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名家論壇》鄭欽模/鋼索上的沙皇

▲俄羅斯總統普欽執掌克里姆林宮長達20年,嚴厲的政治鉗制手腕加上頗具機心的謀略,讓他有了「萬年總統」、「現代沙皇」等稱號。(圖/翻攝自經濟學人官網)
▲俄羅斯總統普欽執掌克里姆林宮長達20年,嚴厲的政治鉗制手腕加上頗具機心的謀略,讓他有了「萬年總統」、「現代沙皇」等稱號。(圖/翻攝自經濟學人官網)

文/鄭欽模

2022-04-02 15:21:41

俄羅斯總統普欽於3月4日與積極斡旋的法國總統馬克宏通電話時曾表示,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達成烏克蘭不能再對俄國構成威脅的目標。然而目前的情勢顯示,真正對俄羅斯構成威脅的,正好是普欽自己。為了鞏固權力,他操弄憲法規避了總統的任期限制,更不惜對外用兵,來提升自己國內的威望,例如1999年的第2次車臣戰爭、2008年入侵喬治亞、2014年佔領克里米亞等。而這次在烏克蘭戰場,普欽終於踢到鐵板。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外界普遍認為由於莫斯科當局低估烏克蘭的抵抗能力與西方制裁俄羅斯的決心,迄今普欽不但無法現實戰略目標,甚至使俄軍深陷泥沼。普欽目前從這場戰爭得到的最大教訓,首先是西方的軍事介入,已不再限於派兵進入烏克蘭直接與俄羅斯對抗,雖然美國與北約一再聲稱不會有直接的軍事介入,但是透過資訊戰、輿論戰、網路戰、金融戰、情報戰…等,加上透過AI對戰場數據進行分析,西方仍可相當程度癱瘓俄軍的戰力。

解放烏克蘭?

崇尚個人崇拜且一直在國內享有高支持度的普欽,對俄羅斯的「制度優勢」相當有信心,也經常批判「烏克蘭社會正瀰漫著恐懼的氣氛,充斥著侵略性言論,縱容新納粹分子和國家軍事化」。甚至直指烏克蘭是「寡頭當政」。在普欽的盤算中,俄軍的特別軍事行動乃是「解放」烏克蘭人民,聲望低迷的烏克蘭政府將應聲而倒,烏克蘭人民夾道「迎王師」,俄軍迅速占領基輔,協助親俄政權穩定烏克蘭局勢後即可從容撤軍。

民主制度或有缺陷,但其所凝聚的國家認同及強韌的凝聚力,會團結整個國家的力量,共同抵禦侵略。普欽認為支持度僅約30%的澤連斯基政府不孚眾望,俄軍師出有名。根據3月7日 基輔郵報報導,普欽曾通過談判代表傳話,要求由曾獲頒烏克蘭英雄榮譽勳章的前副總尤里、博伊科(Yuriy Boyko)擔任烏國實權總理,澤連斯基退居虛位總統。然而此次俄烏戰爭中,烏克蘭人英勇抗敵,澤連斯基堅守岡位,不接受美國協助其流亡的安排,更有22萬海外烏克蘭人爭相返國參與衛國戰爭,這些都是烏克蘭屹立不搖的關鍵。

從國際關係的角度來看,普欽認為美歐之間長期的矛盾與北約內部的不團結,加上歐洲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可以瓦解西方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干涉。尤其北京冬奧前夕,普欽風塵僕僕地飛北京力挺習近平,獲得價值1000多億美元的15項協議,尤其是30年的能源供應訂單,讓普欽更覺得再無後顧之憂。普欽沒有料到的是,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下,西方展現高度的團結,制裁的力度也急遽升高,成了烏克蘭戰場外,俄羅斯更嚴峻的戰場。

一場跨世代的戰爭

戰爭是對一國軍事能力最嚴格的檢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事,暴露該國自2008年以來軍事改革的失敗。俄軍落後的裝備、過期的口糧、落伍的戰術運用與指揮通訊系統,對照俄羅斯寡頭、富商巨賈的私人飛機、豪華遊艇、及富麗別墅,道盡了普欽治下俄羅斯的不堪,更揭露俄羅斯軍改中潛藏的貪腐問題,連烏克蘭國家防腐局(NACP)諾維科夫(Oleksandr Novikov)局長都發表致俄國防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的公開信,感謝他讓俄羅斯軍方充滿貪汙與腐敗。

俄烏軍事衝突是一場跨世代的戰爭,俄羅斯的戰術似仍殘存當年車臣戰爭的影子,知名的軍事評論家平可夫先生甚至直指俄軍「仍停留在日俄戰爭時期」。俄軍雖然具有懸殊的軍事優勢,但烏軍在美國與北約的高科技作戰援助下,透過高空軍事衛星、低空電偵機及先進雷達系統的全覆蓋,俄軍完全無法取得烏克蘭境內的制空權,俄羅斯戰機持續被擊落,俄軍的各式飛行器也被有效監控。尤其俄軍未能出現太多高階制導武器的戰果,俄國的衛星系統與導航裝置在抗干擾上也相當脆弱,因而出現許多失效墜機或炸偏目標的窘境。

烏克蘭背後有美軍與北約援助,在電子作戰上表現優異,除了有效壓制俄軍從空中到地面的各式搜索雷達,順利蒙住俄軍的耳目,同時利用太空與資訊網路的兩大空間優勢 提前掌握俄軍的動態分布 成功地使俄軍各部隊之間失去必要的通訊聯繫,俄軍不但被各個擊破,甚至被迫使用當地或未加密的通訊系統,導致高階將領多人被擊斃的慘劇。這場戰爭把俄軍打回原形,俄羅斯軍事強權的政治效應不再,今後的俄羅斯恐再難推動軍事外交。

人類公敵

隨著戰場情勢逐漸膠著,幾條戰線都無法順利推進,俄軍開始使用越來越具有破壞性的戰術。俄軍對烏克蘭多個城市狂轟濫炸的結果導致更多的平民傷亡與人道災難。尤其被俄國宣稱為「納粹組織」的亞速營所在地馬里烏波爾(Mariupol)被炸得滿目瘡痍,多處平民避難所,包括有許多婦孺避難的歌劇院、學校也被炸毀,俄軍甚至阻止人道救援工作。國際間紛紛譴責俄軍的重大戰爭罪行,普京在世人眼中,逐漸變成他自己厲聲譴責的納粹份子。

另外一個更嚴峻的考驗是國際制裁,包括凍結外匯、中斷貿易、撤出石油天然氣投資、制裁普京本人以及親信、將俄羅斯數家銀行踢出國際銀行結算體系等。媒體的調查顯示,俄羅斯在未來兩年將會出現嚴重的經濟衰退並預估2022年俄國的GDP將下降9.6%,明年將再下降約1.5%,而且通漲率可能達到20%,創20年來的新高。國際金融協會近日也表示,隨著戰事的延續,未來將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抵制俄羅斯的能源,俄羅斯15年來的經濟成果將在此次制裁中全被抹去。

戰略退卻

就在3月24拜登親赴布魯塞爾參加北約緊急峰會、歐洲理事會、及G7峰會並發表措辭嚴厲的共同宣言之後,俄軍副總參謀長魯茲科伊(Sergey Rudskoy)於隔日表示「第一階段行動的主要任務已經大致達成」,「烏克蘭武裝部隊的作戰潛力已大大降低」,下一階段俄方將把核心戰力集中在實現「主要目標」,即所謂「解放」頓巴斯(Donbass)地區上。從整個戰況來看,俄軍轉向頓巴斯地區具有軍事與政治的實效性,把戰場收縮到頓巴斯地區,補給會容易許多,緩解目前的窘境。

依照普欽的定義,俄軍目前集中火力的攻擊的頓巴斯地區尚包含烏克蘭南部的扎波羅熱州(Zaporozhye)和赫爾松洲(Kherson),俄軍併吞這兩州,就能將頓巴斯地區與克里米亞半島連接起來,使亞速海成了俄國的內海。從這個角度來看,俄軍的「戰略退卻」將使戰爭持續且戰況更加兇險。即便如此,俄軍仍難以扭轉大局,烏克蘭獲得西方源源不斷的支援,美國援烏的武器越來越先進,而國際制裁俄羅斯的效應也逐漸明顯,俄軍很可能被迫退而固守盧甘斯克和頓內茨克兩自治州。

進退維谷

日前媒體引述白宮官員表示,普欽乃受到克里姆林宮顧問誤導,並不了解俄軍與烏克蘭戰鬥的實際情況,以及西方國家制裁措施對俄國經濟構成的打擊。姑不論情報真假,乾綱獨斷的普欽仍將為這場侵略負完全責任。不管是為了俄羅斯的安全空間,或者為了普欽2024年的總統選舉,他誤判形勢倉促出兵,使俄羅斯成為歐洲亂源,也促使北約團結抗俄,普欽頭頂上大帝的光環伴隨著軍事的失敗及西方的制裁而逐漸退色,等待他的恐怕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巨變。

俄國史專家湯普生(John M. Thompson)曾指出,「俄羅斯具有某種彌賽亞的精神,常扮演獨裁衝動的無端侵略者,寧願冒險失敗也不願意妥協」。季辛吉也曾評論:「俄羅斯最大的過錯,在於沙皇不願遵守現行國際體系的均勢準則。」乾綱獨斷的普欽離現實越來越遠,也離人民越來越遠。他手中還有幾張牌,生化武器、核武、加強輿論管制、嚴密社會監控…,但每張牌都可能將俄羅斯推向更危險的深淵。鋼索上的沙皇,每一步都將決定俄羅斯的命運,甚至衝擊未來世界的格局。


●作者:鄭欽模/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