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潮衝擊/馬來西亞性少數處境艱困!首相安華也曾陷「雞姦」指控

▲由於錯綜複雜的政治、宗教與歷史因素,馬來西亞的LGBTQ權益在當地實際上更難以被保障。(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由於錯綜複雜的政治、宗教與歷史因素,馬來西亞的LGBTQ權益在當地實際上更難以被保障。(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中心楊智傑/特稿

英國搖滾樂團「The 1975」在馬來西亞演出時,不僅批評當局對性少數族群的打壓,還當眾男男吻20秒,最終在「粉紅清洗」與「不尊重當地文化」的雙雙罵名下被驅逐出境,音樂節後續活動也被迫取消。其實,與之接壤的新加坡近年才剛把男同志性行為除罪化,而考慮到錯綜複雜的政治、宗教與歷史因素,馬來西亞的LGBTQ(包含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性少數族群)權益在當地實際上更難以被保障,就連如今的首相也曾被指控犯下「雞姦罪」,甚至為此鋃鐺入獄,政治生涯險些遭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僅 The 1975 男男吻遭驅逐 前輩 Coldplay 也難逃爭議

在馬來西亞,同性戀行為是一種罪行,這和馬來西亞以穆斯林為主的宗教因素、曾被大英帝國殖民的歷史因素,也與積極爭取保守派與宗教人士支持的政治因素有關。根據最近的《全球跨性別權利報告》(Global Trans Rights Index)顯示,馬來西亞在跨性別等性少數權利方面被評為全球倒數第二差的國家,而一名享有特權的白人男性——英國樂隊the 1975的主唱——無意間使這種情況變得更糟。

在馬來西亞,同性戀權利並不被法律保障和社會承認,同性婚姻與同性伴侶關係也不受官方承認。從宗教層面來看,馬來西亞境內所有施行伊斯蘭法律的州和聯邦直轄區,皆明文規定穆斯林的同性性行為屬違法行為,通常加以刑事處罰,並引用禁止「男扮女裝」的法條處罰非常規性別(如非二元、跨性別等等);而從歷史角度來看,曾為英國殖民地的馬來西亞,其《刑法》與新加坡相同,源自同樣被英國統治的印度,其中第377條文將男性之間的「嚴重猥褻」(gross indecency)視為有罪,馬來西亞聯邦刑法典規定,進行這種「非自然性行為」者可被處以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可處以鞭刑。

The 1975舞台上激怒當局與保守派人士的行徑,引發的後續影響至今餘波盪漾。其實,向來對LGBTQ社群有著諸多禁忌與限制的馬來西亞政府,在審查相關爭議方面早已「惡名昭彰」。例如在2011年,大馬針對女神卡卡(Lady Gaga)的歌曲《Born This Way》進行審查,理由是歌詞中提到同性戀、雙性戀、變裝皇后等,這被認為是「冒犯了該國公民」;香港歌手何韻詩也因其鮮明的挺同立場被當局拒發工作證,演唱會只好告吹,就連迪士尼動畫電影《光年》其中的配角,只是身分認同為LGBTQ族群整部電影就因此遭審查且禁止上映。

▲動畫電影「巴斯光年」因含有女女接吻片段,傳出已被多個人口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拒絕上映。(圖/翻攝自PixarsLightyear臉書)
▲動畫電影「巴斯光年」因含有女女接吻片段,被多個人口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拒絕上映。(圖/翻攝自PixarsLightyear臉書)
從政治層面來看,大馬當局從不避諱動用權力打擊「違法犯紀」的行為,運用公權力阻止性少數發聲的事件頻傳。就在今年,吉隆坡市政府因一名女觀眾在喜劇俱樂部的舞台上脫下衣服、於 Open Mic 期間談論伊斯蘭教而吊銷該俱樂部的營業執照;瑞士知名手錶品牌「Swatch」在馬來西亞的17家分店內,也被當局以「公開宣揚LGBT文化」為由進行突襲搜查,最後從16家分店中沒收164支價值總計馬幣64225令吉(約新台幣43萬元)的手錶,他們多半是以同志驕傲旗幟的彩虹色調啟發的主題款式,上頭印有LGBT字眼或印有彩虹旗的設計。

▲圖/Swatch官網
▲瑞士知名手錶品牌「Swatch」的彩虹手錶系列遭當局沒收。(圖/Swatch官網)
同樣來自英國、於世界巡迴選擇吉隆坡的知名樂團「酷玩」(Coldplay),就算有著大馬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的發文歡迎,仍被在野的「泛馬回教黨」(Pan-Malaysian Islamic Party,PAS)以「主唱支持LGBT運動」為由,反對該團到馬來西亞演出,並指責政府想要「培養享樂主義和墮落」的文化,呼籲取消Coldplay在吉隆坡開唱,上述事件屢屢反映了大馬執法單位——甚至政府本身長年對於LGBT社群的打壓、歧視態度。

首相也身陷「雞姦」疑雲 大馬性少數處境艱難

馬來西亞是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但一直到1970年代末、1980年代左右,有「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之稱的時任大馬首相馬哈迪為了爭取支持,邀請日後的副手與政敵——安華加入其政黨巫統並擔任公職,兩人才開始著手推動「宗教建制化」運動(institutionalization)及「國家行政伊斯蘭教化」(Menyerap Nilai-Nilai Islam Dalam Pentadbiran Negara)的政策,尤其安華在擔任教育部長期間,扮演了推定教育界伊斯蘭化的重要角色。

這導致馬來西亞境內的保守派與宗教人士勢力抬頭,到了1998年馬來西亞面臨金融危機,時任正副首相的馬哈迪與安華鬧翻,兩人從最好的夥伴迅速惡化成政敵,安華更在一夕之間被指控牽涉「肛交案」,並因雞姦罪鋃鐺入獄。這使LGBT相關議題再度被推上浪尖,儘管安華堅稱自己是異性戀者,「肛交案」是為政治迫害,但雞姦罪在當地不僅明確犯了法,對於其個人形象更是造成嚴重重創,這使得日後出獄且仍獲得百姓支持的他,為正其名必須與態度更加保守的政黨如伊斯蘭黨、誠信黨結盟。

▲安華(Anwar Ibrahim)被稱為馬來西亞政壇不死鳥。(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安華(Anwar Ibrahim)被稱為馬來西亞政壇不死鳥,但礙於複雜的政治局面而無法「穩坐」首相寶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相較於前兩任首相馬哈迪、納吉強烈批評且毫不掩飾的歧視LGBT族群態度,外界原先對於2022年終於「浴火重生」當選首相的安華抱持期待,相信這名受政治迫害的前副首相會在上位後採用更多元、開放的態度面對這個長年來的禁忌;然而,因為保守派政黨「伊斯蘭黨」在大選後成為下議院最大黨,公正黨出身的安華為了拿下多數支持當上首相,竟在保守勢力崛起的浪潮下喊出「絕不承認LGBT」等言論,並宣稱反對性少數,僅支持有限的憲法民主與人權議題。

對外界來說,英國樂團 The 1975 的脫稿行徑導致此後行程取消、音樂節遭嚴重打擊影響的可能只是娛樂產業,以及一時的話題輿論,然而這起事件背後可能影響的並不只如此。

就在 The 1975 「男男吻」事件發生後的數週之內,馬來西亞6個州屬將於8月12日迎來「6州選舉」。這場選舉被認為是去年11月擔任首相的安華的政績考驗,其中在野黨與執政聯盟(及內部各個政黨)兵家必爭的主要票倉將會是佔馬來西亞大多數人口的馬來族群,以及去年投票年齡首度下修至18歲的年輕選民與首投族們。

只是,《馬來西亞憲法》規定「所有馬來人生下來就必須是穆斯林」,因此在許多大馬人口的認知裡,馬來人通常與穆斯林劃上等號,這也令在地耕耘的LGBT族群與運動人們產生強烈的擔憂,直言在這場「6州選戰」上保守派勢必會拿 The 1975 的失序演出與不尊重伊斯蘭文化行徑等大做文章。

▲英國樂團 The1975日前在馬來西亞表演時,挑戰大馬法律,在舞台上上演男男激吻,事後遭禁止入境。(圖 / 翻攝自推特)
▲英國樂團 The1975日前在馬來西亞表演時,挑戰大馬法律,在舞台上上演男男激吻,事後遭禁止入境。(圖 / 翻攝自推特)
這些擔憂LGBT族群利益將淪為政治工具的性少數們,對於 The 1975 主唱的行為普遍抱持著批評態度。在馬來西亞從事變裝表演的卡門蘿斯(Carmen Rose)砲轟,「他可以大搖大擺地飛出這個國家,而不必面對後果,但我們卻必須面對這起事件的衝擊」,她稱這場演說相當自私,更可能毀掉當地LGBT權益運動人士的辛勤付出;一名酷兒男性告訴《衛報》,他們相信外國表演者的發聲是有價值的,「但他們需要注意自己的說話方式,也需要事先與當地的LGBT社群溝通。」

活動人士稱近年來對性少數族群「零容忍」的現象明顯增加,特別是在去年吉隆坡一場屬於 LGBTQ+ 族群的萬聖節派對遭到當局突襲,一共20人被捕。如同全世界的各個角落,馬來西亞的酷兒夜生活是性少數族群唯一能夠感到安全、歸屬感的地方之一,但在該次突襲搜查後,有大批吉隆坡的LGBT族群失去了那個讓他們做自己的堡壘。

▲變種病毒「大角星」來勢洶洶,馬來西亞疫情有升溫跡象。(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的LGBT族群近年受壓迫的局面愈發嚴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些活動人士也提及政府愈發嚴峻的態度馬來西亞同性戀、雙性戀和酷兒男性互助組織「Jejaka」副主席羅海扎德(Dhia Rezki Rohaizad)提到,他們一直在當地進行大量推廣工作、組織社群以及與當地政府機構舉行相關會議,政府對此事的處理態度只會傷害這些第一線工作人員的所有努力。

同樣倡導 LGBTQ+族群權益「姐妹正義」組織創始人蘇拉蒂雷(Thilaga Sulathireh)則表達該事件可能影響接下來選舉的擔憂,她提到馬來西亞的競選活動往往伴隨著仇恨言論的增加。

事實上,他們的擔憂極有可能成真。代表伊斯蘭保守勢力的國盟對於上台後並未「照顧馬來社群」的首相安華有著強烈不滿,再加上有愈來愈多馬來人與保守派希望讓整個社會「宗教化」,首相位置並不牢固的安華也必須積極爭取馬來保守票倉。屆時會被犧牲的,恐怕只會是已經躲在陰影下求生的性少數族群們。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