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熱潮9/跳槽非背叛!啦啦隊求更好待遇 盼球迷理性

▲ 壯壯(右)曾是中信兄弟啦啦隊長,現在跳槽到樂天當應援團長。陳建彰攝
▲ 壯壯(右)曾是中信兄弟啦啦隊長,現在跳槽到樂天當應援團長。陳建彰攝

何哲欣/專題報導

中華職棒的自由球員制度逐漸向美日職棒看齊,職業選手轉隊越來越常見。球場上另一嬌點:啦啦隊女孩,同樣也會因合約到期,出現轉隊的狀況。而目前國內啦啦隊制度最完整的當屬樂天女孩,陣中不少女孩都是從別隊跳槽而來。會不會擔心有天樂天女孩也被挖角?樂天女孩經紀人Stanley說,女孩跳槽難免,「這就是新陳代謝,有人進來,也會有人離開,我們看很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完整報導請見:女神降臨

樂天前身Lamigo桃猿啦啦隊LamiGirls的伊伊、梓梓、小帆,2016年曾因挺政治人物拍攝桌曆,遭球團禁賽。風波過後,伊伊改名陳伊,仍是樂天女孩成員,小帆現為樂天女孩舞蹈副總監。梓梓則選擇離開,去年到職籃PLG聯盟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啦啦隊Formosa Sexy擔任隊長。

曾待過樂天的啦啦隊女孩,還有味全龍啦啦隊小龍女總教練Amis,嫁給統一7-ELEVEn獅投手胡智為的Uni Girls艾璐。小龍女隊長琪琪曾待過富邦悍將前身義大犀牛啦啦隊Rhino Angels與Uni Girls,富邦悍將啦啦隊Fubon Angels副隊長東東曾是中信兄弟啦啦隊Passion Sisters成員。

職籃啦啦隊部分,以夢想家為例,曾待過Formosa Sexy的女孩,例如職籃PLG聯盟新北國王啦啦隊成員于小文,她最早曾是Uni Girls成員。職籃T1聯盟台中太陽啦啦隊長牛奶,也待過Formosa Sexy。

從其他啦啦隊轉隊到樂天女孩的成員,如Yuri與凱莉絲待過Uni Girls,筠熹待過小龍女。不過轉隊鬧出最大風波的,當屬樂天應援團長壯壯。壯壯在中信兄弟前身兄弟象時期,就是啦啦隊象漾女孩的元老成員,還曾擔任過隊長,2017年離開後,去年到樂天擔任應援團長,是中華職棒首位女性應援團長,震驚職棒圈,也引發象迷不滿。

▲ 壯壯曾是中信兄弟啦啦隊Passion Sisters。翻攝壯壯臉書
▲ 壯壯曾是中信兄弟啦啦隊Passion Sisters。翻攝壯壯臉書
壯壯回想當時轉隊,她說自己也掙扎很久,當然也知道會被象迷視為叛徒,但轉隊原因很簡單,「我熱愛啦啦隊的工作,但啦啦隊工作繼續延伸,還可以當什麼?過去亞洲職棒圈,應援團長通常沒有女生,都是男生為主,樂天對我邀約,我覺得是很不一樣的挑戰,最後決定接受。」

轉隊後,壯壯坦言,不論是象迷、猿迷、甚至是其他隊的球迷,都抱持看熱鬧的態度,但她認為,台灣球迷對體育娛樂化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除了看比賽,也漸漸喜歡上球場的應援氛圍,讓女孩可以有不同的職涯發展。

「我還是抱著一開始的初衷,即使身分轉變,還是希望讓更多人可以專注到運動賽事,久而久之,球迷也可以慢慢理解,也覺得我做得很好,有很多以前的兄弟球迷,現在也開始會到樂天主場幫我加油。啦啦隊女孩轉隊,對整個大環境會是正向的發展。」

Stanley說,啦啦隊彼此之間互相挖角,也不是壞事,艾璐嫁給胡智為後轉隊到Uni Girls,球隊也是祝福,也有女孩只是因為主場地點而選擇球隊,例如會因為家住北部,就離開以台南為主場的Uni Girls轉隊到樂天女孩,「就像球員交易,啦啦隊女孩轉隊也很正常,也會是媒體報導焦點與球迷討論話題,不見得是壞事。」

只是現在樂天女孩人氣與知名度,遠遠超過其他啦啦隊,會不會擔心別隊來挖角?Stanley說,原則上球隊都會拒絕,不太可能讓自己栽培的女孩離開,不過還是要看女孩自己的選擇,「每個人在不同年齡都有不同的生涯規劃,如果她們有更好的目標、更好的發展,我們都祝福,這就是新陳代謝,有人進來,也會有人離開,我們看很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