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名家論壇》趙君朔/中共忍耐月餘後的出招能嚇倒立陶宛嗎

▲立陶宛先前同意讓台灣在首都設立代表處,引起中國不滿,不但召回駐立陶宛大使,還強制立陶宛駐中大使離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立陶宛先前同意讓台灣在首都設立代表處,引起中國不滿,不但召回駐立陶宛大使,還強制立陶宛駐中大使離境。(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趙君朔

2021-08-15 16:21:32|2021-08-15 16:21:43

在台灣於七月初宣布將在立陶宛設立名稱中包含有台灣兩字的代表處之後的一個月左右,中共終於出手進行反擊,宣布召回中共駐立陶宛的大使,還要求剛抵達中共境內的立陶宛駐中大使也離境。針對中共這個大動作,美國和歐盟都已經分別發表聲明: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中共召回大使的行為表示譴責,歐盟則是對中共的決定感到遺憾。立陶宛自己本身則是總統出面強調了立中外交關係的基礎應該在互相尊重之上,意指在立陶宛並沒有違反"一個中國"政策的情況下,中共無權干涉該國的外交政策決定。該國的外交部長則是和在野聯盟會晤時表示,立陶宛並沒有做錯任何事,並已採取措施,以期雙方大使能盡快恢復工作。在目前立陶宛對中共的大動作並沒有打算要退讓的情況,美國、歐盟也都表達支持之下,中共還有什麼選項是個值得探討的話題。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值得指出的是,在中共建政之後的外交史上,召回大使的情況並不多見。在改革開放前,只有在當印尼發生政變,新上台的蘇哈托將軍在追捕、濫殺共產黨人與親共華人並在官方媒體《陸軍》報上指控前一場不成功政變"930運動"背後有毛澤東和中共在背後策畫時曾召回中共駐印尼大使。之後則是在文革最瘋狂的期間,召回了除了駐開羅之外的所有大使。改革開放時期,先是因為荷蘭決定出售兩艘潛艇給台灣而決定召回大使,再來則是在64天安門事件發生後,中共召回世界各地的大使開會以對他們傳達事件真相的"正確版本"。之後再召回大使則是在1995年美國宣布允許李登輝前總統訪美後,中共宣布召回駐美大使李道豫。

從上面的簡短回顧就可以看到,召回大使對中共來說是只有應對大事發生時才會採取的回應。而改革開放後,除了64事件剛發生的短暫召回,連同這次的其他三次都是針對台灣而召回大使。由此可見中共對這件事情的重視,而且立陶宛在國際上的地位和份量還無法和美國、荷蘭相比。

雖然中共祭出的大動作引起了不小的國際矚目,但是從目前的情勢看來,立陶宛要讓步的機會不大,中共也陷入如果這步無效,是否要加碼的兩難之中。首先就立陶宛這邊來看,現任總統諾賽德是延續前任總統親歐盟,防俄羅斯的路線,並且大力宣揚自由民主等價值。立陶宛政府也對之前在立陶宛首都出現和中共大使館有關的反制立陶宛聲援香港活動感到警覺,並直接出手處罰干擾活動的中國籍人士。之後也和西方二十多國一起發表聲明聲援維吾爾人的人權議題。

在經濟方面,雖然中共在去年宣布已開通從義烏和西安到該國首都的鐵路專列,讓貨物先抵達立陶宛在轉送歐洲其他各地。這個經濟合作當時也被立陶宛的交通部長稱讚。然而其實陸運運輸受限於運量少,手續相對複雜和運費高等問題,中共在推動一帶一路中的重振傳統絲綢之路貿易上的努力一直都不成功,即使對橫跨歐亞陸運的火車專列貨櫃給予運費補貼也一樣。

除此之外,中共到目前為止對立陶宛也缺乏實質的投資,在2019中共佔立陶宛外來投資百分比的1%都不到。到了2020年中共在該國依然沒有實際投入資金,承諾投入的資金數量也非常少,在一億美金左右而已,這和其他東歐國家如塞爾維亞、匈牙利、羅馬尼亞都獲得中共超過十億美金的實際投資完全不能相比。再加上立陶宛和中共的貿易是一直處在逆差狀態,所以從經濟層面上來說,中共並沒有足夠的籌碼來對立陶宛施壓讓其改變決定。

還有另外兩個最新的情勢發展也可一窺立陶宛的意向,第一個是關於中共剛把在其境內犯下走私販毒的加拿大人不顧西方各國的反對判處死刑,還把將另一名加拿大人以間諜罪判刑11年,立陶宛照例加入批評中共的行列,發出了對兩名受到中共司法報復的加拿人的聲援,這表示立陶宛現任政府並不打算在解決和中共外交爭議的同時,對其守護的價值做出讓步。

另外一個立陶宛面臨的新挑戰雖然和中共不直接相關,但依然凸顯了其說到做到,維護重要的基本價值時所要付出的代價,那就是立陶宛目前正面臨鄰國白俄羅斯故意讓大量非法移民越界湧入的問題,這個棘手的狀況已經引起歐盟和美國的關切,近鄰烏克蘭也以人道救援的名義捐贈38噸鐵絲網來回報當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立陶宛對其的支持。白俄羅斯之所以要祭出這種以鄰為壑的手段就是為了報復立陶宛持續收容反抗白俄盧卡申科獨裁政權的流亡異議份子以及對盧卡申科本人的制裁。

在縱放移民非法進入立陶宛的同時,白俄和俄羅斯還聯手在網路上發動資訊戰攻勢,故意把自己製造出來的亂象歸咎於立陶宛政府自己的無能,並藉此壓迫立陶宛對白俄羅斯讓步。這樣的做法固然較為新穎而有具體的殺傷力,但對於立陶宛政府來說,這反而證明了其努力守護的價值和外交政策的可貴,並的確足以讓獨裁政權感到頭痛,才會想出新的方法來報復並增加和立陶宛談判的籌碼。

從立陶宛應對白俄非法移民危機的態度也可以看出,面對直接挑戰國土安全的威脅,該國都沒有打算要讓步或是被迫示弱,那麼對於中共象徵性的大動作,可以想見立陶宛會以靈活的手腕但是一樣堅定的態度來和中共協商,而不是在畏懼中共升高報復手段下就考慮讓步。

所以現在真正陷入兩難的是中共,既然立陶宛不像是之前在壓力下就改變主意,取消讓台灣設立代表處的圭亞那,又沒有足夠經貿槓桿可用,剩下的選項可能只有斷交來預防有更多歐盟內處境和立陶宛類似的小國跟進,都讓台灣設立名稱具有官方意味的代表處。但如果這情況真的發生,立陶宛依然繼續和台灣互設代表處,並開始比和中共更密切的經貿與其他方面合作,也獲得實質成果的話,並且獲得美國、歐盟更多的支持。那對麼目前還留在"16+1"中歐合作機制,但越來越覺得和中共合作只是失去政治、外交上的自主性,經貿上的回報並不大的國家便可能群起效尤,嘗試和台灣接觸。

所以將報復升高到斷交並不是沒有風險的選項,不但確定失掉一個歐盟內的外正式外交關係,反而還有可能更加快中共最擔心的骨牌效應,即使這樣做是很有可能擋住和中共來往比較密切的大國效法立陶宛。但如果就把報復手段維持在召回大使,那麼結果很可能如同一位立陶宛國會議員說的,再過半年,中共自己就會默默的把大使派回來,一切船過水無痕。如果是這種結果,那麼骨牌效應一樣會開始出現,只是和前一種劇本相比會比較慢而已

換言之,只要立陶宛維持對中共友善、希望雙方關係繼續發展的態度,但堅持和台灣發展準官方關係是自主、不該被干涉的事務,也沒有違反該國遵行的一個中國政策,中共就處在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合理的選項剩下兩種:一是中共自己先找出下一個可能動搖的歐洲較小國家,特別是立陶宛的兩個鄰國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進行固樁,設法提高它們效法的成本來防患未然。二是連手立陶宛長期防範的惡鄰-俄羅斯-來聯手對其施壓,這就是惡名昭彰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鼓吹的路線。

前者在實行上沒有困難,只是會讓中共的經濟合作背後總是充滿政治考量的事實暴露得更明顯,另外在中共內部經濟問題叢生,外匯也不充足的當下,是加速為了不切實際的政治目的耗損國力。至於聯手俄羅斯,在美俄關係因為雙方高峰會剛開完,俄羅斯嘗到如美國撤除對通往西歐北溪油管的制裁和雙方重新互派大使等甜頭後,並沒有強烈的誘因為了一個較小的鄰國重新和美國關係陷入緊張。因此頂多是類似和白俄羅斯聯手搞資訊戰一樣,對中共提供有限、不浮上檯面的支援,這一旦發生,應該也是在立陶宛的意料之中。

因此總體來看,比較可能出現的狀況是中共開始對立陶宛周邊和其他在中歐”16+1"機制被忽略的國家做工作來防止骨牌效應,至於立陶宛本身就是以逸待勞,防範中共和其他惡鄰對其堅守民主自由的報復之餘,繼續享受其選擇令人尊敬的外交路線後開始擁有和其國家大小不成比例的道德號召力與和新夥伴進行真誠交流帶來的收穫。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