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奧運/林昀儒不必對丟牌灰心 輸球這事哪個球王沒經歷過

▲東京奧運台灣桌球代表隊,林昀儒銅牌戰力抗前德國球王Dimitrij Ovtcharov。(圖/美聯社)
▲東京奧運台灣桌球代表隊,林昀儒銅牌戰力抗前德國球王Dimitrij Ovtcharov。(圖/美聯社)

文/黃建霖

2021-07-31 08:17:16|2021-07-31 08:18:07

東京奧運桌球單打項目在昨晚落幕,對台灣球迷來說,這結果有點讓人遺憾,卻又讓人有點期待。林昀儒在銅牌戰的敗退,其實可以看做是他在巴黎奧運的起點,既然學費已經繳了,那就從中學習、檢討,畢竟這是每一位頂級選手都會經歷的酸楚。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昨天登基為東奧男單冠軍之後,馬龍成為桌球史上無可爭議的GOAT(史上最佳)。但其實他也有過慘痛的失利,在2015年真正成為大陸第一人之前,他在大賽曾經3度望決賽大門而不入,屢次被前輩王皓在四強修理,鹿特丹賽的結果導致他進不了敦奧;於是當後者退役之時,馬龍也半玩笑、半真心的說:「皓哥你可終於退了。」

樊振東也是差不多,2017年世錦賽和馬龍大戰7局,最後一局以10:12敗下陣來,讓他黯然神傷,之後還陷入了大低潮,能輸的人幾乎都輸了一遍;這一次奧運他捲土重來,再次挑戰馬龍又失敗,而且除了第5局之外,幾乎整場是下風球。

所以這些王者事實上在破繭而出前,都必須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馬龍昨天戰勝Dimitrij Ovtcharov後總結了一些心得,他認為這種大賽時刻打到最後,其實就是看最後一分誰能頂住、誰更堅定,「真的打到第七局,很難說還有什麼技戰術可言。....奧運會每個人的夢想,都是最後打好每一分。」

身為男子桌球選手唯一達成「金滿貫」的人,馬龍認為奧運會是另一個等級的比賽,他表示很多對手在一般的公開賽只要比數稍微拉開,心態上再施加一點壓力,他們就會放棄了;但奧運會不一樣,每個人在每一球都要跟你玩命,你不能期待對手繳械投降。

端正心態,這說起來很容易,但實際上怎麼叫「好的心態」卻很難界定。就像林昀儒昨天在6局的幾個局點處理,實際上打得很積極,雖然略顯急躁、沒有處理好,但你能說他是錯的嗎?又或著樊振東對馬龍那一場,落後時他想要先把球回到檯面上球一個穩定,但反而被前輩的節奏控制牽著走,這又怎麼說?

比賽是相當複雜的,外人其實很難感受到其中的困難。這也說明這些東西沒有一定,只能靠選手增加比賽經驗,然後自己從中去體驗昇華,然後再下一場比賽去作出符合當時情況最佳的選擇,並打出成果。

林昀儒才19歲,在其他運動項目上,這個年紀的選手要和完全成熟的頂級選手較量還差一點,因為無論是技術、心理層面——甚至最重要的肌力方面,都還不到位。

然而桌球這個項目的特殊性,導致常常會有「天才少年」和「天才少女」的出現。但我們不能忘記林昀儒是第一次背上了全部國人的壓力。儘管他一向沉穩,但在勝利面前終究還是踉蹌了一下。

但那也只是成長的階段罷了,這一次跌倒了,下一次肯定就學會了,他有的是光輝了未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