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芬太尼危機難解 學者:個人主義是癥結

▲加州舊金山連年深受毒品問題困擾,今年已有逾550人因服藥過量死亡,不少人怪罪政府過度放任的政策;史丹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則認為,舊金山民眾崇尚個人主義的風氣才是問題癥結。(圖/翻攝自unsplash)
▲加州舊金山連年深受毒品問題困擾,今年已有逾550人因服藥過量死亡,不少人怪罪政府過度放任的政策;史丹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則認為,舊金山民眾崇尚個人主義的風氣才是問題癥結。(圖/翻攝自unsplash)

文/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張欣瑜舊金山27日專電)加州舊金山連年深受毒品問題困擾,今年已有逾550人因服藥過量死亡,不少人怪罪政府過度放任的政策;史丹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則認為,舊金山民眾崇尚個人主義的風氣才是問題癥結。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耶誕節的週末,舊金山市中心一間民宅傳出6名成年人發生緊急狀況,消防人員趕至現場用緩解藥物過量的納洛酮(Narcan)治療。類似這樣的案件在舊金山層出不窮,尤以市政廳附近的田德隆區(Tenderloin)最為常見。

11月甚至傳出有一名10個月大的嬰兒在公園草地玩耍竟一度無法呼吸,後來尿液檢測出過量類鴉片藥物芬太尼(fentanyl),震驚當地社會。

舊金山連續幾年都是全加州用藥過量致死率第一高、全美第二高的地區,僅次於賓州費城(Philadelphia),當中大部分死因又與芬太尼有關。

芬太尼是人工合成的強效止痛劑,效力比嗎啡高50至100倍,原先被用於治療劇烈疼痛,後來被濫用成毒品。

舊金山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多次宣布要打擊毒品和公共場所吸毒問題,不過直至11月仍有52人因服藥過量死亡,其中41人死因與芬太尼有關,全年度累積死亡人數已有超過550人。

連續3年,舊金山因用藥過量致死的人數都比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導致的死亡人數還多。衛生官員指出疫情期間,民眾因感到孤立無助和心情沮喪常藉助藥物和酒精麻醉自己,導致情況更為惡化。

這樣的社會問題,不僅有損舊金山市容,也讓不少住在其他地區的民眾不想進城,加上疫情後的居家辦公已成常態,如今市中心人氣銳減,多棟公共建築周遭仍是遊民和帳篷為伍的景象,很多人都是萬不得已才會進到市區。

保守派人士抨擊政府處理遊民問題提供安頓和治療等服務,對治安採取過度自由放任政策,導致毒品問題無法得到改善。史丹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韓福瑞斯(Keith Humphreys)卻認為,舊金山人崇尚自由和個人主義的文化才是問題核心。

韓福瑞斯在舊金山紀事報發表評論指出,19世紀後從外地來到舊金山的民眾力求顛覆傳統,是城市之所以能成為全球創業和藝術發展指標的原因,但是「成也自由、敗也自由」,舊金山人不受拘束盡情服用迷幻藥和大麻成癮,芬太尼濫用的問題就是在這種風氣下產生的危機。

韓福瑞斯認為舊金山用藥過量危機將有幾種可能的發展,第一是舊金山人無動於衷,因此死亡人數持續居高不下;第二如同紐約在80年代遇到的狀況一樣,一批人忍耐到了極限後要求限制自由,同時損及其他民眾利益;第三也是最好的情況,便是公衛專家和執法人員聯手恩威並施,幫助成癮者回歸正道。(編輯:陳惠珍)1111228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