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柴山登山客左腳中彈 檢方證實流彈為50機槍彈頭

▲高雄地檢署襄閱檢察官徐弘儒表示,根據現場遺留的彈頭可以認定是50機槍所射擊。(圖/記者郭俊暉攝,2020.12.16)
▲高雄地檢署襄閱檢察官徐弘儒表示,根據現場遺留的彈頭可以認定是50機槍所射擊。(圖/記者郭俊暉攝,2020.12.16)

記者郭俊暉、郭凱杰/高雄報導

高雄一名登山客日前在柴山上遭到流彈擊中腿部。高雄市政府14日下午會同軍方共同勘柴山靶場,研判傷人流彈是來自於柴山「海七哨」的射擊訓練,軍方同意「海七哨」未來不再實施相關射擊訓練高雄地檢署襄閱檢察官徐弘儒表示,依照現場遺留的彈頭,可以認定是50機槍所射擊。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姓男子在柴山遭流彈誤擊事件,經警方現場採證證實為50機槍彈頭。(圖/記者郭凱翻攝)
▲陳姓男子在柴山遭流彈誤擊事件,經警方現場採證證實為50機槍彈頭。(圖/記者郭凱翻攝)
高市府秘書長楊明州、軍方及警方等單位日前再到現場勘驗,發現海陸營內北港靶場、壽山靶場平時沒做五○機槍射擊訓練,當天柴山西北角的海域、海七哨有快艇演練對陸作戰演訓,並以上面所架設的五○機槍射擊,研判是海七哨射擊演練時誤射的可能性較大對此,軍方也同意海七哨未來不再實施相關射擊訓練,以避免再次發生憾事。

▲柴山「海七哨」位置圖。(圖/高雄地檢署提供)
▲柴山「海七哨」位置圖。(圖/高雄地檢署提供)
徐弘儒表示,依照軍方的說法,當天確實有海上演練,為50機槍海上射擊科目演練,經警方現場比對,也是以海面射擊的角度較為吻合,但此部分仍有待進一步彈道比對釐清,至於肇事原因、責任歸屬有待檢方調查所有證據後做最終認定。

徐弘儒也指出,「海七哨」射擊位置約在壽山山腳下,而軍營並未使用50機槍射擊,軍方日前同意「海七哨」不再實施射擊訓練;至於被害人也在警局製作筆錄時提出過失傷害告訴,該案可能涉及過失傷害罪嫌,雖屬於告訴乃論之罪,但這只是訴追條件,並不影響任何的調查。

徐弘儒也說,海七哨是位在壽山山角下,是海上演練,海對岸射擊的一個目標位置,關於軍方演訓內容、射擊方式,除參考軍方說法外,也有待檢察官作完整的調查。該案發生後,鼓山分局即立即報請該署指揮偵辦。

據了解,海軍陸戰隊11日也曾在柴山附近海域進行搶灘演練,由於海上射擊演練的M8快艇機槍彈頭與誤擊登山客的流彈彈頭相同,均為50機槍彈,且50機槍有效射程達1500公尺以上,不排除因海面浪濤洶湧,可能擊發時角度偏高,彈道拋物線越過柴山山區擊中山壁後射中距離30公分休息的陳男,不過,仍將待最後比對、實彈測試,並釐清彈頭膛線是否吻合。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