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滙通網 4 日報導,葉倫在 2 月 2 日結束了她美國聯準會主席的任期,她的繼任者,64 歲的鮑威爾將於當地時間周一(2 月 5 日)宣誓正式就職,這意味著鮑威爾任期正式開始,美國聯準會的新時代也隨之開啟。

鮑威爾此前是凱雷投資集團(Carlyle Group)的合夥人之一,在 2011 年時曾由歐巴馬提名進入美國聯準會理事會,擔任美國聯準會理事。 自 2017 年底川普提名鮑威爾擔任美國聯準會主席以來,市場就開始逐步增加對鮑威爾的關注。

從過去他的表態來看,他的貨幣政策立場中性偏鴿,預計和葉倫的政策傾向相似。市場預計鮑威爾在 2018 年將跟隨葉倫留下的計劃,逐步升息 3 到 4 次。同時市場將密切關注他的措辭和行動。

布魯金斯研究所經濟學高級研究員 Alice Rivlin 表示:「葉倫的政策特點就是態度謹慎、關注數據,我認為鮑威爾也會延續這一作風。」 Alice Rivlin 此前在兩黨政策中心工作時,曾和鮑威爾是同事。

儘管鮑威爾似乎行事低調,更喜歡藏在幕後,但現在,他已經變成全球市場的關注焦點,也將不可避免地在未來四年占據各大頭條。

葉倫的「遺產」

隨著葉倫離任,意味著她成為美國近 40 年來首位沒能獲得連任的美國聯準會主席。不過葉倫給鮑威爾留下了巨額的遺產,美國經濟蓬勃發展,並且逐步開啟貨幣政策正常化路徑。

經濟蓬勃發展

目前,美國和全球經濟景氣蓬勃,美國失業率連續四個月低至 17 年低位 4.1%(葉倫四年前上任時失業率水平是目前的兩倍),通膨水平穩定,美國經濟連續 4 年不間斷地持續增長。

在上周五剛公布的美國 1 月非農數據也顯示,美國 1 月新增 20 萬人就業,同時薪資增速也大幅超出預期,時薪增長年率高達 2.9%。這意味著美國企業正受益於美國政府的去監管立場以及減稅措施,2018 年美股也總體來說預計蓬勃發展。

貨幣政策開啟正常化步伐

此外,葉倫還推動美國聯準會走上了貨幣政策正常化的路線。美國聯準會已經逐步退出大規模國債購買項目,並且開始減少持債規模,同時還沒有金融市場造成明顯的負面影響。

葉倫還推動美國聯準會在保證經濟穩定恢復的基礎上逐步升息,在她的任期內美國聯準會共升息 5 次,其中 2017 年升息 3 次。 分析師稱:「葉倫為鮑威爾留下了一個更加正常的經濟環境以及貨幣政策環境。」

在美國聯準會 2017 年 12 月公布的升息點陣圖中,預測 2018 年將升息三次。 不過 2017 年 12 月會議紀要又顯示,美國聯準會 FOMC 官員關於 2018 年需要多快地收緊政策的討論正日趨激烈,FOMC 中多位官員關於通膨和川普稅改的影響力的預期也有所不同。

鮑威爾的挑戰

川普稅改將擴大財政赤字

川普的稅改法案已經通過,並且在國情咨文中宣布計劃投入 1.5 兆美元作為基礎建設支出。這些政策儘管可能提振美國經濟,但也同時會擴大聯邦預算赤字。

而美國聯邦赤字擴大,對鮑威爾來說就構成第一大挑戰,美國聯準會縮減資產負債表的路途上也出現一道難關。 Alice Rivlin 稱:「川普的政策令美國聯準會對於是否要加快貨幣政策正常化步伐的問題陷入兩難。」

在美國赤字逐步擴大,政府債務高企的背景下,如果鮑威爾過於激進地升息或縮減資產負債表,就可能對金融市場造成巨大衝擊。 而且利率過高還會令美股更加脆弱,波動性也提高。如果金融市場出現過大波動,美國甚至可能再度陷入經濟危機。

投資機構地平線首席全球全球策略師 Greg Valliere 表示:「鮑威爾需要抑制金融泡沫。很明顯,鮑威爾需要提高利率,但他又同時需要保證美國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不受衝擊。即使在目前美國經濟繁榮增長,美股處於牛市的階段,美國國債的需求依舊不斷增加,這值得我們擔憂。」

經濟或進入衰退周期

目前全球經濟蓬勃發展,美股也處於牛市階段。而這也更加引起投資者的擔憂,尤其是從歷史規律上來說,全球經濟周期已經位於牛市末尾,即將進入衰退階段。

布魯金斯研究所哈欽斯中心主管 David Wessel 表示:「歷史證明,在鮑威爾的四年任期內,他將面臨一次經濟衰退。而這將對美國聯準會構成挑戰,因為屆時美國聯準會將很難再僅僅依靠過去的降息手段來解決問題。美國聯準會可能有需要考慮一些非常規手段,比如大量購入債券來讓美國擺脫經濟泥潭。 」

來自白宮的阻礙

儘管美國聯準會具有獨立性,但過往的美國總統都試圖影響過美國準滙的政策決定。比如柯林頓總統,就曾被報導「每當時任美國聯準會主席格林斯潘升息時,克林頓就會在白宮中發火。 」

現在的問題就是,川普是否也會這樣?美國聯準會預計將會持續升息,而這必然會對美股造成負面打擊,同時推升美元,這都是川普所不樂見的。 川普曾不止一次指出美股持續增長是他執政成功的表現,也不止一次說過他希望美元匯率保持在低水平來推動出口,從而提振美國國內就業和生產。

Alice Rivlin 表示:「幾乎所有總統都不願意見到美國聯準會有違背他們意願的舉動,通常來說都是他們認為美國聯準會升息過快了。」那麽,面對川普,鮑威爾是否能堅持守護美國聯準會獨立性?全球都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