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輩子是古埃及祭司?因傷獲前世記憶 她為考古貢獻良多

▲多蘿西.伊迪是20世紀英國著名的轉生案例。(圖/翻攝自mysteriesrunsolved.com)
▲多蘿西.伊迪是20世紀英國著名的轉生案例。(圖/翻攝自mysteriesrunsolved.com)

國際中心蔡姍伶/綜合報導

你相信前世來世的說法嗎?還是認為人生就只有1次,過了就沒了?從古至今,世界上許多不同的宗教,都相信有所謂的輪迴轉世,雖然大多缺乏科學證據,爭議頗多,然而,因為它們留給世人一個美麗的想像空間:「今世的遺憾,有機會在來生彌補」,所以不管過去多少世紀,這類案例始終讓人津津樂道,其中就包括多蘿西.伊迪(Dorothy Eady)的故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04年,多蘿西出生在英國倫敦的郊區,是裁縫師魯本.伊迪(Reuben Ernest Eady)和卡洛琳‧伊迪(Caroline Mary Eady)唯一的孩子,當時在位的英國國王是愛德華七世,雖然家境不富裕,但魯本夫妻十分疼愛這個女兒,一家人的生活平靜無波,直到多蘿西3歲那年,一場意外的發生卻徹底顛覆了這一切。

年僅3歲的多蘿西不慎從樓梯上摔下來,傷勢相當嚴重,連家庭醫師都宣告多蘿西已經死亡,但就在父母傷心的為孩子準備後事時,多蘿西卻突然醒來,坐在床上玩;只是從此刻開始,多蘿西的行為開始變得難以理解,她會以奇怪的口音說話,還一直要求父母「帶她回家」,並反覆講述有關自己在一座巨大的圓柱型建築中生活景象。4歲那年,她和父母到大英博物館參觀,一看到埃及文物區時,她立刻掙脫母親的手,興奮地穿梭其中,甚至指了1張塞提神廟(Temple of Seti I)的照片,直說這就是她的家鄉,搞得父母一頭霧水,只當是孩子撞傷腦袋,或是想像力太過豐富,並不怎麼在意。

原以為孩子的異常只是一時的,沒想到多蘿西從此一頭栽進古埃及的世界,甚至還在少女時期因為拒絕複誦1首上帝「詛咒埃及人」的讚美詩,而被女子學校開除。不過這些對她來說都不重要,她從圖書館借了許多埃及相關的書來看,盡可能造訪博物館,還認識了當時英國著名的古埃及學者布傑(Sir Ernest Alfred Thompson Wallis Budge),得到了在倫敦1間埃及雜誌社工作的機會,並遇到了未來的丈夫埃曼‧梅吉德(Eman Abdel Meguid),他是1位埃及人。

1931年,她跟隨丈夫回了開羅,一踏上埃及的土地,她就開始親吻大地,高興地說自己回家了,2人育有1個兒子。然而,這段婚姻沒幾年便出現問題,梅吉德發現妻子的舉止越來越怪異,已經超出1個普通人對古埃及文化的熱愛程度,甚至還會說出、書寫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多蘿西這才坦承,也許是因為「回到故土」,自己經常夢到有關前世的事。

在多蘿西的口中,前世的她出生於3000多年前的古埃及,名叫本特修特(Bentreshyt),母親是蔬菜小販,父親則是1名普通士兵,3歲時母親去世,父親1個人無法照顧她,就把她送進了神廟,當時的埃及法老正是塞提一世。

12歲那年,她選擇成為1名聖女祭司,侍奉女神伊西斯(Isis),立誓一生持守貞潔,原以為會就此終老,但命運的邂逅就是那麼突然。14歲的某一天,她在神廟花園裡小憩,剛好遇到在花園散步的塞提一世,2人一見鍾情,迅速墜入情網,不久後本特修特就懷孕了。

由於聖女祭司的身分,與男人接觸被視為玷汙神明的行為,不僅女方會被處死,男方也會被牽連,為了保住塞提一世的顏面,本特修特選擇自盡;事後得知的塞提一世傷心不已,並發誓永遠不會忘記本特修特。

妻子深信自己是古埃及女祭司就已經夠詭異的了,何況還對所謂的前世情人念念不忘,這些都讓梅吉德無法接受,2人漸行漸遠,最終於1936年離婚。經歷婚變後,多蘿西沒有返回英國,而是在埃及文物局擔任繪圖員,為吉薩金字塔的發掘工作服務,結識了許多當代著名的埃及考古學家。多蘿西在古埃及象形文字的造詣,以及流利的英文和畫圖能力,著實幫了他們不少忙。

1956年,吉薩金字塔的發掘工作完成,多蘿西轉往阿比多斯(Abydos)擔任繪圖員,在塞提神廟附近安了家,每天固定前往神廟參拜,並繼續協助當地的考古工作。多蘿西對古埃及人的生活細節瞭如指掌,有時甚至憑藉所謂的「前世記憶」、「神明的啟示」,幫助考古學家挖掘出一些之前從未被發現的東西。

1969年退休後,多蘿西不願意搬到伊拉克和兒子同住,而是選擇繼續留在阿比多斯,替埃及文物局擔任兼職顧問與導遊,雖然報酬很低,退休金也只有每月30美金,不過她甘之如飴。多蘿西的名氣越來越大,《英國廣播公司》(BBC)、《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都曾為她拍攝紀錄片,或是特別將她放進有關神廟的鏡頭裡。

1981年3月,衰老的多蘿西最後1次進入塞提神廟,1個月後,77歲的她與世長辭,傳奇女祭司的人生就此謝幕。有關多蘿西的轉世之說,至今還是爭議不斷,信者恆信,當然也不乏有人懷疑她只是個神棍,靠自己多年的研究所得,裝神弄鬼;不過,多蘿西對古埃及的考古確實有所貢獻,對她來說,浸淫在考古的世界,或許也能藉此「重溫」那個遙遠的夢鄉,以及心目中那些古老卻美好的記憶。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民俗說法僅供參考,切勿過度迷信。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