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馬可仕家族強勢回歸 菲律賓民主的最大諷刺

▲菲律賓總統大選結束,已故獨裁者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獲得超過三千萬張選票,將入主馬坎南宮。(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總統大選結束,已故獨裁者馬可仕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獲得超過三千萬張選票,將入主馬坎南宮。(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菲律賓2022年總統大選被視為當代最重要的一次大選,目前開票結果顯示從流放中歸來的獨裁者之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如同先前民調結果,以將近六成得票率大幅領先競爭對手羅貝多(Leni Robredo),曾是菲律賓最高統治者的馬可仕家族料將再度重返掌權者地位,那麼究竟為何曾經在菲律賓以軍事戒嚴統治的威權後代,還能以壓倒性勝利的姿態回歸呢?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可仕、妻子伊美黛與兒女們在1981年拍攝的合照,後排左為小馬可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馬可仕、妻子伊美黛與兒女們在1981年拍攝的合照,後排左為小馬可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人民現在面臨的是斷裂的歷史與未來交織的時刻,回首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政權當年以主張經濟發展、社會改革成功上台,儘管檯面上失業率從7.2%下降到5.2%,全國基礎建設開始興建,加工出口區的擴張讓財政收支出現正字。菲律賓的「黃金年代」看似降臨,但背後卻是民主政體的消亡。在馬可仕掌權期間,他憑藉美國政府支持與民意優勢,用人唯親、打擊政敵,導致裙帶資本主義腐化菲律賓,貪汙收賄的風氣漸長,進一步造成貧富差距擴大,政治、經濟與社會開始出現混亂。

當異議人士發出抗議,菲律賓中低階層醞釀起反政府力量,馬可仕對付異己的手段亳不手軟。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估計,戒嚴時期殘暴的馬可仕政府對囚禁超過7萬人,當時有大批反對人士遭到法外處決,學生運動也遭到打壓,甚至有不少年輕一輩出來抗議的菲律賓民眾被貼上象徵共產黨的「紅色標籤」遭到公然施虐、毆打、性侵,甚至時不時就會有遭虐待毀壞的屍體在街頭曝曬,迫害人權的行為令人髮指。

▲目前民調最高的菲律賓總統候選人小馬可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總統候選人小馬可仕是菲國獨裁者家族成員。(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除了不問政治光譜與反對理由,殘暴鎮壓異議人士以外,馬可仕家族當時更因作風豪奢、貪腐竊國跟選舉舞弊等道德問題備受爭議。根據菲律賓法院估計,馬可仕任內貪污公款高達100億美元,夫人伊美黛(Imelda Marcos)因為擁有超過三千雙鞋的收藏坐穩全家貪腐標竿。

然而就在1986年前菲律賓人民以不流血、非暴力的「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極權政府後,繼任的民主體系卻沒辦法維持穩定,所謂的民主政治對菲律賓人民來說不過是一次又一次的狗血鬥爭,每個上任的領導人要不是極端民粹主義,要不是地方政治世家推派的菁英政治,對於國內基層人民毫無幫助,腐敗的情況也根本沒有改善,需要修正的民主實驗不過是重蹈覆轍,這些人民漸漸了解到,權力幾乎只會被這些高層機構、寡頭把持,因此開始將希望投射在具有話語權、說一是一的領導人身上。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資料照。(圖/翻攝自ABS-CBN News )
▲菲律賓人選出杜特蒂當總統,多半是因為他直言不率、相對庶民的政治語言與個性。(圖/翻攝自ABS-CBN News )
2016年總統大選的結果就是最好實證,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不僅公開將老馬可仕埋葬在菲律賓的「英雄公墓」,並堅稱沒有研究證明馬可仕政權曾犯下暴行,其掃毒運動的決心更是風馳電掣地迅速逮捕大批犯罪者,儘管國際刑事法院(ICC)還在調查他那涉及8萬人性命的血腥政策,菲律賓人民看到的是他們嚮往、懷念的穩定秩序和領導魄力。

民主化的失序成為流亡海外,如今重返政壇的馬可仕家族最好的施力點。由於中下階層民眾佔了整體選民的龐大基礎,現任副總統、也是唯一女性總統候選人的競爭對手羅貝多如今被打為眷戀權力棧位不放、讓貧苦大眾難以翻身的菁英和既得利益者;而橫空出世的小馬可仕則是「天生注定要當總統」,從小受到政治菁英訓練,也是菲律賓經濟起飛年代的前總統之子,同時又有著愛家、溫和好形象的男人。

▲菲律賓總統大選將至,菲律賓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支持者們聚集首都馬尼拉參加造勢活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菲律賓現任副總統羅貝多(Leni Robredo)支持者們多半支持開放、多元價值觀,然而他們僅佔據菲律賓選民結構當中的一小部分。(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馬可仕本人更善用蓬勃發展的社群媒體將此形象不斷放大,當年父親倒台的政權轉移變成了遭流放海外的悲慘身世,28歲就靠著家族庇蔭當選故鄉首長、加入威權政府被當作政治奇才、富有施政經驗與懷抱,大學只拿到就學證明卻堅稱學經歷沒有造假,這樣明顯的道德瑕疵更被支持者們忽視,改口認為小馬可仕的過去不重要,其有心團結菲律賓、振興疫情後經濟的決心才是最要緊的。

與此同時,在社群媒體上小馬可仕陣營也將父親執政時的戒嚴時代打造成「黃金年代」,形容是菲律賓歷史上最為繁榮昌盛的時期,相關的錯誤訊息淹沒社群平台,加上教科書與教育界從根本上就來不及做到轉型正義,許多陳舊史觀、為了極權政府服務的文本只是輕描淡寫帶過,導致年輕選民喜愛這個懂得陪他們玩TikTok、幽默有理想的「國民爸爸」,年長選民緬懷過去菲律賓發大財的輝煌時代,希望姓馬可仕的再次帶著菲律賓起飛。

▲菲律賓總統大選將近,民調最高的候選人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是前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的獨子。(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馬可仕選戰團隊將父親過去黃金招牌上的血跡拭去,如今選民看到的只剩下金碧輝煌的外表。(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滿足了種種條件,馬可仕家族入主馬拉坎南宮的道路已經被鋪平,伴隨著現任總統杜特爾特之女薩拉(Sara Duterte)身為副手的兩強聯盟,菲律賓短期內傾向威權主義的機會不小,新任政府是否能帶來選民期待已久的改革、品牌重塑的馬可仕家族會如何「修正歷史」、從未端出具體政見的「政二代」搭檔們如何靠著強人形象執政,菲國民主之路會前進還是倒退,這些問題都是在接下來的六年內,值得菲律賓或距離最近的我們好好觀察的重大挑戰。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