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運動歸運動?戰狼東道主的北京冬奧

▲北京冬奧賽事行程才要過半,就連連爆出爭議,看得出來近來大行「戰狼外交」的中國似乎也毫無遮掩,在冬奧賽事場上展現「狼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北京冬奧賽事行程才要過半,就連連爆出爭議,看得出來近來大行「戰狼外交」的中國似乎也毫無遮掩,在冬奧賽事場上展現「狼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徐筱晴/特稿

「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這一句話在2022北京冬奧開幕之後,好像更常被人提起。即使人權問題以及新一波疫情爆發,仍阻擋不了中國為北京冬奧拉開帷幕的決心,但從開幕式開始到現在,賽事行程才要過半,就已經連連好幾天爆出爭議,更能看得出,中國同時積極進行「大外宣」和「大內宣」。四年一度的運動盛事漸漸有了政治味,近年來大行「戰狼外交」的中國似乎也毫無遮掩,在冬奧賽事場上展現「狼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新疆、香港人權問題以及境內新一波疫情爆發之下,北京冬奧仍「不顧反對」盛大開幕,不過從開幕式找來維吾爾族火炬手,似乎能看出,中國不但積極利用冬奧做話題,更將此做為政治宣傳工具。

找「外援」為「國」爭光

仔細看不難發現,這次北京冬奧中,「回歸祖國」的選手特別多。不少外籍運動員歸化入中國籍,代表中國出賽。單以冰球隊為例,根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男子冰球隊共有25人,其中15人是歸化運動員;女子冰球隊的23名選手中,也有13名歸化運動員,等於男女冰球隊48名球員中,逾半都是歸化運動員,而這些歸化運動員還有個特點是,22人都擁有華人血統。

外媒指出,雖然歸化運動員在其他國家的競技體育中也很常見,但在中國相對較新。一直以來在冬季運動方面長期面臨挑戰的中國,在這次北京冬奧中更加依靠歸化運動員參加先前難以贏得獎牌的項目,包括花式滑冰、冰球和滑雪。

然而這些被稱為是「歸化選手」的運動員,國籍問題卻未被釐清,即使國際奧委會要求運動員必須是其代表國家的公民,但目前尚不清楚中國的歸化運動員中有多少人獲得了中國公民身分。歸化運動員中最受矚目的中美混血、自由式滑雪選手「谷愛凌」(Eileen Gu)就是明顯例子,中國官媒稱她已經放進美國國籍,但是美國官方退出國籍的紀錄中也查不到谷愛凌的名字。而谷愛凌面對相關問題,也都用「當我在中國時,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當我在美國時,我認為自己是美國人」等巧妙的方式進行模糊回應。

▲谷愛凌以歸化運動員的身份,為中國奪下金牌。(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谷愛凌以歸化運動員的身份,為中國奪下金牌。(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包括谷愛凌在內,大多數歸化運動員都沒有公開說明是否放棄原有國籍,出生於美國的冰球選手傑瑞米·史密斯(Jeremy Smith)也曾向《美聯社》表示,他從未被要求聲明放棄美國國籍。

但無論國籍問題如何,「流著華人血統」的運動員為中國奪下獎牌,官媒大肆祝賀,看到谷愛凌就因此成為了媒體寵兒,還被稱為了「雪上公主」。但是若無法「為國爭光」,就得面對接二連三的謾罵嘲諷,同是歸化運動員的中美混血花式滑冰選手朱易,自從在賽場上摔倒後,中國網友毫不留情批評。放棄美國國籍,加入中國隊又怎樣?你中文說不好,無法幫「祖國」抱回獎牌,一定是靠著父親背景才能拿到參賽資格,難道不該罵?在一句句謾罵之下,朱易宛如從「運動員」,變成「不合格的政治工具」。

▲同樣身為歸化體育員,朱易卻因為在場上失誤,而面對接二連三的謾罵。(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同樣身為歸化體育員,朱易卻因為在場上失誤,而面對接二連三的謾罵。(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移植「外國DNA」的中國選手

除了歸化運動員之外,中國也招攬了許多國外優秀人才來指導選手,像是中國男子單板滑雪選手蘇翊鳴的教練,就是日本國家隊教練佐藤康弘。前韓國短道速滑傳奇明星安賢洙在入籍俄羅斯之後,也擔任中國的技術教練。

更有韓國媒體指出,自2019年起,中國就大量引進韓國的競速滑冰人才,能在競速滑冰奪金是「成功移植了韓國競速滑冰的DNA」。

奪牌謀略:就讓東道主拿走全部獎牌吧

若是找外籍教練以及歸化運動員是謀略,裁判爭議或許能稱做奪牌奸計吧。

在北京冬奧開幕之前,就已經因為中國裁判黃峰重返花滑項目技術總監的消息,引起輿論譁然。黃峰先前曾在平昌冬奧上因為判給自家運動員特別高分,因此遭到國際滑聯(International Skating Union, ISU)禁賽。

而在北京冬奧開幕不到一週之內,就出現多起涉及裁判爭議。在跳台滑雪比賽項目中,日本跳台女神高梨沙羅因大腿部分服裝多了2公分被判失格,另外來自德國、奧地利、挪威等多國頂尖選手也同樣被判服裝違規、取消成績。

▲日本跳台女神高梨沙羅因服裝遭判失格。(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日本跳台女神高梨沙羅因服裝遭判失格。(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競速滑冰男子1000公尺項目上,韓國選手黃大憲及李俊瑞分別拿下第1、2名,但雙雙被判犯規失格。在決賽中,匈牙利選手劉少林本來都要把金牌抱回家,卻也遭判失格,最後比賽讓中國完成「金包銀」。賽後韓國與匈牙利代表團紛紛提出抗議,質疑有「黑哨」情形,不過都ISU打回票。

競速滑冰2000公尺混合團體接力賽也出現類似情況,原先中國隊在準決賽排名第3,只能參加B組決賽(爭奪第5名),沒想到裁判賽後觀看重播,發現美國隊比賽中途犯規,判處美國隊失格,中國隊因此進入A組決賽。被判犯規的美國選手皮維洛托(Ryan Pivirotto)茫然表示,「但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我根本沒碰到人。」

中國選手范可新也在女子競速滑冰500公尺被質疑把跑道上障礙物推向加拿大選手,導致該名選手摔倒,但裁判判定另一名加拿大選手阻擋犯規。

即使在運動賽事中,犯規事件難免會發生,但連日發生裁判爭議事件,讓各國看的怒火中燒,也不免讓人想到周星馳經典電影《少林足球》魔鬼隊總教練強雄的台詞:「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單位都是我的人,怎麼和我鬥?」

▲北京冬奧開幕不到一週,就出現多起涉及裁判爭議事件。(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北京冬奧開幕不到一週,就出現多起涉及裁判爭議事件。(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旅居美國的《中國青年報》原資深體育記者郭軍曾指出,國際大賽的裁判問題是源於中國的「收買」,他直言「北京奧運和冬奧的主辦權就是收買來的,辦了冬奧再接著收買裁判。」畢竟是在自家辦的比賽,其他國家都奪下好幾面金牌,自己卻沒拿到幾面,要怎麼宣傳自己、維護政權呢?

隨著民族主義熱潮席捲中國,奧運獎牌總數已不僅僅是體育的榮耀,甚至有著輸掉獎牌就是「不愛國」的行為,奧運的獎牌榜被視為國家實力的即時展現,更延伸至關乎國家尊嚴。

不奪金牌不罷休,中國的種種作法,讓人感受不到是在參加比賽,而是要完成政治任務。對於金牌的執著,希望能藉此展現出「大國崛起」的形象,若是代表國家出賽,不成功也別想成仁,而這也無非與體育精神背道而馳,在中國「政治歸政治,體育也歸政治」。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