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名家論壇》邱師儀/為什麼美國政壇有人替普丁說話?

▲俄羅斯總統普丁。(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俄羅斯總統普丁。(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邱師儀

2022-05-07 12:33:20

5月9日是二戰時蘇聯打贏納粹德國的戰勝日,也是普丁宣布俄軍對烏克蘭下一步的日子。目前看起來有三種可能:第一、俄國打到現在十分「落漆」,絕不能說是獲得勝利,但會以勝利日為藉口宣稱勝利,然後帶著傷兵全面撤退。第二、這天才是普丁正式對烏宣戰的開始,畢竟之前只是普丁口中所說的「特殊軍事行動」(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但俄軍因為在過去三個月早已元氣大傷,如果要捲土重來就需要出大絕,訴諸比較殘忍的戰法包括生化武器或者核武。第三、烏克蘭的「阿富汗化」,目前烏克蘭東南方還是有好幾個被俄軍佔領的地區,包括Luhansk、Donbas、Donetsk、Mariupol與Kherson等,5月9日之後就會僵在那裡,這時候澤倫斯基會聯手歐美國家在這些城市培養反俄民兵,這其實也是拜登政府一開始就準備好的劇本,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戰爭就會拖很久,並對全球經濟扼傷最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管怎樣,這一次的烏俄戰爭讓中國看到了貿然打台灣的確不可行,也因此讓許多台灣人-尤其是年輕人-對於中共攻台開始有了「現實感」與對於一定強度的準備工作比較能夠接受,包括回復徵兵制。這些關於台灣與烏克蘭民情方面的風向基本上沒變,各界也討論很多,但比較聽不到的是「個人層次」的美國外交決策分析。這些人由於都是美國政壇響叮噹的大人物,因此足以影響美國對俄與對中的決策。或者我們可以講得再直接一點:哪一種美國的政治人物其實沒那麼挺烏克蘭?也沒那麼挺台灣?這是從國民黨執政以來的對美外交,就最常忽略的一塊。要知道拜登的外交決策不用對台北選民負責,也不用對基輔選民負責,但絕對要對華府、加州、德州甚至是北科塔州選民負責。這裡區分出四種美國政治人物:極左、中間偏左、中間偏右與極右。

極左的政治人物包括老覺青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還有新一代的覺青,主要由眾議院四人幫(SQUAD)甚至延伸出來的六人幫組成,有紐約州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或AOC(紐約州)、Ilhan Omar(明尼蘇達州)、Rashida Tlaib(密西根州)、Jamaal Bowman(紐約州)與Cori Bush(密蘇里州)等,這些人代表非裔、女性、LGBT、回教徒等弱勢族群。他們過去就多次反對拜登對抗中國所推的基礎建設法案,因為害怕拜登延續川普的反中基調,會連帶加深美國社會對於亞裔的歧視,甚至會外溢至對回教徒與對其他有色人種的歧視。比較極端的版本,是美國極左連結到歐洲極左,後者沒那麼反對普丁是因為,他們反對「美帝」在海外的擴張勢力,雖然他們也不喜歡普丁這個獨裁者,但他們更不喜歡美帝這個更大的獨裁者,所以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事實上,今年二月就有11名英國工黨議員連署停戰聲明(Stop the War),譴責北約東擴政策,但因為來自於黨鞭的壓力最後才撤簽。

中間偏左的政治人物是拜登總統、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安顧問蘇利文這一派,他們的立場已經有滿多討論,那就是美國不會直接介入烏俄戰爭,但會一直軍援與經援烏克蘭。雖然包括本文作者都認為還是做得不夠,但後來事實證明,這樣的作法對於烏克蘭有效阻抗外強中乾的戰鬥民族俄羅斯已經足夠。另外一個是原本預計訪問台灣卻因染疫而延遲的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遠在1991年當她時任51歲的加州眾議員時,就已經在天安門廣場拉旗抗議過六四大屠殺了。裴洛西屬於那種理念型反共的民主黨員,是具有執政經驗的建制派,對於中俄甚至香港議題,還是從美國的民主傳統價值出發,並且勇於批評習近平與普丁。事實上,裴洛西也私下提過眾議院六人幫的許多主張有可行性的問題,「她對於不知道自己不懂什麼的激進左派是缺乏耐心的」。長期以來,在美國批評極左的學者都有一種說法:這是一群手拿蘋果手機,身穿名牌卻反皮草與主張動物權利的有錢人家小孩,這群人沒有經歷過飢餓與戰亂,因此不了解基本的生存需要。

共和黨內部對於烏俄的看法,分歧沒有像民主黨內部這麼大。儘管上次大選川普落選,但「川普大帝」可以說是目前共和黨內部的實質領袖無誤,幾天前川系的俄亥俄州州務卿人選拉羅斯(Frank LaRose)贏得共和黨提名,有趣的是拉羅斯的對手亞當斯(John Adams)同樣挺川,但程度不及拉羅斯。拉羅斯以延續川普主張2020年大選舞弊的說法而贏得初選。現在外界都認為川普於2024年大選極有可能捲土重來。而所謂的中間偏右,講的就是反川的共和黨建制派(establishment),包括選過總統的前麻州州長羅姆尼(Mitt Romney)、已故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與也是保守鷹派的前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與她的女兒眾議員Liz Cheney等。這些人一直都看不起川普,直到最後卻發現共和黨已經是川普的共和黨。這些人中有些認為拜登應該直接出兵烏克蘭,然後對台灣也十分友好。

最後是極右派,代表人物當然是川普本人,如果要加的話還有前國務卿龐貝奧(Mike Pompeo)。有趣的是其實川普跟普丁的關係比跟習近平還好,川普多次稱讚普丁,烏俄戰事爆發前,川普還說普丁讓烏克蘭許多地區維持中立是既聰明(smart)又精明(savvy)的做法。烏俄戰事開打之際,川普說「如果還是我當總統,局勢就不會演變到這般田地」,基本上全在責備拜登,說他是個笨蛋(dumb),也沒有要責備普丁的意思。但隨著戰事越來越血腥,川普才改口說這是一場「大屠殺」,美軍甚至應該喬裝成中國飛機去攻擊俄羅斯。我們不應用華府建制派的標準來檢視川普,川普執政之初大概連烏克蘭在哪裡都不會知道,更不用提台灣是什麼?後來澤倫斯基甚至因為不協助揭發拜登之子杭特的醜聞而與川普有過嫌隙。儘管川普很多的談話看似瘋癲,但都鎖定在短期收益,演變到最後不見得對於台灣或者烏克蘭不好。重點是川普下面總是能帶一群真實痛恨共產黨的人,包括龐貝奧與後來跟他弄翻的波頓(John Bolton),其他還有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等。

總之,美國2022年期中選舉即將到來,外界預料拜登的軟弱將會拖累民主黨選情,接下來就要看這樣的選舉結果是否會帶給烏克蘭甚至台灣加碼的利多?如果利多不夠多,也許川普大帝就有可能再重回白宮寶座。


●作者:邱師儀/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