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公投攸關未來!綠「太陽花世代」不悲觀 基層宣講拚認同

▲面對年底公投,民進黨「太陽花世代」何孟樺(左起)、黃守達、吳沛憶、黃韋鈞持續深入基層宣講,爭取民眾投下「4個不同意」。(圖/翻攝自臉書)
▲面對年底公投,民進黨「太陽花世代」何孟樺(左起)、黃守達、吳沛憶、黃韋鈞持續深入基層宣講,爭取民眾投下「4個不同意」。(圖/翻攝自臉書)

記者黃宣尹/台北報導

2021-10-31 15:13:12

萊豬、藻礁、核四、公投綁大選等4大公投案將於12月18日投票,目前多份民調皆顯示,仍不利於執政黨政策推行。包含台北市議員吳沛憶、台中市議員黃守達、有意參選台北市內湖南港市議員的前民進黨發言人何孟樺、新未來智庫秘書長黃韋鈞等「太陽花學運世代」,近來持續深入基層,盼用自己的說明,讓民眾在最短的時間了解政策來龍去脈,進而在年底公投投下4張不同意票。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翻攝自吳沛憶臉書)
▲吳沛憶認為,要讓民眾知道,年底4公投案的結果,都會影響台灣非常深遠。(圖/翻攝自吳沛憶臉書)
2014年太陽花學運帶給台灣政壇諸多轉變,當年多所投入的青年們,如今也持續在政壇打拚,吳沛憶、黃守達、何孟樺與黃韋鈞等人,都是相當有代表性的成員。從太陽花一路到年底公投,吳沛憶回憶,太陽花學運讓她有很深切的體悟,因為學運已經號召蠻多社會不同層面參與,卻還是沒有得到政府正面回應,這讓她思考,與其都是等到發生不好的政策結果時才站出來,其實可以在更前端積極投入。

吳沛憶說,近來公投漸漸加溫,自己在選區中正萬華的社區發現,最大的問題是民眾「不知道為甚麼要公投」、「不瞭解發起人是誰」,甚至有人以為是政府發起的。而此次4案背後都是大政策,有很複雜的背景需要去分析跟了解,確實鄉親疑惑蠻多的。

吳沛憶認為,在沒有充分資訊的情況下投票是非常危險的,而且也與公投所訴求希望達成的民主違背,自己是民意代表,就是在接觸基層時透過座談會、發文宣面對面的機會加以說明,要讓民眾知道,這些都是影響台灣非常深遠的問題。

黃守達則說,太陽花學運對他來說,是改變跟衝擊,也開始思考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因為透過一場學運,並沒有達成預期訴求 ,雖然服貿被擱置,但到底完成了甚麼大家不知道,也因此其決定進到體制內改變。 

▲(圖/翻攝自黃守達臉書)
▲黃守達表示,自己並不悲觀,因為公投是少數人炒作出來的,目前看起來國民黨招數已盡。(圖/翻攝自黃守達臉書)
黃守達說,公投都是少數人炒作出來的,其實這些議題對大多數台中市民來說是無感的。不過國民黨會用很多話術去恐嚇、誘導,所以自己對於議題上的溝通和說明,早在今年5、6月就開始。

黃守達說,民進黨當時就已定調要積極宣講,但遇到疫情很多活動隨之暫緩,不過民間力量沒有停下來,現在在選區遇到民眾,已經沒有之前的焦慮。民進黨提出「4個不同意」,是一套環環相扣、有所根據的論述,目前態勢上,基層溝通遊說會有越來越好的傾向。

黃守達說,他本身對公投結果沒有這麼悲觀,目前看起來國民黨招數已盡,幾個公投互相衝突、矛盾,接下來是反攻的時候了。

何孟樺也說,太陽花學運幾天下來,對於整體走向感到有些憂鬱,到底應該怎麼樣跟政府溝通協調。現在回想起來,因為那時是在體制外,所以沒有這麼順利,這也是現在進到體制內持續在做的事情。

▲(圖/翻攝自何孟樺臉書)
▲何孟樺表示,每一個年輕的政治工作者都應動起來,跟民眾溝通各項公投議題,讓民眾能夠瞭解。(圖/翻攝自何孟樺臉書)
何孟樺說,自己2016年畢業後,擔任過民進黨發言人、青年部主任,也曾在國安會工作,這些幕僚工作經驗的累積後,也讓其一直有在思考,要不要走到台前做政治決策,最後說服了自己,確定投入2022年台北市議員選舉民進黨內初選。

針對公投,何孟樺談到,每一個年輕的政治工作者,都應該要努力動起來,跟民眾溝通各項議題,讓民眾能夠瞭解。她說,此次4大公投相當重要,蠻多議題都關係到國際關係、台灣的能源走向,現在自己在基層跑,越來越多人開始討論,這也代表政治工作者要繼續更努力地說服民眾。

黃韋鈞說,參與太陽花這麼大的社會事件後發現,提出來的訴求必須要透過修法,一定要靠體制內的改革才有機會實質改變。自己經過思考後,才在當完替代役後進入立院參與法案革新,在立委蘇巧慧辦公室參與法案、新聞等很多面向的工作,針對同婚議題也與相關團體溝通,許多的進步法案都有參與。

▲(圖/翻攝自黃韋鈞臉書)
▲黃韋鈞強調,年底絕不能讓惡意的公投得逞,否則日後對台灣產業發展、能源轉型有更多重大的阻礙。(圖/翻攝自黃韋鈞臉書)
黃韋鈞不諱言,年底公投對民進黨來講,確實是艱鉅挑戰,但是並非沒有希望。相比2018年,大家都有過去的創傷,反而更知道怎麼樣去防止國民黨透過政治操弄議題,自己是年輕的基層政治工作者,要做的就是走入民間、走進每一個能夠走進去的地方,讓民眾了解政府施政的來龍去脈。

黃韋鈞提及,2018年時,公投的宣傳比較多是網路懶人包,但最終效果並不好,沒有打入民眾。這次除了網路串連說服之外,更重要的是面對面溝通,自己努力讓牽涉國家發展的複雜議題簡化,好讓民眾在短時間內能夠了解與認同,這就是現在最重要的工作,也讓民眾看出年輕政治工作者的決心。

黃韋鈞說,年底絕不能讓惡意的公投得逞,否則對台灣的影響,並不單單只是選舉結果,而是日後對台灣產業發展、能源轉型有更多重大的阻礙。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