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淘
  • 寵毛網
  • 保庇NOW
  •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NOW電玩
  • 四方報

名家論壇》單厚之/學姐算不算被「性」騷擾

▲現任台北市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國民學姊」,以甜美笑容征服廣大網友。她呼籲年輕人要迎向新政治、新格局,就從關心政治事務開始!(圖/NOWnews資料照)
▲現任台北市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國民學姊」,以甜美笑容征服廣大網友。她呼籲年輕人要迎向新政治、新格局,就從關心政治事務開始!(圖/NOWnews資料照)

文 / 單厚之

2019-11-04 17:11:24

傳出疑似騷擾學姐的台北市政府顧問劉嘉仁今天請辭獲准。劉嘉仁在辭職公開信中寫到,對自己的清白深具信心,為避免更多指涉,所以主動請辭,期待調查作業完成,靜候真相到來。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叔,被貼上「性騷擾」的標籤,是很難拔下來的,光是旁人的好奇的眼神,就足以把人殺死好幾遍。就像日本,不只電車癡漢多,「癡漢冤罪」其實也不少,男性自保最好的方式,就是搭電車時雙口都高舉過頭,甚至有保險業者推出「癡漢冤罪險」,從事發後的應對、訴訟到賠償都全部承擔。

「學姐」黃瀞瑩到底有沒有被「性騷擾」,其實是很值得深究的課題。

從媒體曝光的事實來看,劉嘉仁為了push黃瀞瑩參選區域立委,在9月初的確密集找黃瀞瑩溝通,頻繁傳LINE、噓寒問暖;還在有議員出席的飯局中,不斷傳訊、打電話問黃瀞瑩「要不要過來一下」,並傳訊說「抱歉沒有照顧妳回家」、「路上小心」等等,讓黃瀞瑩不堪其擾。

此外,劉嘉仁也曾把黃瀞瑩單獨叫到辦公室談公事,並且還把門關上,讓黃瀞瑩感到不舒服。

看到以上的描述,應該多數人都會認同學姐的確是被「騷擾」了,只是能不能算是「性騷擾」,就會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會用最寬鬆的標準,認定只要當事人主觀認定是「性騷擾」就是性騷擾。但若用最嚴格的標準來看,劉嘉仁沒有伸鹹豬手、跟學姐沒有肢體上的接觸,這可能跟一般社會大眾認定的性騷擾條件,有一定的差距。

我們換個例子來看,我們一般認為,刻意在女生面前講黃色笑話,也算是性騷擾的一種。目前媒體揭露的訊息看來。劉嘉仁傳給學姐的訊息跟言談,似乎沒有什麼有性暗示的文字。劉嘉仁的騷擾頻率看來不低,但「性騷擾」的程度,似乎還不及一個黃色笑話。

當然,從主管的角度來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卻關門這件事,劉嘉仁就已經先輸了。即便沒有性騷擾,也是極端的不妥。

性騷擾的定義並不十分清楚,很大部分取決於兩人的職務、年齡、權力、社經地位,是不是到足以讓受害者違背原本意願的程度。相反的,在性騷擾的訴訟、認定上,職務越高、年紀越大、權力越大,往往就居於越不利的位置,也越不容易得到社會的認同。

同樣的行為,如果是劉嘉仁對市府顧問蔡壁如傳訊息、噓寒問暖,即便當事人淺詞用字完全相同,女方的感受也相同,多數人大概也不會認為是性騷擾。反過來講,如果是吳怡農、蔣萬安之類的帥哥,對學姐噓寒問暖,大概就是溫柔體貼、平易近人了。

雖然很多衛道人士不會承認,但「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本來就是性平教育中最大且不可能克服的不平等。像我們這種上了年紀的大叔,沒事跟年輕女生裝熟,本來就有很高的風險。劉嘉仁沒有自知之明,騷擾年輕女生,不管有沒有到「性」騷擾的程度,都死的不冤。

●作者: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調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