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資深老同志心中,除了新公園是絕無分號的台北總公司,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夏令營、筆友也是很夯的交友模式。(圖/美聯社)
在資深老同志心中,除了新公園是絕無分號的台北總公司,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夏令營、筆友也是很夯的交友模式。(圖/美聯社)

36年前白先勇寫下《孽子》,炙熱龍鳳戀的舞台新公園從幽暗隱蔽的同志圈躍上了文學界,成為台北同志文化的代名詞。早年的新公園有自己的文化、階級與故事,數十年後社交模式變遷、人群散去,但在資深同志心中,除了新公園是絕無分號的台北總公司,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夏令營、筆友也是很夯的交友模式。

男大姐、資深同志好娜姬表示,早年可不只新公園、建成公園、民生戲院也是同志交友聖地,「戲院坐在前面的都是異性戀,坐在後排的都是同性戀。」早年社會保守,但同志社交圈依舊摸索出一條自己的路,在那個沒有網路的年代,以交友為優先爾後談感情,慢中帶真情。

那時候沒有手機、沒有網路,跟不認識的交朋友只能用最古老的書信方式。好娜姬表示,那時候的風氣不會有人隨便出櫃,雜誌《愛情青紅燈》、《世界電影雜誌》 最後面的交友欄,都是同志交朋友的管道。 「寫男找男、找同性好友的基本上都是同志。」通常的交友模式,是通信一兩次後再互換照片,有些人自覺長相不錯,也會選擇一開始就刊登照片。

如果遇到「照騙」魔人怎麼辦?好娜姬說,基本上台灣人都很善良,頂多約出來後私底下碎念一下,「但我怕信寄到家裡,還在外面租了一個信箱。」

早年從新公園開始台灣同志圈逐漸發展出一套社交脈絡,夜店、酒吧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圖為舊金山的皮革族同志夜店。(圖/美聯社)
早年從新公園開始台灣同志圈逐漸發展出一套社交脈絡,夜店、酒吧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圖為舊金山的皮革族同志夜店。(圖/美聯社)

另一種則是同志交友聯誼社,據點隱身在西門町跟台北車站附近的大樓,多在報紙上刊登小啟「男男交友」,繳五百塊可以媒合五次,「寫你喜歡的條件公司幫你媒合,雙方約好時間在聯誼社見面,也不用說好像很為難,大家乾脆一點,不喜歡就再見、都不要浪費時間。」

當年還有號角出版社,本來出版勵志書籍,某天卻開發出新市場、推出男人系列,「寫男人內褲、肉體,之後順勢辦了同志成長營活動,講明只有同志參加,一次約五十到一百人。」有些同志怕出現在228公園容易被貼標籤,乾脆辦個夏令營,當作健康交友管道,在金山墾丁等地舉辦,場地遍佈全台灣。

號角出版社也辦心靈成長營,參加者八到十人一組,除了請心靈導師、性別專家來演講,晚上則是聯誼時段、小組表演活動,「以前紅頂藝人很紅,跨性別也會來參加活動,大家就跳舞、就玩。」

愛跳舞的男同志則多去雙城街、林森北路六條通一帶,喝酒唱卡拉OK、跟公關敬酒聊天,如果想認識誰,就麻煩身邊的朋友或公關遞紙條。

然而談起同志酒吧、舞廳,便不能不講起已故的80年代同志名人「趙媽」:「那時候趙媽開了一間全同志圈內最紅的酒吧名駿,我那年第一次去就看到當時的偶像歌星,但沒出櫃。那年代沒有分熊、狼、孔雀這麼多,就分哥哥弟弟或C。大家都喜歡緊身喇叭褲、花襯衫搭西裝,胸肌還要故意露出來,大家跳迪斯可、跳恰恰。」

「後來趙媽又開了柴可夫斯基,我們姐妹去聊天常常互虧,或是幫大家取綽號,早年祁家威那輩更會取綽號,鐘麗緹、楊麗花什麼都有。」

時序推展到90年代,Funky出現,老式舞廳、酒吧開始沒落,之後網路逐漸興起,要交朋友更容易也不再需要這些地方,80年代的老靈魂開始在時間沖刷下漸漸淡去。

雖然身在純愛、書信的年代,但當年同志酒吧多被警察、黑道找碴,男男在路上牽手都可能遭人毒打,好娜姬表示,以前雖然都跟圈內朋友玩成一塊,但從來不會刻意跟外界出櫃,「我也曾經刻意假裝,跟人抽菸、聊酒店有什麼妹,還要硬說哪個妹很正,但我哪去過異性戀酒店,裝得很免強、很累,後來索性不裝了,我就是Gay。」

社會觀念走向開放,也許今年五月同志也能登記結婚,在80年代都是難以想像的事,相較於過去,現在的同志可以不用再這麼「裝」,「我對一件事不能釋懷,就是異性戀很多理所當然的事,對我們來說很困難。異性戀男生會一起追妹,我能跟別人講嗎?我只能放在心裡。連要講喜歡誰都沒辦法這麼自然,難怪有人會覺得自己活得很痛苦。」

數年來好娜姬樂當男大姐,他偶爾穿女裝、偶像還是美川憲一,但去年公投前夕,家裡line群還是出現護家盟短文,「我想我要不要回,我都出櫃出成這樣了。後來表妹跑去跟舅舅說我是同志,我舅舅說,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家族還是普遍開明?他回覆:「自己人對自己人才會比較包容。」

「有人建議公投結果這樣還是不要出櫃好了,但我不認同。」走過閉塞的年代,社會不能再走回頭路,好娜姬談到,這個時代要越多人出櫃才可以讓社會看到不了解的人事物,靠出櫃泯除不了解下的歧視,社會才會再往前推進一點。

號角出版社舉辦過不少同志成長營、夏令營,在當年提供不少交友空間。(圖/好娜姬提供)
號角出版社舉辦過不少同志成長營、夏令營,在當年提供不少交友空間。(圖/好娜姬提供)
號角出版社舉辦過不少同志成長營、夏令營,在當年提供不少交友空間。(圖/好娜姬提供)
號角出版社舉辦過不少同志成長營、夏令營,在當年提供不少交友空間。(圖/好娜姬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