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襪隊林子偉。(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紅襪隊林子偉。(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林子偉在紅襪崛起,重新喚醒台灣球迷的大聯盟熱,填補陳偉殷養傷的虛空。職業運動原來就需要新血源源不絕地注入,才能代代相傳,永續經營,並不是指老將不重要,而是新秀表現搶眼,甚至在戰績扮演關鍵角色。

美聯東區紅襪洋基兩強爭龍頭,每場勝負都很重要,把林子偉從2A調上來,主要是看上他的守備工夫了得,可補三壘的洞兼二遊工具人,沒想到表現超乎預期,打擊和跑壘同樣讓教練團激賞。從林子偉身上看到農場經營的重要性,林子偉簽約金205萬美金,比起從自由市場5年9500萬美元合約簽來的「功夫熊貓」Pablo Sandoval,划算太多!

紅襪競爭對手洋基,今年新秀效應更明顯,25歲新秀Aaron Judge明星賽前30轟,超越Joe DiMaggio,創下洋基隊史新人單季全壘打紀錄。現在已經有人預測Aaron Judge獲選年度MVP,新人王簡直十拿九穩。還有透過Andrew Miller交易案來的外野手Clint Frazier與24歲新人Greg Bird,跟去年就嶄露頭角的捕手Gary Sánchez,都漸漸改變洋基體質。

農場養成不是想的那麼容易,以選秀第一指名為例,並不必然等於是未來明星。前天看到皇家隊的報導,皇家2015年選秀第一指名20歲右投Ashe Russell,因表現和調整都不好,在球隊裡也過得不開心,球團決定讓他放「心理假」。就知道小聯盟競爭多麼激烈!選秀越前面的,有高簽約金及外界和對自己的高期待,心理壓力之大非常人能扛。

特別是有很多高中畢業生當上選秀狀元,年紀不滿20歲,身心狀態不夠成熟,要克服重重競爭和鍛鍊,上到大聯盟又希望自己能是個「咖」,精神考驗很可能遠高於球場上技能的挑戰。

選秀狀元真正成功的沒幾個,80年代大都會隊第一指名的「草莓先生」Darryl Strawberry是一個,但他的毒癮也很有名,以虛幻的強烈自尊與自信抵抗現實的不安。水手Ken Griffey, Jr.是成功的例子,但年輕時的銳氣與傲氣也一直受到警省,在偶爾孟浪中回到正軌,才有現在名人堂的位子。

90年代的A-Rod和Josh Hamilton可以說是成功,也是教人頭疼的典型。二千年後的選秀狀元Justin Upton和David Price也有點類似,可至少沒出事。國民的Bryce Harper恃才傲物,對老派棒球很反感,但球團總不厭其煩地調柔他,別捅簍子。

林子偉雖然不是選秀狀元,但遠渡重洋在陌生環境裡,和各地高材生爭出頭,精神負荷不見得比美國當地球員小,後來的蛻變除了調整打擊姿勢外,妻子與上帝成為他心裡的一大依靠。經常聽本土教練講球員的心理問題,卻還看不到一套有效的因應之道,讓新秀在心理健康方面茁壯起來,也應該是台灣必須強化的重要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