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年才來電!「可以幫我看一下嗎」30秒通話暖哭萬人

▲《Be my eyes》媒合視障人士與自願幫忙的志工,幫看不見的人帶來視力,簡短的通話感動無數人。(圖/取自《Be my eyes》)
▲《Be my eyes》媒合視障人士與自願幫忙的志工,幫看不見的人帶來視力,簡短的通話感動無數人。(圖/取自《Be my eyes》)

記者黃韻文/綜合報導

「可以請你幫我看一下嗎?」手機響起,這是一通極為日常的通話,卻也是不凡的來電。接起電話的網友Tim描述,手機畫面一打開,就看到一張百元鈔票,電話另一端輕聲問:「可以請你幫我看一下,這張鈔票是一百元、還是一千元嗎?」他回應,是一百元喔。對方在表達謝意後,簡短的通話就此結束,卻輕輕地感動了許多人。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Tim下載《Be my eyes》第7個月後,第一次接到電話。《Be my eyes》是一款讓視障人士「看得見」的手機應用程式(APP),發揮科技與人際的力量,透過即時視訊通話的方式,讓自願下載APP註冊的志工,協助電話另一端視障或低視力用戶,幫看不見的人帶來視力。

▲第一次接到電話的Tim,覺得自己比對方還緊張,「衷心希望自己可以幫上電話另外一頭的忙」。(圖/取自Tim臉書)
▲第一次接到電話的Tim,覺得自己比對方還緊張,「衷心希望自己可以幫上電話另外一頭的忙」。(圖/取自Tim臉書)
「我安裝了半年多,第一次接到電話。」同樣遇過《Be my eyes》來電的何姓網友說,對方希望能幫忙確認牆上的日曆是幾月幾號,透過手機背面的主鏡頭拍攝,確認了日期還停在昨天,「他動手撕下日曆後,他祝福我疫情期間平安,我們圓滿的結束通話。」

「熱情先決」站長徐仲威在去年9月也曾接到《Be my eyes》來電,徐仲威解釋,正確來說應是影像電話,是看到對方手機主鏡頭拍攝的畫面,並非前鏡頭兩人面對面的視訊電話。來電者是一位說華語的盲人,請求幫忙看看手上的紙本文件寫什麼。

徐仲威說,「我們通話的時間非常短,就像你辦公室同事起身隔著隔板,問了你一個小問題,你自然地站起來回答後,兩人又各自坐下。」他說,《Be my eyes》把幫助視障人士的流程設計得流暢且不尷尬,「掛上電話後,我自己感覺很好,覺得做了件有意義的事情。」

▲《Be my eyes》會媒合設定相同時區、共通語言的用戶,便於兩人順利溝通。(圖/徐仲威提供)
▲《Be my eyes》會媒合設定相同時區、共通語言的用戶,便於兩人順利溝通。(圖/徐仲威提供)
《Be my eyes》來電時Gino正躺在床上滑手機,他立刻反射性彈坐起來,電話接通後,另一端聽起來像個和藹的老太太,她和2歲大的孫子待在家,因為小孩子想看卡通,但她失明了,沒有辦法操作遙控器。Gino從對方的手機鏡頭畫面,對照遙控器和電視螢幕上Netflix的介面,「右邊、右邊、下面…等等,抱歉抱歉,回去左邊那個。」折騰了好一會兒,終於選到小孩想看的卡通。

小男孩滿心歡喜的沉浸在五彩繽紛的卡通世界,Gino也和慈祥的老太太聊開了,「她問我來自哪裡,我說台灣,她說她從沒來過亞洲,我問她叫什麼,她說叫安卓雅。」一部卡通、一通電話,Gino和位於千里之外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的老婦人,搭起了意想不到的友誼橋梁。

▲《Be my eyes》希望能幫助盲人處理日常事物,通話撥通後是啟動「單向」視訊及雙向語音。(圖/《Be my eyes》提供)
▲《Be my eyes》希望能幫助盲人處理日常事物,通話撥通後是啟動「單向」視訊及雙向語音。(圖/《Be my eyes》提供)
這款公益APP《Be my eyes》其實早在2015年就已上線,曾獲得Apple設計大獎。當有視障用戶透過APP尋求協助時,APP會同時向多名選定相同語言、時區的志工發出通知,來電只會在當地時區早上8點到晚上9點之間響起,通話平均在30秒內獲得解決。

第一位回應的志工將會連接到該位視障用戶,並「單向」接收對方手機主鏡頭的即時畫面,再透過語音溝通的方式解決問題,像是描述一個畫面、閱讀標籤、尋找掉落的物品,或是幫看交通工具時刻表。志工Jon說:「你會知道所做的小事,能夠改變某個人的一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