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從旁聽席坐上審判台聽審宣判 國民法官初體驗

▲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宣誓。(圖/台北地院提供)
▲國民法官與備位國民法官宣誓。(圖/台北地院提供)

記者潘千詩/特稿

國民法官明(2023)年元月上路,各地法院如火如荼展開模擬、找出問題。台北地院3月底舉辦模擬法庭,邀請記者、醫師、教師3個團體推派成員擔任國民法官,審理一對在酒店工作的毒鴛鴦,邊嗑藥邊性行為,女方突暴斃,全案經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判處8年定讞,但經由6位國民法官與3位職業法官模擬後,判出來的刑度,反而落在4年至6年10個月間,並沒有判得更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要模擬國民法官開庭,北院農曆年後即發函司法記者聯誼會,邀請2名司法記者擔任國民法官。國民法官法在規劃時,司法記者都知道,有一些法律背景的人,在第一關面談時就會被律師排除在外,難得的機會,第一時間我自告奮勇表明想報名當國民法官。

模擬日第一天,根本資訊轟炸日。上午9點半,審判長以電腦抽出6位國民法官的排序與座位,接著宣示,然後花了約50分鐘幫大家惡補基本法學素養,如:國民法官應遵守的守密義務、獨立審判、違反義務的處罰、無罪推定、罪疑惟輕、自由心證等原則與概念,審前說明完畢才帶大家走上審判台。

坐在審判台上,國民法官能清楚看見遠方旁聽席坐滿民眾,法官的左手邊是北檢派出的3位公訴檢察官,右手邊則是被告蔡富天以及他的3位辯護律師團。檢方指控,2021年1月2日上午7時許,蔡男在租屋處提供女友張小玲搖頭丸並發生性行為,下午女友開始抽搐,蔡男雖有幫她催吐,但女友晚間仍死亡。

檢方指控完畢,輪驗屍法醫登場,檢、辯交互詰問法醫有關死者血液中PMA、PMMA、MDMA等濃度問題,耗時莫約2小時,因為太專業,精神一度渙散,但又心想「下面好多人看著,絕不能睡著」,上半場強迫自己撐開眼皮、強忍哈欠,最終才等到審判長宣佈下午續行開庭。

休庭期間,審判長整理6位國民法官與4位備位國民法官的問題,待下半場開庭,讓有問題的國民法官對法醫提問,又是一個冗長的過程。問完法醫,終於輪到蔡富天登場。

因犯罪事實的文字冷冰冰,看不出死者跟蔡富天間是否曾發生有什麼故事,以致後續嗑藥情事發生,所以我問蔡男,平常你跟女友是白天都在嗑藥、性行為,晚上就去酒店上班,白天休息時間都沒有好好睡飽、好好吃飯,所以平常精神不濟?蔡說,那天是特殊狀況。而犯罪事實最後提到是蔡富天前女友發現死者赤裸趴臥浴室報警,我直覺認為有鬼,詢問蔡男是否還有跟前女友聯絡?蔡男回是。

經過國民法官一連串問題得知,原來蔡男跟前女友見面,死者得知後才發生爭執,死者不斷跟蔡男討搖頭丸,才引發後面悲劇。當國民法官問完一輪後,檢方不斷指控,死者已經站在懸崖邊,被告卻將她推下懸崖,應該重判;辯方則說,難道吸毒者吸毒死亡,毒梟都要負責嗎?被告跟死者都是在不幸福的環境下長大,被告也站在懸崖邊,誰給被告機會了?

一整天的資訊轟炸,讓人回家後精神疲憊,躺在沙發上的我思考著,自己對案情及毒品化學反應等專業知識並沒有百分百精準掌握,幸好這只是模擬法庭,但未來正式上路後,大家真有把握做出一個影響一個人一生的判決嗎?真要判決,感覺心裡很不踏實。

帶著隱隱約約的壓力,迎來第二天評議。合議庭3位法官輪流解釋適用法條、因果關係、故意、過失、加重結果犯等概念,接著先讓國民法官各自表述初步想法、想怎麼判?經法官幫大家複習前一天檢辯雙方所辯論的內容、全案牽涉的法律概念後,才正式讓大家重新發表看法、評議罪名及罪行輕重。

因為其中一位國民法官是精神科醫師,他提供臨床經驗,指稱死者血液中毒品濃度這麼高,很可能是一次吞下5顆搖頭丸所致。聽到醫師的見解,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因此我在評議時主張,如果蔡男不跟前女友藕斷絲連,死者當下也不會向他索取搖頭丸,而搖頭丸是蔡提供,所以女友的死與蔡提供毒品有相當因果關係,又因蔡男過失導致加重的死亡結果,考量蔡男自白,適用減刑規定,但男女雙方都不尊重生命,各自應為自己的過失負責,沒到情堪憫恕的程度,成立轉讓禁藥致死罪。大家將心裡判定的刑度寫出後表決,最後以5票,判處蔡男6年10月。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評議。(圖/記者潘千詩攝,2022.3.25)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評議。(圖/記者潘千詩攝,2022.3.25)
同一時間,北院有找2團影子國民法官當成對照組,2團影子組則認定,蔡男成立轉讓禁藥加上過失致死,一組判處4年,另一組判處4年4月。而真實案件的職業法官則是用轉讓禁藥致死,判8年定讞。將模擬組對照真實判決結果,國民法官的想法確實與職業法官的想法不太一樣,國民法官判出來的刑度也不一定比職業法官重。

為了將恐龍法官的負面標籤撕掉,國民法官法成為蔡政府司法改革的重頭戲,國民法官的大船即將開航,我們的國民準備好坐上審判台判人生死了嗎?正如國民法官代言人吳念真導演所言「任何制度執行之初都不可能盡善盡美,唯有勇敢而堅定踏出第一步,改革才真正的開始」。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評議。(圖/記者潘千詩攝,2022.3.25)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評議。(圖/記者潘千詩攝,2022.3.25)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宣判。(圖/記者潘千詩攝,2022.3.25)
▲台北地院國民法官模擬法庭宣判。(圖/民眾提供)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