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聲/手作布衛生棉 生理期不再月月煎熬

初聲記者楊嘉柔、陳婉瑜/綜合報導

calendar_today2020-06-17 02:10:00

布衛生棉
▲製作完成的布衛生棉,有多樣可愛的花色供大家挑選。(圖/ 糖,來了提供)

依傍著中央山脈,陽光照耀下,微風吹來,有群人正裁剪棉布、燙整布料,一針一線縫出一片片布衛生棉。這是位於花蓮縣壽豐鄉的「糖,來了」工作室,創辦人方小糖透過自創品牌,巧手車出各種尺寸、版型、厚度不一的布衛生棉,除了推廣這項生理用品,也希望減少垃圾量、友善環境,更改變人們對於月經的刻板印象。



「糖,來了」布衛生棉品牌創辦人方小糖。(圖/攝影 陳婉瑜)
愛上布衛生棉 揮別經期的糟糕經驗

「糖,來了」創辦人方小糖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畢業後輾轉做過許多工作,曾進入廣告公司、生技公司,也有過兼職、接案剪片的工作,但始終無法適應台北忙碌的生活步調。後來方小糖去到服裝公司擔任設計師助理,才發現自己對於織品、手作有興趣,就到了實踐大學推廣部學習相關課程,便開始設想手作這件事能否與環境有連結。因緣際會下方小糖認識了「布布貼心」創辦人邱怡華,向她學習製作布衛生棉,開始愛上這項產品,不僅改善了生理期的生活,對環境也有好的影響。

「朋友們都叫我方小糖,有個朋友說那就叫『糖,來了』,很像就是我這個人來了,然後在做這件事。」方小糖於二〇一三年開始創立自己的布衛生棉品牌。小時候的她曾覺得生理期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既不方便又不舒服,直到用過布衛生棉,不再有使用拋棄式衛生棉時的悶熱、瘙癢感,才知道原來經期來臨時的不適感是和生理用品有關,與經血本身無關。截然不同的生理期感受令她驚艷,「糖,來了」這個名字也符合她想要向大家分享這個經驗的心情。

創立品牌的初期,方小糖一邊兼職接洽剪片、製片的案子,一邊自己製作布衛生棉,再到市集擺攤或是在推廣環境議題的寄賣店家銷售,直到二〇一五才有了自己的網路商店,全心投入布衛生棉製作。一直以來都十分嚮往花蓮自然風情的她,過去在繁忙的生活中不斷尋找自己要的是什麼,終於在二〇一六年時決定搬到花蓮定居,開立工作室,也開始招募其他夥伴加入製作,至今主要透過網路平台將商品銷售到各地。

製作完成的布衛生棉,有多樣可愛的花色供大家挑選。(圖/ 糖,來了提供)
布衛生棉透氣又舒適 打破經血迷思

方小糖認為布衛生棉有個相當重要的特質就是透氣,是讓消費者在使用上感到舒服的關鍵,因此「糖,來了」在製作布衛生棉時都是選用純棉的材質,布衛生棉的接觸皮膚面是用台灣製作的有機棉,中間層是鋪棉,而底層的花布使用台灣或日本的花布,選用的條件皆以純棉、舒適為主,對環境也是友善的。

「糖,來了」現在有五種尺寸的布衛生棉供消費者選購,主要以長度作為區別,和拋棄式衛生棉的版型相似。在產品的開發及製作上,工作室成員們一定會親自試用,認為它是合適、透氣的,也因經期時間的關係,至少要三個月的時間才能讓大家都確實使用過,所以開發過程需要一段時間,不過能讓布衛生棉的布料和版型舒適、好用是最重要的,希望將自身感受實踐在設計上。

方小糖也說,她們在製作時也注重衛生棉布的包覆性,所以會將布料、版型加大,讓大家使用時能有安全感。不過因為純棉是無法防水的,消費者在使用時還是要記得勤做更換,和拋棄式衛生棉一樣大約每隔一到二小時需要替換,但每個人的經血量都會有差異,一旦感到濕潤或不舒服就該更換。也因這樣的產品特性,能讓大家仔細注意自己的經血量,觀察一片布衛生棉可以承受的經血量是多少,調整更換時間。

根據統計,每位女性一生中將會使用一萬四千片以上的衛生棉。市面上的拋棄式衛生棉,其化學芯體及背膠不但難以分解,經過焚化還會產生空氣污染,而使用過的拋棄式衛生棉在不透氣的狀態下,經血上的細菌與化學材質交互作用,會產生令人難以忍受的臭味。使用布衛生棉不僅環保、省錢,不易有異味,方小糖也表示,未來會考慮到經血量較大的人們,選用偏防水型的布料,讓更多人能放心使用布衛生棉。

但有些人仍因對於經血的迷思,覺得清洗時很麻煩、會看到血水,而不願使用布衛生棉,方小糖對此表示,人們對於經血不好的印象,大多是和拋棄式衛生棉的使用經驗有關,「你用過布衛生之後,就發現你對於它不好的那些經驗完全不存在,它是完全翻轉的!」清洗過程也不困難,方小糖推薦大家可使用氧矽漂白粉,不僅能洗得乾淨,又友善環境,並將布衛生棉泡在水中一到兩小時,再搓揉洗淨即可。

(圖/製圖 陳婉瑜)
客群的擴大 消費者回饋促使產品改善

方小糖認為,比起自己汲汲營營去推銷,其實布衛生棉的消費者們更能擴大影響力,因為若自身是使用者,願意使用並認同這個產品,就會主動推薦給身邊的女性朋友,漸漸地,會吸引愈來愈多人想要嘗試看看,這個現象令方小糖十分驚訝,也切身感受到市場的轉變。她回憶一開始擺攤時,許多人都不太認識布衛生棉,甚至一半以上的人看到會說:「這是什麼?這是口罩嗎?這是鞋墊嗎?」但近一兩年擺攤時所接觸到的消費者,只剩一、兩成的人不知道這個產品。

在市集擺攤時能親自接觸消費者,向他們介紹這個商品,方小糖曾遇過一位媽媽來到攤位一次買了很多片布衛生棉,因為這位媽媽想要先自己試過這個產品,就能在女兒初經來臨時,教導她一起用布衛生棉。除了女性,也有男性消費者會來買布衛生棉,幫女朋友買或是想要送禮,那就會花較多時間和他解釋如何使用及選擇尺寸的區別,這些溫馨又特別的經驗都令方小糖印象深刻。

四年前開始網路商店後,因為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產品銷售量明顯提升,也讓方小糖打破了對網路的刻板印象,過去曾認為網路有隔閡、很難接觸到人,現在的方小糖反而覺得網路上的消費者非常可愛,經常主動回饋使用心得和狀況。改以網路平台為主的銷售方式之後,現在一個月只擺攤一次,較少親自接觸到消費者,但在網路上和消費者的來往與互動仍讓他們很受到鼓舞。

消費者們除了說:「終於收到了!」、「這個花色我打開真的很開心!」,也會持續回購產品,或是願意分享有關於布衛生棉版型或清洗的新想法,甚至在方小糖初期因製作時間的關係拖延出貨時,還有許多消費者們鼓勵她,令她感到非常窩心。另外,因為方小糖是以使用者的角度開始親自製作布衛生棉,非常在乎大家對這個產品的意見,才能不斷改善商品,她也堅信,大家都真心認為好用並會持續改善的產品特性,是讓更多人願意使用布衛生棉的推力。

工作室成員們正在製作布衛生棉。(圖/ 糖,來了提供)
堅持手作 傳遞經期好心情

三年前方小糖來到花蓮定居時,自己一人已無法負荷訂單數量,便決定要招募工作室夥伴,或是尋找社區媽媽一起製作,於是身邊認識的朋友開始加入工作室幫忙,工作室經營模式逐漸穩定後,去年才開始在網路上徵人,至今共有八位成員。方小糖不找代工廠,堅持手工製作,除了穩定商品的品質,也不想讓工作室捲入資本主義的漩渦,她在意每位製作者能否有合理的工時、薪資,希望大家都是在健康、友善的環境下工作,並維持平等的勞資關係。

起初方小糖先從認識的人找起,是希望能夠擁有生活型態、想法相近的夥伴,而「糖,來了」的每位製作者也都是產品的使用者,如此大家才能真正認同這個品牌,並隨時察覺到產品需要改善的地方。像是成員之一的 Bibi,原本就是方小糖的好友,當時得了產後憂鬱症,方小糖和她說:「你來吧!你來吧!跟我來一起剪布。」於是工作室便成了她能夠平緩心情的地方。

Bibi 本身就是布衛生棉的愛用者,也享受於自己動手做的過程,希望透過手作能將她的好心情傳遞出去,「我們以前月經來是不舒服也不期待,但現在有了布棉,就會開始期待要用哪個花色還有洗完掛滿廁所!」除了用手作推廣這項生理用品,「糖,來了」的粉絲專頁上也會普及關於月經的知識,「布衛生棉我覺得現在社會上慢慢有成長的取向,可是我覺得還是很多對月經的污名化,或是女生自身對經血的嫌惡,或是社會的鄙視。」擔任小編的歐陽夢芝也努力地用文字一步步帶大家認識身體、正視月經,又如何與自然環境連結。

實體與網路平衡 手作結合自身經驗

近年來,雖然感受到了網路的便利性,方小糖仍喜歡親自與人接觸、談話,一直在思考有沒有機會能夠見到螢幕背後的消費者,於是「糖,來了」工作室在去年五月時,因應世界月經日來臨,特地在一個週六的下午首度開放工作室,邀請三位對他們感到好奇、有興趣的消費者前來參觀,共享午茶時間。

前來參觀的三位消費者不僅是常客,還為了這個活動大老遠從台北到花蓮,來到「糖,來了」工作室,除了共享下午茶,也從容易入手的剪布步驟開始,體驗工作室的製作流程。方小糖一直都認為,若親自做過並願意自己使用的就是好東西,因此她看到大家在舒適、健康的環境下體驗製作布衛生棉時,感到印象深刻,也很感動。而經營品牌至今,有了穩定的營運模式,也有了能在實體通路與網路平台間取得平衡的互動方式,未來希望能持續舉辦這樣的活動。

工作室現今仍全力投入布衛生棉製作,每月月初都會按照訂單量以及準備在市集和寄賣店家販售的數量,排定整個月的製作量,因人力的關係,甚至會有供不應求的問題。方小糖希望未來人力愈來愈足夠時,可以開發更多和環境議題相關的產品,像是她自己在家中完全不使用衛生紙,例如能在廁所裝設免治馬桶,多使用手帕或毛巾,都是減少居家垃圾的好方式,減少居家垃圾而這也是她很想推廣的方面,希望大家將這個觀念落實到生活中。

製作布衛生棉時總是剩下許多布料,也是工作室想要解決的問題之一,曾經有位工作室夥伴靈機一動,將剩布手縫成娃娃,曾在市集販賣過,因為使用有機棉也能夠給家中小孩安心使用,「我覺得銷售額是其次,是希望這些剩布有比較好的利用。」方小糖多年來始終如一,從真實的自身經驗出發,製作並推廣友善環境、友善自己的產品。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