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國民黨青年團前總團長林家興號召的「青黨」行動,22日在國民黨部外召開「野生中常會」。
▲由國民黨青年團前總團長林家興號召的「青黨」行動,22日在國民黨部外召開「野生中常會」。(圖/記者丁上程攝, 2020.1.22)

郭克勇/國民黨黨員、國安局退休空軍上校

這次總統及立委選舉,本黨出乎意料大敗,黨內一群自稱青壯派呼籲黨要徹底改造,這是好事,沒人反對。但不知為何,改革矛頭近期忽然指向黨內退伍軍人所組成的黃復興黨部,令我不解也感傷。如果青壯派認為「堅持要反中、解散黃復興、逼退吳斯懷」三隻穿雲箭,可以讓本黨起死回生,未來重返執政,相信所有退伍軍人都願全力支持配合,共襄盛舉。

回顧歷史,在黨國一體時代,各公務部門都設有黨員組織,隨著國家民主化進程,期間歷經多次變革,最後經過黨的決策,黃復興成為唯一留在黨中央的特種黨部,在全盛時期,從地方到中央,依賴黃復興鐵票,當選中央或地方民代,不勝枚舉,當時從沒人提出要改革解散。現在忽然發覺人員凋零了,鐵票生鏽了,居然將此次選舉失敗部分責任歸在這群老人身上,而不去檢討黨內過往既得利益者,是如何背離黨魂,丟棄民意,才讓年輕人全然離去,造成此次選戰一敗塗地。

我們這群曾經也是青壯派的黃復興們,當初為了黨的生存,幾十年來不顧外界尖酸刻薄的批評,選舉一到,專心等待黨的信號一響,就扮演投票部隊,既違背選賢與能的民主基本原則,也讓自己變成白癡,黨要投誰就投誰,如能僥倖勝選,我們所得不過就是一位,全力配合黨在立院舉手的軍系立委。可笑的是,當黨要通過傷害軍人權益法案時,也不敢違背黨的決策,高舉雙手贊成,最顯著的案例人人皆知,不再贅述。然而選舉失利時,黃復興們卻要承擔上台執政黨的報復,黨這時也拿不出任何具體方案因應,只好任憑宰割,軍人退俸不當改革就是最好的實證。

如果要翻老帳,說句不客氣的話,民進黨上台後,反而是黃復興們最亮麗的時光,姑且不論忠誠度,期間被延攬入閣,從院長、部長、國營事業到駐外大使,人數之多,職務之高,遠遠超過本黨執政時所任用,寫到此處,不勝唏噓。反觀黃復興支持過那些具有學士、碩士、博士的本黨菁英,不論是否執政,從沒真心實意善待過我們這群對黨忠貞不二的下士、中士、上士,但黃復興們也甘之如飴,從無怨言。

細數過去,有不少黨員在黨最困難的時候,為了獲取官位出走投靠他黨,而在黨最得意的時候再回黨內,要權要位。我們這群黃復興們,64年來不管黨在風光或失落,未曾要求過黨安排任何職位或利益分配,以前從沒有,未來也不會,永遠傻呼呼高唱「為本黨先鋒,作中央後盾」的口號。憑心而論,黃復興若不是定位為投票機器,圈內人才濟濟,其中也不乏有志之士,早就想改革本黨,無奈時不我與,所以只能跟著黨的腳步走,也許愚忠,難道有錯嗎?

1988年7月7日,國民黨召開第13屆全會,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書面致詞,對本黨改造提出「老幹新枝」的見解,勉勵新的領導人要秉持「創新而不忘舊,前進而不忘本」之精神,黨內青壯派大將們,不妨在改造過程中參考深思。相信黃復興們絕不會反對「求新求變,貼近民意」的改革,雖然我們年華已逝,但愛黨之心絕不亞於青壯黨員,「為黨賣命,聽黨指示」初衷,從未改變。如今不幸身處兩黨選前選後夾殺下,不免有所怨言,黨內改革派不能視為「情緒勒索」,應予體諒及溝通,我們只不過是要個尊重,如此而已。

最後引用大陸順口溜「我是黨的一塊磚,東西南北任黨搬,去蓋大厦不驕傲,去砌廁所不悲觀」,願與我軍旅歲月中,休戚與共的黃復興們互勉,也衷心祝福青壯派「鼠年改革成功,龍年重返執政」。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