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乃麟談台綜發展。(圖/記者陳明安攝 , 2018.7.31)
▲徐乃麟談台綜發展。(圖/記者陳明安攝 , 2018.7.31)

綜藝大哥徐乃麟自1982年拍攝第1個廣告,至今已在演藝圈36個年頭,他主持過無數當紅節目,從早期《頑皮家族》、《百戰百勝》、《台灣紅不讓》到近幾年《小氣大財神》、《天天樂財神》、《天才衝衝衝》等,堪稱台灣綜藝圈的長青樹。《NOWnews今日新聞》特別專訪徐乃麟,為讀者剖析台綜(台灣綜藝)當前景況。

近年很多人常說台綜市場無法與動輒上億元起跳的陸綜市場相比擬,對此,徐乃麟直言,「這沒辦法,台灣才2300萬人,大陸有14億人口,市場在哪裡?當然是在大陸了。你看韓國大概4000萬人,但是人家可以做到讓整個華人,甚至部分歐美人士,大家都覺得韓流很不錯,所以雖然大陸市場這麼大,但是你可以把自己的品質做出來,去占有這個市場。」


▲徐乃麟談台綜當前景況。(圖/記者陳明安攝 , 2018.7.31)

談到目前的影視環境,徐乃麟分析得透澈,「你說影視要有內容,是不是要投資?但是做電視台不用做太多投資,他只要在有線電視每個月住戶交的錢,跟地方系統台去分潤,而且你看,很多電視台在經營都是一手轉一手,比如說我現在買十億元,隔幾年賣十五億元,他們在做這種操作,不是經營媒體,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韓國影視產業的成功,徐乃麟完全看在眼裡,「韓國不一樣,因為有政府大力支持他們的影視產業,所以不管是融資、投資各方面,政府有很多的獎勵辦法,把這個產業做大。你說台灣2300萬市場小,但韓國相對的,人家市場也小,但人家是在賺外匯。」他點出當前問題,「台灣目前做這個行業的人沒有雄心壯志,眼光不看遠,政府也沒有能力、人才去投入這個產業。」

詢問是否對於台綜還有夢想,徐乃麟坦言,「我覺得目前不可能有夢想!」他進一步說明原因,「一句話都來說,就是惡性循環,尤其整個媒體產業起了很大變化,我那時剛進圈子,只有三家電視台,那時候的廣告業務躺在家裡賺錢,廣告商求爺爺告奶奶,拜託你讓我上廣告,三台獨大當然市場也大。」想到那時的盛況,他仍是記憶猶新,「那時整個亞洲來講,台灣第一個經濟好,第二個影視產業好,錢都在台灣,所以那時候的廣告業務,就連基層跑業務的人都很好賺,電視台還曾經年終獎金發到十幾個月。」


▲徐乃麟分享多年的觀察心得。(圖/記者陳明安攝 , 2018.7.31)

對比當時盛況,他忍不住感嘆,「整個產業的價值逐漸式微,電視的價值已經被網路或其他媒體的渠道取代。電視台賠不起,一年賠個幾億,有幾個電視台賠的起?所以第一縮編,第二省錢,以前一檔節目一集比如說一百萬元,現在六十萬元,你看現在都是談話性節目,哪有綜藝節目?我們現在還搭景片,大陸全是LED、整片電視牆。」

放眼綜藝主持新生代,要找到像他一般擁有「穩健」台風的主持人,似乎屈指可數,他點出原因,「培養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主持人,確實需要時間,你看我做《百戰百勝》、《綜藝萬花筒》,起碼要三、四年養成。」他話鋒一轉,「其實像安心亞等等好幾個外型、各方面都不錯,只是他們沒有機會去沉澱、去消化。」說到後來,他的語氣帶有幾分可惜。


▲徐乃麟投身綜藝多年。(圖/記者陳明安攝 , 2018.7.31)

徐乃麟投身綜藝多年,因為敢言的率直個性,外界曾給予「大砲」稱號,對於所處環境的問題他總是直言不諱,或許有時候說的話語太直接,令人無法接受,但他始終堅持說實話,期待眼中所見的缺點有機會獲得改善。專訪當天,《NOWnews今日新聞》團隊比約定好的時間提早十分鐘到,沒想到一到約定地點,徐乃麟早已等在裡頭,令人不由得聯想到他「徐十點」的稱號,過去他曾因抓緊錄影時間,晚上10點準時收工回家陪小孩,而被封為徐十點,這樣的收放自如,也體現在他的工作中。

徐乃麟的「按部就班」在綜藝圈一向出名,因為對時間掌控的執著,他嚴格控管錄影品質,正因為這樣的堅持,在歷經與唐從聖的國罵事件,他依然能收拾好心情,與對方恢復以往交情,在「事發現場」《天才衝衝衝》繼續拚遊戲,調整心態再出發,正如他在演藝圈一步步踏出的36個年頭,不管外界環境如何動盪,他始終維持自己的節奏緩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