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寧憂王瞳想不開!衰變艾成墜樓戰犯 「她的路怎麼走」

▲丁寧(右一)不捨艾成墜樓,擔心王瞳壓力過大想不開。(圖/故事工廠)
▲丁寧(右一)不捨艾成墜樓,擔心王瞳壓力過大想不開。(圖/故事工廠)

記者羅凌筠/台北報導

金鐘影后王琄執導的舞台劇《四姊妹》今(18)日舉行首演記者會,劇中探討大齡女子療癒創傷的課題,丁寧談到艾成墜樓事件,很擔憂王瞳壓力過大,「我知道很多人把箭頭指向她,一個人如果往下跳,絕對不只是因為身邊的人,他可能有很多生命過不去的事,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善待還活著的人, 一不小心我們也怕失去她,她承受那麼大的壓力,是不是一個念頭想說算了,我不想承受這些,一下子(指跳樓)這樣就好了?」丁寧認為逝者已矣,當務之急是好好保護王瞳。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丁寧與艾成夫婦有幾面之緣,印象中王瞳永遠笑臉迎人,個性單純、從不臭臉,對於她痛失丈夫,丁寧心疼說:「艾成一定非常痛苦,他選的方法沒有回頭路,同樣的你要想,身邊人就算沒有痛一半,至少也有三分之一,東方人習慣這個人走了,大家都把矛頭指向另一半說『妳沒有救他』,好像我們沒投射不爽給另一個人,就是不關心。你們敢想像嗎?她是一個名人,他們之前還發生一些事情,她的路怎麼走?」

▲前排左起蔡燦得、鄭家榆、阿嬌、丁寧、後排左起温貞菱、王琄、范瑞君出席記者會。(圖/故事工廠)
▲前排左起蔡燦得、鄭家榆、阿嬌、丁寧、後排左起温貞菱、王琄、范瑞君出席記者會。(圖/故事工廠)
劇中探討家庭創傷和人生低潮,丁寧是透過運動以及看電影、看書等來療癒低潮,她曾因低潮時期想過要去便利商店打工,以不傷害自己方式,賺錢過日子,她正能量:「千萬不要把自己現在的痛苦跟創傷,認為你很倒霉,應該把眼前遇到的困境與失敗,當成重要的學習。」她說:「只有失敗才能帶給你學習,並且沈澱後思考,得到的學習是什麼。」丁寧現在認為:「面對好事、壞事都要同樣方式面對,不要對低潮貼標籤,不斷關注自己,就算是負能量也是能量,提醒我們要警覺、珍惜。」

王琄表示:「善良會引發善良,優秀會引發優秀、溫柔會引發溫柔。」她感謝所有演員們完全對她開放、給予,「票房好是因為大家全心努力。」她自認對演員高要求,滿分150分,目前演員已達120分。王琄被爆料在執導過程中經常難忍戲癮,親自上台示範表演,讓台下的演員都掉淚,但是大家第一時間都表示:「我做不到」、「讓我想想」。范瑞君說:「我們都想把她用鐵鍊綁在椅子上。」而王琄也把每個角色都內化在自己心中:「妳們是我的多重宇宙。」足見她對這部舞台劇的投入程度之深。

謝汶錡(阿嬌)表示很感謝王琄給自己這個機會,透露自己現在有青光眼,視力不佳,「今天舞台暗燈時,丁寧立刻來牽我的手走下台,立刻感受到有姊妹相挺。」她感動的說:「我們真的發展出一家人如姊妹的感情。」被問演出時是否會因視力問題有所不便,所有演員都熱情表示可以當「導盲犬」。

范瑞君相信所有女生都可以在《四姊妹》身上找到自己的模子,談到自己的角色,她透露:「妳以為家是堡壘,但家庭有可能帶給你傷害,就必須療傷,雖然台詞比較少,但要呈現心理狀態,讓我很興奮。」她希望受到相同傷害的人可以在這個角色得到撫慰,或是一起往前走。演出同樣角色的鄭家榆聽完范瑞君的一席話瞬間眼眶含淚。

▲《四姊妹》票房告捷,宣布台北年底加演。(圖/故事工廠)
▲《四姊妹》票房告捷,宣布台北年底加演。(圖/故事工廠)
鄭家榆自認過去在學校和工作很不得女人緣,原本因此很害怕這個全是女人的劇組,但這次和大家聊開,「人年紀大了臉皮就比較厚,我戲裡戲外觀察她們,我發現我們磁場很像。」鄭家榆獲讚是劇組中最準時的演員,原來是她每天7點入睡,3點就起床,她強調自己入行從沒遲到過,且最討厭別人遲到,「遲到的朋友都會消失在我的朋友圈。」丁寧笑回自己應該已經被「刪一半」,鄭家榆表示因為丁寧很善良無私,而且經常請大家吃東西,有太多優點,所以還是很喜歡對方,其他演員忍不住開玩笑說:「原來是被食物收買了!」

飾演小妹的蔡燦得感嘆,這次有這麼多女人聚在一起,「身心靈都被顧到,家榆早睡早起、丁寧運動派,王琄和温温是心靈派。」她還為了這次舞台劇把自己打扮成芭比娃娃,做水晶鑲鑽指甲、戴上髮箍,穿性感睡衣演慾女,打趣說王琄是溫水煮青蛙,不知不覺中被改變,戲稱未來可改變戲路變成「肉慾派女星」。

温貞菱同樣是第一次演舞台劇,因此非常緊張,不過其他演員前輩都稱讚她演技好,絲毫看不出緊張情緒。這次在戲中被「媽媽的四姊妹」們環繞,她笑言:「會得到4倍的稱讚,但被罵也是4倍。」王琄則說:「真的不能罵她!」因為她會回:「對!我是廢物。」温貞菱也自嘲容易自暴自棄。《四姊妹》自8月19日起北、中、南巡演,購票請洽TixFun售票系統、與全台7-11。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