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i Schafer(シェーファー アヴィ幸樹)(圖/吳政紘攝)
▲Avi Schafer(シェーファー アヴィ幸樹)(圖/吳政紘攝)

日本混血新世代在這次瓊斯盃大放異彩,其中又以Leo Vendrame (ベンドラメ礼生)最受注目,他不但有機會成為日本隊當家控衛,也有可能成為亞洲未來新生代後衛代表。

Leo Vendrame父親是巴西人、母親則是日本人,而他畢業於名門延岡學園,進入東海大學,並且拿下日本B-League新人王。


▲Leo Vendrame (ベンドラメ礼生)(圖/吳政紘攝)

目前24歲的Leo Vendrame,在瓊斯盃首戰面對中華藍切入收到好效果,單場獨得18分,雖然最後日本隊輸了,但他的表現還是令人讚賞。

他表示:「中華隊在地主壓力下,讓我們陷入苦戰,第三節也改變防守,讓我們無法逆轉。」

而身為混血二代,他說:「多少會感受到一些壓力,尤其是小時候常會被欺負,但後來就比較少。」


▲Avi Schafer(シェーファー アヴィ幸樹)(圖/吳政紘攝)

外表帥氣的Avi Schafer(シェーファー アヴィ幸樹)才20歲,身高203公分,十分健壯,父親是美國人,提到打籃球,他說:「我算晚的,16歲才開始打,大概是高二,然後就打到大學。」

就讀喬治亞理工學院,可想見Avi Schafer的智商跟運動天分有多好,加上他對抗的是NCAA一級的強校,對自己,或是球隊,都有很大壓力。

他說:「我在球隊練習幾乎是球季中每天3小時左右,球季外就一周2次,我認為我很多都要加強,經驗,還有投籃,單打這些都是。」

在美國,最高層級就是打進NBA,但Avi Schafer要跟不少球員競爭,只是入選日本隊還不夠,他說:「我希望日本可以打進奧運,這是我的目標。」


▲Avi Schafer(シェーファー アヴィ幸樹)(圖/吳政紘攝)

此外,他認為日本偏亞洲打法,傳球到不行才會出手,美國一拿到球,幾乎就是單打,這點也跟亞洲不同。

對戰中華隊感想,Avi Schafer説:「基本上還是算亞洲的打法,所以可能也比較習慣。」

▲ Kai Toews(テーブス海)。(圖/吳政紘攝)

而三人中 Kai Toews(テーブス海),算是最特殊,他父親是知名籃球教練Burke Toews,現在是日本職籃富士通紅浪的總教練。

擁有這樣的籃球因子,Kai Toews可說是天生好手,他透露:「我大概8歲時開始打球,但老爸並沒有限制我,我踢足球跟籃球,結果大家認為我籃球好像有點天分,所以就持續下去。」

由於母親是日本人,Kai Toews雖然一開始也因為混血身分受到影響,但他依舊堅持下去,他說:「我大概每天都會練習4小時左右,幾乎一整年都在練。」

就讀北卡羅來納大學威明頓分校(UNCW),也是NCAA第一級的名校,Kai Toews知道自己需要更多表現,才可以在隊上有一席之地。

不過他展現出來的籃球智慧,已經被注意到,因此他曾入選日本U15、U18代表隊,他說:「我的夢想當然是幫助日本打進奧運會。」

身為混血日本代表,他有很強的意識,知道自己的身分,他說:「對於培養我的日本,我有很強的信念想幫球隊,雖然我並不是跟他們一樣(純日本血統),但我們想為國家奉獻的心情是一樣的。」

Kai Toews曾經獲得6所美國大學獎學金提供就讀機會,但他自己選了UNCW,他說:「這是我認為最適合我的學校。」

而這三位混血好手,再加上八村壘,以及日本歸化球員,都將是2020年東京奧運日本隊的秘密武器,也是日本隊未來籃球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