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口湖鄉雲131線 修繕工程開工天鴿來了!阿里山森林鐵路停駛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娛樂

膝關節影評》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印度的良心回來了

文/膝關節2017/03/16 01:12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挑戰印度大禁忌,男尊女卑的社會惡劣文化,已是這國度數千年來的陋習。(圖/車庫,2017.03.16)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挑戰印度大禁忌,男尊女卑的社會惡劣文化,已是這國度數千年來的陋習。(圖/車庫,2017.03.16)

被『時代雜誌』譽為『印度良心』的印度演員阿米爾罕(Aamir Khan),因為屢次在作品中實踐對印度社會的批判,在『票房/口碑』名利雙收之餘,更創造了『社會對話』。打從《榮耀之役》、《旭日東昇》、《心中的小星星》、《三個傻瓜》、《來自星星的傻瓜》這些作品中,阿米爾罕從電影書寫對社會的批判意識,而且是全面的審視。從民族性、教育、宗教等議題都顯示出阿米爾罕對印度『愚民』的同情,與『階級主義者』的撻伐。

來到《我和我的冠軍女兒》(Dangal)時,則要挑戰印度更複雜的性別問題。印度男尊女卑的社會惡劣文化,已是這國度數千年來的陋習。阿米爾罕飾演一位『壯志未酬』的摔跤選手,視運動生涯無緣拿下國際比賽金牌為終生遺憾。

為此,他把希望寄託在下一代身上,奈何老婆生了四胎全是女兒,讓心中的摔跤夢日漸淡去。直到兩個女兒跟鄰里鬧事打架之後,才發現女兒繼承了自己的戰鬥基因,開始苦訓兩位女兒,但是,斯巴達式的磨難,產生了兩個問題,是該讓她們擁有完整童年?還是貫徹父親美夢才對?

若只是『貫徹』父親美夢,不也是另一種沙文思想?多少上一代沒完成的理想,會強制逼迫下一代接棒?但也因為『摔跤』在印度過去是門專屬男性的競技項目。加上女生肢體接觸之故,會被視為踰矩行為。但男主角為了讓女兒完成自己的理想,不得不把這些規矩全拋開。

本來是徹底大男人主義的觀念,卻因為讓兩個女兒操練過程中,慢慢地建立起幾分女性自主意識。自己的路途雖不是完全自己決定,但比起同年齡的女性成為父親的『資產』任意買賣,成為婚嫁商品。這對姊妹的格鬥戰術,無疑幫她們揚眉吐氣,而且是從打敗男性才能出頭。從幼時的性別顛覆,女權逆襲男權,這根本是印度社會的大禁忌。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圖/車庫,2017.03.16)

《我》片不光只是討論女權上位,還討論到了當兩個女兒唸大學接受國家隊訓練後,新的訓練系統與過去父親的制度完全相反時,對女兒的矛盾打擊。也因為父親過往的鐵血訓練,長期逼迫女兒一昧接受,大女兒對於『新制度』的認同,甚至推翻了『舊制度』。這也等於重新反擊了父親一回,電影裡更上演女兒對決父親的對戰過程,讓人看了既不捨也無奈。到底父親的戰術技巧是過時的產物?還是讓女兒明心見性的真戰技?

影片最後三場比賽拍得熱血沸騰,也透過這三場比賽,讓女兒真正明白父親身影的深情,也能讓觀眾反覆思考這個摔跤選手的心路歷程,並非過於平鋪直敘地用運動勵志片的拍法交代奪冠歷史。加上阿米爾罕與全劇演員們以肉身磨難訓練出扎實摔跤技巧,讓觀眾看得目不轉睛,驚嘆這場民族聖戰因為性別顛覆,而造就全民女性意識抬頭,《我》片有裡有外,難怪打破印度電影影史票房新紀錄。


▼《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劇照。(圖/車庫,2017.03.16)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