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許毓仁/蒲亭入侵烏克蘭 全球化時代的終結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針對俄烏戰爭舉辦研討會,與談者包括歐巴馬時代的國防部長Ash Carter。(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針對俄烏戰爭舉辦研討會,與談者包括歐巴馬時代的國防部長Ash Carter。(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文/許毓仁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在3月2日進行全院談話,針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議題,校園裡討論很熱烈,同學和學者也給學校壓力要做出表態,今天的會議是由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The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艾希·卡特(Ash Carter)主持,他也是歐巴馬時期的國防部長,過去曾參與烏克蘭簽訂非核協議的重要推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烏克蘭情勢在美國學界引發熱烈討論。(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烏克蘭情勢在美國學界引發熱烈討論。(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哈佛大學烏克蘭研究中心(Ukraine Institute at Harvard)前幾天也發出強烈譴責聲明,並且願意提供烏克蘭學者和學生相關協助和庇護。

活動開始前,學校邀請一位烏克蘭學生說幾句話,她叫NikKa,是生物科學系大三生,從烏克蘭過來唸書。她含著淚說她為她的國家感到驕傲,為烏克蘭人民對抗俄羅斯的侵略感到驕傲。但是她很傷心難過,因為再也回不去那個熟悉的烏克蘭了,父母親都還在烏克蘭,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他們。她也呼籲更多的人出手幫助烏克蘭,也要求美國除了經濟制裁之外能夠有實質的行動來幫助。她的演說令人動容,也感到很難過。

▲哈佛大學舉辦俄烏戰爭議題的研討會,現場有來自烏克蘭的女學生分享心情。(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哈佛大學舉辦俄烏戰爭議題的研討會,現場有來自烏克蘭的女學生分享心情。(圖/作者許毓仁提供)
Ash Carter的談話主要有以下幾點,整理如下:

The Worst has yet to come 

最壞的狀況還沒沒到,蒲亭會用任何的方式,不惜摧毁一切,達到他的目的。

制裁短期沒有用

西方目前對俄羅斯的制裁短期之內難以讓普丁退卻,這些制裁長期對蒲亭有影響,但是對於有時間緊迫限制要拿烏克蘭的蒲亭來說,他會加足馬力用更大的火力進攻。

中國壁上觀?

普丁在冬奧去看了習近平, 得到習近平的默許,出兵烏克蘭這件事,中國保持中立,但是模擬兩可,也不譴責,似乎也在協助俄羅斯。被問到習近平有沒有可能像蒲亭這樣子進攻台灣? 

蒲亭認為要當下解決這件事情,因為烏克蘭加入北約已無法挽回,就是蒲亭無法忍受、不願見到的,他必須要把白俄羅斯、烏克蘭,拉成一個區塊,形成對北約的屏障。烏克蘭想加入北約形成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但是對於習來說,台灣來說目前沒有當下急迫處理的需求。

Globalization is over 

之後的時間會如何變化?這場戰爭影響巨大,以Ash Carter的角度來看,全球化已經結束了,將來會形成各種意識形態的板塊化(ideological bloc),就是俄羅斯、中國、美國形成意識型態對抗的板塊戰爭,可能會持續很久,新冷戰(new Cold War)時代即將來到。


●作者:許毓仁/哈佛甘迺迪學院訪問學者、前立法委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