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單厚之/國會改革 一本爛帳

▲藍綠兩黨互噴口水指責對方的不是,但其實雙方都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在野的時候高喊國會改革,執政的時候就批評「國會擴權」、「違憲亂政」,誰也沒有比誰更高貴。(圖/資料照片)
▲藍綠兩黨互噴口水指責對方的不是,但其實雙方都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在野的時候高喊國會改革,執政的時候就批評「國會擴權」、「違憲亂政」,誰也沒有比誰更高貴。(圖/資料照片)

文/單厚之

立法院司法委員會今天審查國會改革相關法案,毫無意外的,民進黨立委不斷批評藍、白兩黨的草案「違憲亂政」,在野黨則反擊說民進黨當年也曾提過相同的草案,如今國民黨的主張其實就是過往民進黨的主張,為何當初民進黨就不覺得違憲?而民進黨則表示,當初國民黨正是站在反對民進黨的立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藍綠兩黨互噴口水指責對方的不是,但其實雙方都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在野的時候高喊國會改革,執政的時候就批評「國會擴權」、「違憲亂政」,誰也沒有比誰更高貴。

馬英九完全執政的8年,民進黨也主張總統國情報告要即問即答,國會改革要有「藐視國會」刑責,同時將立院調查權極大化;而當時的國民黨則反對即問即答,對其他國會改革相關修法也意興闌珊。如今的國民黨幾乎完全複製當年民進黨的主張,而民進黨則翻臉不認帳,把所有當年自己的主張都打成違憲。

立法院聽取總統國情報告之權,是民國94年修憲後才有的,至今已經快20年都還沒有行使過;立法院的調查權,則是民國93年底大法官會議釋字585號給立法院的權力,大法官會議並沒有清楚說明該權力到底有多大、可以行使到什麼程度,立法院也從未制訂出相關的法令,至今也從未行使過。

這兩個20年從未行使的權力都是憲政層級,所以未來做出的規範若引發爭議,自然也就是憲政爭議。民進黨團已經揚言即便在野黨強渡關山,也要聲請大法官釋憲,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當然,以這屆大法官會議過往的作風,無論民進黨有沒有理,大法官會議都會做出符合民進黨利益的解釋。

今天的藍、過去的綠,都曾主張總統國情報告要即問即答,另一方都聲稱有違憲爭議。國情報告比照總質詢模式,的確可能造成「立法院監督總統」,與《憲法》「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的精神有衝突,但若從《憲法增修條文》的文字來看,似乎並無不許,只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

至於「藐視國會罪」的刑責、調查權的範圍,則的確很容易超越釋字585號的授權,產生違憲的疑慮。但民進黨今日提出的版本,其實是大幅限縮了國會聽證調查的範圍,根本就是閹割國會的權力。更好笑的是,民進黨一方面高喊「國會改革不是國會擴權」,另一方面卻又要將立委的總質詢從目前不到場就視同棄權,改為固定時間制,即便立委不在場,行政院長和閣員也必須要空等,這不僅是反改革,更是實實在在的擴權。

雖然藍綠都一樣昨日今非,但情境並不完全相同,民進黨當初提國會改革版本時,是國民黨完全執政、朝大野小,在野黨自然是「漫天喊價、就地還錢」,反正無論怎樣主張,都不可能成真,至少要吸引最多的討論、引發社會最大的注意。但如今國民黨已經是國會最大黨,不是過去8年任民進黨碾壓的情況,自然就該有更多承擔的覺悟,不能停留在只是喊爽、只想嘴贏民進黨的程度。

國民黨不能只有最好的打算,卻沒有最壞的準備,如果真的想要以脆弱的國會多數為所欲為,最終走上釋憲一途,不啻是讓大法官決定國會改革的生死。屆時萬一大法官會議再往民進黨傾斜,不是沒有可能推翻(或部分推翻)釋字585號解釋,沒收立法院好不容易到手的調查權。屆時在野黨才真的欲哭無淚。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