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滿十八歲不得觀賞瀏覽

您是否已經年滿18歲?

即時快訊

博恩「被性侵」脫口秀引戰 尊重男人敘事同時走向平權

文 / 姊妹淘希希-2020-03-31 19:33:22
▲博恩的脫口秀再度引發爭議。(圖/取自博恩臉書)
網紅博恩在脫口秀節目上談論自己「被強暴」,事後發文揭露國中時期遭到同學性騷擾,每天都會被高大的男生架住「被打手槍」,直到射了才會被放開,這也導致他至今都在積極重訓、保護自己不再受到傷害。

該集節目上,博恩分享了和老婆對於「性侵」的定義,他認為哪怕是在婚姻關係裡,只要有一方不願意就算是性侵,太太回他:「那你不就一天到晚被我強姦?」

博恩延伸指出,大眾往往忽視「男性受害者」的議題,如果老公硬上老婆,大家就會去指責男方;但情況要是反過來,大家卻笑得很開心,「你們知道男性被強姦這個重要的議題,在社會上沒有廣泛被討論,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顧著笑」。

影片後半段,博恩多次以戲謔方式鼓吹「女生強姦男生」,使得整場脫口秀結束後,依舊引爆各界怒火,群轟博恩的呈現方式不夠細膩。

儘管表演方法引起詬病,但筆者對於博恩有勇氣站出來呈現男性的敘事,還是給予肯定評價的。

▲博恩述說自己被強姦的往事。(圖/取自博恩臉書)

博恩「被強暴」脫口秀,與筆者之前強尼戴普「被家暴」的論述相似:男性也是包含在性別平權的保護範疇裡頭。



社會也會賦予男性難以掙脫的刻板印象,像是:男生不能輕易哭泣、男生怎麼可能被家暴、男生就是要懂修繕東西……等等(真的,我有男生朋友家裡東西壞了就是要他去修)

「玫瑰少年」葉永誌之死,正因他無法符合外界對男性的標準期待,甚至遭到歧視跟霸凌,最後只能導向死亡的悲劇後果。

被博恩點名的女性網站《女人迷》憂心,若有男性觀眾現在正處於遭受性侵、走不出來的困境,看到博恩這個「過來人」竟然以此大開玩笑,心裡會感受到被傷害。

筆者不是男性,也沒有被性侵的經歷(我也不想遇到這樣的事情,更祈禱大家都不要遇到),無法真正瞭解那些男性受害者看到博恩脫口秀的感覺。

這邊,純粹敘述我自己看完脫口秀的心得。

觀看影片時,我反而真切接收到了博恩想討論「男性也會被歧視」這個議題的用心。



面對自己被伴侶侵犯時,博恩還得承受他人「男賺女賠」的嘲弄,只好提出「我發現我自己越來越對勁」的反諷。

他嘗試想通過「性別置換」之後,眾人反應上的落差,藉此嘲弄感情關係裡頭隱藏的性別刻板印象。

面對過往經歷,博恩選擇侃侃而談。他展現了他的主體跟敘事,點出了很多男性在生存上可能會遇到的困境。

可不得不說,喜劇玩笑跟傷害的分界,真的很難拿捏,特別是博恩長期鑽研「地獄梗」的情境表演,大眾會看得很不舒服,也是在情理之內。

和大家科普一下,「地獄梗夜晚」(Hellish gags)本是一個化外之境,觀眾與表演者們都要帶著「沒有同理心」的前提去觀看表演。

當初這個名詞會成立,就是因為連表演者都明白,自己講出來的話會下地獄,才會叫做地獄梗。

因此,地獄梗的表演夜晚是小眾的,多半不會在大眾視野裡呈現。

如同編劇馮勃棣發文分析:「地獄梗的夜晚之存在,間接表明了一個共識,即在常規的生活中,人們要有基本的同理心與言論道德,甚至厚道,不然就無需另外設立一個無需道德疆界的表演場域。」

然而,博恩的影片最終是公開播放給大眾的。

他自行打破了該類型表演的場域疆界,自然也要想到自己的表演語境,在事後被「非地獄梗愛好者」的群眾逐句檢視,而博恩也要尊重他們的想法。

畢竟哪怕是「婚內性侵」,更多時候是一種「權力宰制」,而不是單純只有性欲而已。

誠如《女人迷》文章叩問:你要觀眾帶著怎樣的心情離場?

有的觀眾確實會如此解讀。

▲艾倫狄珍妮對於玩笑的界線把控得宜。(圖/取自艾倫狄珍妮IG)

回到與「大眾」互動的喜劇玩笑,筆者私心喜歡的主持人是艾倫狄珍妮,她很擅長用溫暖的態度處理這些人權議題。



身為公開出櫃的同志公眾人物,艾倫狄珍妮之後在節目《艾倫秀》上大膽說出:「密西西比是我唯一知道如何拼寫的州。」

她同樣以搞笑方式,來抗議該州提出的「反同志法」。

筆者猜想,密西西比州的人可能也不喜歡她吧?某些密西西比州人也許會在看完她當天的主持秀後,帶著「憤恨」的心情離場。

但筆者願意提出另外一種角度,那就是:我是密西西比州人,但我卻不感受自己被冒犯。我甚至可以藉由艾倫的幽默反擊,進一步思考:我們的州如此「反同志」,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呢?

看完博恩的脫口秀,我覺得男性觀眾可以想的是:未來假設遭遇到權利被侵害,當他人抱著「男賺女賠」的心態看待我們時,我們能不能夠學習去反駁?



我們不需要像博恩一樣,努力說服自己「越來越對勁」。

男性受暴者,勇敢報案,勇敢說不,勇敢道出屬於你們的敘事。(因為數據顯示,男性受暴時往往是「沉默的一方」)

這是身為觀眾的我,在看完博恩影片後,願意留下這樣的思考與感受。

感謝博恩與《女人迷》各自提出不同的觀點切面,讓大家都能關注到這項議題,閱讀兩方的敘事。

坦白說,筆者目前仍在反覆消化各方的論述,擔心自己是否想得不夠全面。但唯一可以相信的是,無論《女人迷》還是博恩,他們這次關心的焦點都是「男性」,都是人權的捍衛。

我真的相信,他們都是立意良善。

看到外界因為這件事情開始戰性別、戰女權、戰沙文主義,反而模糊了《女人迷》與博恩想要闡述的核心價值,我認為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