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權力分配邁入第五階段 如重返毛的時代

▲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國光今天表示,中共20大顯示中共的權力分配邁入「第五個階段」,走回如毛澤東時代的權力掌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國光今天表示,中共20大顯示中共的權力分配邁入「第五個階段」,走回如毛澤東時代的權力掌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呂佳蓉台北22日電)美國史丹佛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吳國光今天表示,中共20大顯示中共的權力分配邁入「第五個階段」,走回如毛澤東時代的權力掌控。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今每五年舉行一次的中共黨代會,是中共政治權力進行分配的重要場域。吳國光是「權力的劇場:中共黨代會的制度運作」的作者,這本書揭示中共黨代會如何運作。他今天以線上方式主講題為「權力劇場的裡外前後:透視中共二十大」座談會。

吳國光指出,中共黨的全國代表大會本身沒辦法做權力再分配,它只是對高層在黨代會招開前制定好的權力再分配的「方案」上蓋上圖章。他形容,這是已經排好的戲,一切安排妥當,只是需要幾千名代表舉手投票,把圖章集體蓋上去。

然而,外界總難窺探到黨代會前權力再分配如何產生,吳國光說,這些與會的代表可能也無法看到,因為這只在小圈子內進行,誰能參與權力分配外界無法知道。

只是,中共如何讓權力分配的方案,最後能讓幾千人的代表大會接受?吳國光分析,這涉及到制度的操控,並將中共黨代會的歷史分為「五個階段」。

吳國光表示,第一階段是中共1921年成立後召開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到1928年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當時的過程簡單,黨綱、領導人均由蘇聯共產國際制定。

第二階段是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掌握權力的過程。1945年的7大,樹立毛在共產黨至高無上的領袖地位,直到他於1976年去世。毛獨自掌權,並發展出一套讓代表接受在任領導人制定的權力分配的方案。

第三階段始於1980年代,歷經11大變革時期,以及1982年中共12大、1987年13大。吳國光指出,當時的中共黨魁胡耀邦與趙紫陽都想推黨代會的代表在政治上擁有自主性,這也使得2次代表大會產生「政治上的意外」。

他指出,這個「意外」是高層決定好的權力分配方案,在總體上被代表接受,但是出現個別人選卻被代表否決的狀況。

在這段期間的政改方案提出有限的競爭選舉,中共稱之為「差額選舉」。13大在黨代會執行時,出現本來已內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人,落選中央委員。這是個特殊階段,黨代會的代表有政治自主性、自主意識提高,有表達自主性的機會。

第四階段是天安門事件爆發後,歷經14大到18大。吳國光指出,這個階段雖沒有取消「差額選舉」,但發展新的辦法讓「差額選舉」不再具有功能。

他舉例,比如提15人競爭9個位子,但內定的9個人總是有辦法、能保證當選。

吳國光接著指出,2018年中共19大後則邁入了第五個階段,新的階段在浮現,即回到1980年代之前,黨代會實質接受黨的繼任、在任高層所制定的權力分配計畫。

他說,中共20大前,習近平修憲、以反腐進行政治清洗,也掌握了公安、槍桿子,而高層的政治菁英對黨的依賴非常深。

他表示,習頻繁的、高烈度的、非常廣泛的在黨內進行政治清洗,觀察到如毛時代每次黨代會前的政治戲碼。「中共20大後的制度演化是,習近平延續黨代會歷史演變的第四期向第三期反攻倒算,回到第二期毛時期。」

吳國光指出,19大觀察的是習能否組成一個合意的政治局班子,而20大則是習能否組成合意的常委班子。「但我們都低估了習近平的主導能力,(習近平)把李、汪都逼退了」。

他也提及,接班更替問題在每一屆的黨代會都提高到相當的高度,毛從退到二線就有交班計畫,1990年代接班並開始制度化。但現在習近平可能不只要做第三任期,可能還會更久,20大未把接班問題提上來。(編輯:陳沛冰)1111122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