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唐湘龍/唯韓不投:獨黑黑,不如與眾黑黑

文 / 唐湘龍

2019-05-30 13:07:05

▲韓國瑜近日高喊「Yes, I do!」表態願意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也將於 6 月 1 日前往凱道,參加個人第一次的總統選舉造勢活動。(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韓國瑜近日高喊「Yes, I do!」表態願意參與國民黨總統初選,也將於 6 月 1 日前往凱道,參加個人第一次的總統選舉造勢活動。(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這個週末,韓粉大動員。韓國瑜選總統正式出發,凱達格蘭大道大造勢。我相信會很熱鬧。祝活動順利圓滿成功。祝韓國瑜高票當選。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不會到。

我不到,當然沒什麼關係。當我是韓粉的時候,我沒有到過。當我是韓黑的時候,更無所謂。

看著周圍的有志之士,有識之志,一個一個變黑。

已經相當黑的我,實在無法不顧道義,看著這些朋友們專黑於前。我決定讓自己更黑一點。獨樂樂,不若與眾樂樂。獨黑黑,不若與眾黑黑。

這不辛苦。有一天,或許可以一起回憶:那一年我們一起被黑的日子。越來越黑。

看著許多,真的許多,不是假的,是真的,我絕對相信那是真的,純的,24k的韓粉;加上為數不多,真的不多,不是真的,是假的,絕對是有目的、有私心的媒體,一起走上造神的路。為了一點點虛幻的、自我催眠的「勝選」考量,力挺韓總。韓國瑜。他是救主。他接地氣。2020,非韓不投。

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怪怪的感覺,韓總在政治上斷氣16年,現在被奉為地氣王,突然活了。而且,大小事情,非韓不行,無韓不決,最後,非韓不投。「這不是肯德基!」「這不是肯德基!」然後,就開始在地上打滾,耍起脾氣來了。

幼稚。政治幼稚病發作了。病得不輕。

說真的,光是看著媒體「挾韓自重」到了近乎瘋狂地步,這已經是台灣藍軍政治的病理現象。垃圾不分藍綠,病態不分藍綠,但從沒病得這麼嚴重。

周六,韓國瑜起手式,凱道大造勢。不管韓國瑜支持度多高?不管韓國瑜多英明?不管「微韓總,吾誰與歸」?我不參加。我又開始自殘了。管你是不是不是肯德基,我不是吃雞的。沒差。

有朋友為我高興。大力為我宣傳:選舉別找他,他支持誰,誰就落選。這倒也是對了一半。我只是個理念型的支持者,在中華民國最黯淡的年代,仍然堅持不熄燈的中華民國粉。在藍軍狂勝的馬英九時代,我支持。在2014、2016,藍軍幾乎覆滅的年代,我一樣支持。不管是打敗丁守中的連勝文,在他被霸凌的時候,我,冒著「挺權貴」的風險,仍然義無反顧為他站台。不管是孤單奮戰的洪秀柱,就算最後被「抽樑換柱」式羞辱,我仍然站在他身邊。我不好說,今天「非韓不投」的朋友們、政客們,在太陽花沸騰、在廢核四猖狂、在反課綱幾乎成為台式文革的那些戰場,有幾個在戰場上?

我知道誰在戰場上。那些戰役,就算拚得一身剮,至少讓我確認自己身邊還有幾個負劍任俠的江左少年。這些朋友,面對國民黨現在最強勢的韓國瑜,竟然又站上了火線。未來,不知道是殊途同歸?還是從此分道揚鑣?但至少,大家看到了基本的政治倫理,基本的大是大非。

非韓不投?挺不下去。

喜不喜歡韓國瑜是一回事,認識他這麼多年,從他自況的荒唐歲月,到今天一呼百諾的風光,都認識。但是沒有任何說服我的理由去挺一個:一、才剛當選五個月,屁股都還沒坐熱的高雄市長,宣布要選總統。二、一股先是壓迫國民黨「唯一徵召」,後是壓迫國民黨如果初選不是韓,就「非韓不投」。

朱立倫本來就不弱。郭台銘比朱立倫更強。不是誰保証當選的問題,而是,尤其是,郭台銘表態之後,韓國瑜的總統夢就該醒了。權力的迷湯再好喝,也該淺嘗即止。一飲而盡,接近毒藥。

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弄清楚自己的承諾。不是背棄政治倫理,再開始扯什麼「不會離開高雄,就算當選,也要留在高雄辦公」。這頂多透露韓國瑜也清楚知道自己實在參選的正當性,但還是做了決定。

「非韓不投」的精神暴力真強。足以鎮壓所有溫和理性的對手。「非韓不投」的精神勝利真強。足以自我催眠一切的政治規範都是假想。

我不是要和韓國瑜對話。我有對話的管道。我是和韓粉對話。我就是嘮叨。嘮叨就那兩句話:韓國瑜已經沒有參選2020的任何正當性與必要性。別自欺欺人了。

非韓不投?就算2020,「非韓不贏」,都不值得藍軍失去這樣一個基本的政治判斷標準:他才剛就任高雄市長五個月。而高雄市至少有五成以上的人,20年沒有投給國民黨了。至少有兩代人不知道國民黨籍市長是什麼東西。韓國瑜忘了:如果不是自己做了非常大的承諾,根本不可能得到高雄市民這麼大的託付。

這個時刻,用一個「非韓不投」的理由,以為自己承受了多大不可抗拒的壓力,合理化自己參選,沒有用的。這是「政治背信」。這是政治上的犯罪。輕諾寡信。如果這種毫無正當性、必要性的「背信」可以在造神的氣氛下被忽悠,這是民主政治,以後,誰還相信國民黨人的任何政治承諾?

以前,初選,也會有一種類似口號:「請唯一支持xxx」。後來,這個「唯一支持」變得有點嘲弄,有點反諷。但至少,和「非韓不投」的威脅口吻,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

理性一點的人當然能理解,所謂「非韓不投」,也只是藉著韓流的勢頭,對軟弱的國民黨施壓,掩飾韓國瑜參選沒有正當性、必要性的心虛。用一個「庶民總統」的粗糙包裝,要混過所有人的政治良知。這真是夠民粹的。這種民粹,在藍軍裡頭,至少20年沒看過了。

韓國瑜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的參選,是拿「大家對國民黨的信任」當陪嫁。或是,陪葬。

所以,結論:韓國瑜竟然決定選總統,是2019年台灣政治最不幸的事。

而因此,韓流提早退潮,註定是2019年國民黨最不幸的事。

只要不是韓國瑜,國民黨不論初選推出來的候選人是誰,我都可以支持。熱烈支持。韓國瑜不行。許多人跟我一樣,韓國瑜就是不行。所以,我可以充分理解「非韓不投」,希望你可以理解像我這種「唯韓不投」的苦衷。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NOW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