟,其處境跟心態轉變都讓人心疼,令人不得不從亞瑟的成魔之路中,反思當代社會的眾生相,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亞瑟變成這樣?我們是不是得負起責任?

▲電影《小丑》講述精神官能症患者亞瑟成魔變殺人魔的過程。(圖/華納兄弟)

-以下涉及劇透,請讀者斟酌觀賞-

The worst part of having a mental illness is people expect you to behave as if you don’t.「當精神病患最糟糕的是,別人都希望你能表現正常」

亞瑟是一個精神官能患者,從小與同是精神病患的母親一起生活,並負起養育媽媽的責任。亞瑟的精神疾病,使他在面臨各種喜怒哀樂等情緒時,哪怕悲傷到了極致,都會無法克制地用張狂笑聲表達。

這樣的亞瑟,被同事、陌生人視為「怪咖」。可為了生存,他不得不把自己裝成是正常人。除了到社福局接受輔導,亞瑟也會藉由醫生給予的藥物,來控制自己的負面情緒,試圖使自己「變正常」。

在公司上班時,亞瑟盡力迎合同事,當同事藍道說著無趣的笑話時,他會逼著自己大笑;笑話俱樂部聽相聲時,他會努力在筆記本上註明「找出大家覺得好笑的梗」,哪怕自己覺得明明就不好笑。

為了活成和其他人一樣,亞瑟格外努力。

但他就是一個精神病患呀!我們怎麼能夠殘忍地要求一個生病的人要活得與正常人一模一樣?我們只會要求、不懂體諒,甚至偶爾還會有著獵奇的「看好戲」心態,去對待那些精神官能患者,或者是其他與我們行為舉止很不同的正常人。

從娛樂圈裡頭舉例,比方許純美、Tony陳、慧慈等等,面對他們行為與思想上和我們不同時,多數人都以好笑的眼光在看他們,製作人會邀請他們上節目、極盡取笑之能事。如同電影裡,主持人莫瑞邀請「小丑」亞瑟上節目,也不過是想拿他取樂罷了。

當你以為自己已經夠有同理心時,你仔細想想,你真的有嗎?

▲亞瑟照顧同患精神疾病的母親。(圖/華納兄弟提供)

She always tells me to smile, and put on a happy face. She told me I had a purpose: to bring laughter and joy to the world.「我媽媽總是告訴我要掛著笑臉,她說我的使命就是帶給全世界歡笑。」

亞瑟從小就被母親灌輸要保持笑容,為此,他有了想當單口相聲演員的夢想,他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帶給別人快樂。

只是疾病和窮困的生存環境使然,亞瑟受盡欺凌,無形累積了滿滿的負面情緒,但母親那句「要永遠保持笑容」,讓他對於外界加諸的惡意,通通都是無條件接收、一昧地隱忍。

當他的廣告看板被一群屁孩們搶走、遭受毆打,事後面對老闆質問,亞瑟也是選擇不辯駁;當同事藍道向老闆誣陷他持有槍枝時,亞瑟也是悶不吭聲,默默承受詆毀。

亞瑟強逼自己快樂,但在內心深處,他知道他簡直悲傷到了極點,他對心理醫生說:「我的一生中都沒有快樂過」,其實就是在呼救,然而卻遭到漠視。

正視自己的情緒是很重要的,當一昧強迫自己要將某種情緒的開關調到最大時,身心靈註定是失衡的。從小丑的歷程中,我們得時刻提醒自己,如果感到不開心、憤怒、難過時,就大膽地釋放、面對自己所有負面情緒,千萬不要強求自己非得正能量不可。

▲亞瑟一生都沒有快樂過。(圖/華納兄弟提供)

For my whole life, I didn’t know if I even really existed. But I do, and people are starting to notice.「我的一生中,我都沒有感受到自己真正存在的意義。但現在我有了,而且人們都開始注意到我了。」

亞瑟的成魔始於開槍射殺了三個韋恩企業員工後,他發現自己的殺人行為,竟獲得了同樣身為底層窮人們的支持,他通過「死亡」找到了自己之於他人的存在感。

真正的轉折,是亞瑟發現母親的謊言。原來,他的精神官能疾病並非天生,而是在幼年時,母親放任前男友對他虐待才造成。他用枕頭悶死了母親,就此毫無牽掛,整個人走向虛無主義。

亞瑟終於知道自己的存在意義,就是瞭解自己「不存在」之後的「自由自在」,既然如此,那他也不需要忍受、不再接納,變成敞開心房做自己。他的做自己,就是殺害那些對社會懷抱惡意的人們。

他殺了自己的母親,殺了原本拿槍給他的同仁藍道,殺了找他上節目取樂的莫瑞,真正走上成魔的道路。

電影《小丑》想述說的,不僅僅是精神官能患者從自我壓抑到覺醒的過程,更點出那些「正常人」在面對與自己不同的人時,採用態度多半是漠視。漠視還不夠,更糟糕還有嘲弄、取笑、欺負。

希望每個人在看完這部電影後,都能夠真正身體力行「同理心」這件事。同理心,不只是對同事、朋友、家人而已,有時候對於陌生人和勞動階層、精神官能患者時,我們也要多點禮貌與體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