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敵必救》Miss Sloane的中文片名並不是乍看就能理解的名稱,片商捨棄了原片名主人翁的名字,改以「孫子兵法」中的這門作戰兵法濃縮全片精華。就發行宣傳角度來說,是一門險棋。片名記憶度欠佳,可能看過預告片之後會忘記剛看的片名,多半觀眾以比較口語的方式記住電影片名,或是字義、明星聯想片名。不過,既然《攻敵必救》的主題就是要講攻打敵人,要出奇制勝,引誘對手掉入你的設局之中,取一個高風險片名,未嘗不是製造觀眾產生其他想像的好方式。

事實上,應該很少人能從字面上片名意義就能理解影片重點。片商更貼心地在最後片尾字幕時跟觀眾解釋片名典故,似乎也重新呼應了一回故事重點,更讓人理解主人翁的行為動機。

故事以政治公關/議會遊說這門複雜的宣傳角力為題,女主角絲羅(潔西卡崔斯坦飾演)本為公司支持的擁槍議題,要設法遊說中立方與全國民意贊同。但絲羅內心對槍械議題唱不同調,這時得罪了客戶也惹怒了老闆,對手陣營挖角之餘,還帶走一票絲羅的團隊。開場沒多久就上演了一場企業惡拚撕殺的腥風血雨,商場即戰場這道理人人都懂,但當發生在真實世界中,跟公司攤牌甚至對決舊東家這可不是兒戲。

《攻》片劇本很難想像編劇強納森培瑞拉是初回挑戰,跟老將約翰麥登導演的合作,讓整個故事即為流暢,而且當代觀眾老早就被眾多政治元素的電影/電視劇調教,那些政治心機爾虞我詐的過程司空見慣,但《攻》得利於絲羅這角色為女性,更添幾分性別對抗時的雄性霸權被挑戰的危機感。

而且潔西卡崔斯坦也是近年在眾多動作/劇情片中扮演對抗男性的狠角色。如《00:30凌晨密令》、《暴力年代》等,如果這角色由男性飾演,我們只會覺得這角色的心狠手辣令人發寒。


▼《攻敵必救》劇照。(圖/海樂,2017.03.08)

但變成潔西卡崔斯坦出任,除了那門殘酷設局使人瞠目結舌,更讓人感受到她內心缺愛,甚至面對天生就是能說謊這門本領感到自豪的同時,卻也擺脫不掉的無法真心的宿命糾葛。更能突顯片尾那分滄桑寂寞感,就算有滔天本領翻轉全國民意焦點,卻也解決不了這角色連最基本人性本能,都無能為力。

這就是因為性別設定上,賜給潔西卡崔斯坦的表演空間能更大,場場針鋒相對的台詞激論更瞬間急轉直下,稍一恍神,觀眾可能就跟不上敘事的快節奏。更沒料到結尾設計,呼應片名,很難猜到女主角為了道德正確,不惜槓上華府議會間的基本行事準則。必要的犧牲陪葬,如同電車議題,寧可撞死一人以救全車人士,還是寧可煞車不撞死人,卻引發全車民眾傷亡呢?只是無法想到,她不只是拉同事當催淚推手,更把自己徹底賠了進去。

《攻》片看待當代政治背後的運籌帷幄,各種法案背後推動過程可能有各種卑鄙手法,敵我不分的時刻令人寒毛直豎,道德正義是看待整起事件最後的普世原則,但輸贏終場,觀眾只記得結局,怎麼贏的,無所謂。


▼《攻敵必救》劇照。(圖/海樂,2017.03.08)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