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謀。圖/本萃電影提供
密謀。圖/本萃電影提供

一個下半身癱瘓的電腦工程師,生活入不敷出,再不繳出房貸就要被抵押。看著年暮垂死的愛犬,心知肚明大限之期不遠矣。就在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曼妙女子帶著女兒前來投宿,希望能承租房間以便躲過風雨。正當工程師不希望被打擾,卻又心生憐憫之心收留這對單親家庭,內心既是狐疑也是無奈。為了能多點生活來源,必須得到租金才能度日。

《密謀》(At the end of the tunnel)前半段幫觀眾設定產生諸多疑點的人物性格,首先是男主角,這位電腦工程師瓦昆(李奧納多斯巴拉葛利亞 飾)為何讓巨大豪宅活似個雜草叢生的陰宅?身材纖細的單親媽媽貝塔(克拉拉拉戈 飾)和她6歲的女兒貝蒂顯然行為有異,貝塔看似想在極短時間內得到男主角的信任,貝蒂為何不願說話,而且喜歡玩躲貓貓?

#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以下有雷

故事前端埋置諸多疑點,直到瓦昆在地下室聽到異狀之後,這故事才開始慢慢揭曉謎底。而這戲的趣味在於主角因為從聲音辨人,必須一個一個記住出現在監聽名單上的人們,到底為何在他房間隔壁半夜搞事?來者不善的成員們目的為何?為了更清楚,他從監聽改成監視,從聽覺到視覺,眼見為憑的證據當然有力多了。原來單親媽媽與女兒只是隔壁試圖搶銀行的黑幫的監視幫手,避免被瓦昆發現一切。

『監視』與『反監視』之間,這是《密謀》第一層玩的主客易位的創意。以為殘疾人士必定好欺負嗎?殊不知靠著猜疑提防心態與專業技能也能識破計謀。歹徒安排的監視成員被好心的瓦昆溫情攻勢感動,從媽媽到女兒都感受到瓦昆的善良。而瓦昆的監視過程,發現了破壞壞人計謀的策略。

第二個創意在於揭曉身份。《密謀》片中設下的暗號謎團,在觀眾閱讀時的翻轉,原來壞人也許不壞,但好人也不一定是好的。特別是片尾幕後指使者介於黑白兩道之間,想要正反利益皆可得的貪婪嘴臉,不就神似現實生活中那些滿口仁義道德,背地裏卻包藏禍水的偽君子們嗎?

第三個創意就是片尾看似主角完全無法抵抗惡棍們的逼迫威脅之下,就在全盤皆墨的瞬間,靠著前面幾段看似無關緊要的橋段,全因主角神威臨危不亂,創造了一場最大快人心的謊言作戰。而且結局還能再掀一起小亂流,觀眾大概料不到開場為了老狗所準備的OO,會在故事最後變成最關鍵角色。

《密謀》挖掘的是人性隧道,原本對人生已經失去希望,自覺走到盡頭,看不見光明的男主角,沒想到會因為搗亂匪徒的黑金計畫,而得到機會讓人生重新開機。原本失去的親情羈絆,年久失修的老宅,都再次尋獲契機。故事給這組原本生命無解的工程師與老狗,都能走出陰霾,在是看足逆轉橋段之餘,還能得到激勵人心的善念回報。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