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致敬10/追夢不嫌晚!看小人物靠大海找回冒險的勇氣

▲水上活動玩家李青芳,原是兼職當泌乳師的家庭主婦,小時候曾溺水的經驗讓她一直很怕水,但現在只要有時間,她就會揪家人或朋友一起去海上划SUP。(圖/記者葉志明攝影)
▲水上活動玩家李青芳,原是兼職當泌乳師的家庭主婦,小時候曾溺水的經驗讓她一直很怕水,但現在只要有時間,她就會揪家人或朋友一起去海上划SUP。(圖/記者葉志明攝影)

記者陳采沂/專題報導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45歲泌乳師跨越恐海心魔 兩年拚出SUP教練證

「我看好像很多人都會游泳,我不想要這一輩子一直當旱鴨子。」就是這個念頭讓兼職當泌乳師的家庭主婦李青芳,決定在42歲那年,一腳踏進她原本極度陌生、甚至懷抱著恐懼的水上世界。小時候曾溺水的陰影,糾纏了她好久好久,最後被她用意志力和勇氣克服,現在她45歲,短短2年內就考取了SUP立式划槳丙級教練證,還要繼續拚乙級證照,以及游泳教練和潛水員證照。

▲從旱鴨子到愛玩水,李青芳雖然步入中年才開始接觸水上活動,但她認為年齡不是問題,也不該成為冒險與追夢的阻礙。(圖/記者葉志明攝影)
▲從旱鴨子到愛玩水,李青芳雖然步入中年才開始接觸水上活動,但她認為年齡不是問題,也不該成為冒險與追夢的阻礙。(圖/記者葉志明攝影)
「在我42歲那年,想說人生總要突破一下。」李青芳靦腆地說著她為何步入中年,才打算開始學游泳。明明溺過水、還已婚有家庭,一般人都覺得到了這個年紀,不論是工作感情還是其他事,都應該要穩定下來了,但偏偏李青芳選擇挑戰自己完全不熟悉的水上活動,因為她覺得年齡不該成為她冒險追夢的限制,毅然決定跳出原本的舒適圈,從學游泳開始,到現在成為水上活動玩家。

SUP立式划槳在國內已是相當興盛的水上活動,門檻不高,卻是一項需要掌握平衡感、運用肌肉核心以及大量體力的運動。李青芳坦承一開始接觸時,確實遇到很多挫折,「在水面上會有恐懼,常常可能因為身體不平衡或一個失神,就跌到水裡。」

為了讓自己的體能可以跟上,李青芳只要有空閒就會找朋友一起爬山或練跑,最後靠意志和勤練克服挑戰。問她玩SUP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李青芳的答案是健康和寧靜,身處於海闊天空的水面上,感受自己有如滄海之一粟,「會有一種再困難的事也都不算什麼的感覺。」

不只自己一頭栽進水上活動,連老公和兩個兒子也都被她拉下水。李青芳說老公本來熱衷於鐵人三項,和水上運動完全沾不上邊,後來被她影響,也一起去考SUP立式划槳證照;兒子們則受她影響都喜歡玩水,今年已18歲的大兒子,還當上游泳教練。因為親水,讓一家人有共同話題,關係更加緊密。

台灣雖然四面環海,但過去的禁海政策,使得許多民眾在心底被烙印下對海的恐懼,過去也很怕水的李青芳,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她克服陰影的方法:「玩水永遠都不嫌晚,只要你願意,沒有能不能,只有做不做」。她說玩水沒有分年紀,自己從42歲開始都可以了,相信其他人也做得到。

被女兒激出動力 前科技業主管自力造舟完成航海夢

台東長濱國中的九年級生,畢業前都要完成划獨木舟出海航行的挑戰,才算真正畢業,他們划的「格陵蘭骨架蒙皮舟」,也必須由畢業生一起合力親手製作,而指導學生造舟的幕後推手,就是人稱「大沐老師」的造舟人溫志榮。

▲人稱「大沐老師」的造舟人溫志榮,笑談他栽進造舟世界的緣起,是因為女兒笑他「有夢最美但人還是要實際一點」這樣無心插柳的一句話。(圖/記者葉志明攝)
▲人稱「大沐老師」的造舟人溫志榮,笑談他栽進造舟世界的緣起,是因為女兒笑他「有夢最美但人還是要實際一點」這樣無心插柳的一句話。(圖/記者葉志明攝影)
現年51歲的溫志榮,過去曾是年薪百萬的多媒體設計公司主管,人生轉個彎,現在他是台灣手造獨木舟達人和專案教學老師,在國內造舟界頗具人氣。

一開始接觸獨木舟,是看到朋友的格陵蘭骨架蒙皮舟,美麗紋路讓他情有獨鍾,後來自學摸索,陪著女兒一起徒手造舟,只是因為好玩也打發時間,不過一直做不出來。當年9歲的女兒就笑他說「爸爸,人有夢想很好,但是要做活著可以完成的夢想。」沒想到女兒這句無心的話,成為溫志榮日後正式跨進造舟專業領域的契機。

本來造舟是為了自己和教女兒,但溫志榮後來發現,與其指導女兒一個人,不如讓更多人來學,於是他結合獨木舟教學和海洋教育,從2013年一個造舟營隊作為起點,到現在不只小朋友,很多社會人士都來向他請益。

溫志榮推廣造舟教育超過10年,他在全台灣開設自力造舟課程,強調帶著孩子造舟不是為了打造一艘完美的舟,而是透過一艘「不完美的舟」讓孩子在分工合作的過程中,學到人生經驗,成就「完美的學習」,也希望透過造舟,讓孩子能更認識海洋、親近海洋、不再懼怕海洋。

溫志榮說,「沒有人在剛開始划船的時候想要翻船,所以一定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不過,當一次又一次的累積經驗之後,就會發現其實沒有那麼恐懼,本來經驗就是需要堆疊累積的。

「海給我的感動就是一種寬闊的包容。」溫志榮充滿感觸地說著,過去他曾是科技公司重用的高薪主管,公司卻突然倒閉,後來創業也因為經營不善收場。沒想到老天像是在跟他開玩笑般,接著妻子被驗出罹患乳癌,一連串的打擊下,他發現接觸海洋使他心胸寬闊,找回自我,更挺過各種挑戰。

為水世界著迷 熱血玩家「蔣哥」衝撞體制拚水域開放

爭取水域開放的抗議活動上,總是能看到他的身影,人稱「蔣哥」的台灣開放水域聯盟成員蔣一中說,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看到台灣開放水域聯盟有一天能解散,「因為當我們解散的一天,代表著台灣的水域,不需要我們再去大聲疾呼說要開放了。」

▲台灣開放水域聯盟成員蔣一中的願望是希望有一天台灣的海域全部開放,可以自由到任何一個海邊游泳、玩水上活動。(圖/蔣一中提供)
▲台灣開放水域聯盟成員蔣一中的願望是希望有一天台灣的海域全部開放,可以自由到任何一個海邊游泳、玩水上活動。(圖/蔣一中提供)
蔣一中無奈表示,即便政府高舉「向海致敬」政策,但從中央到地方卻是用禁止玩水的方式來保障民眾的安全,「這樣管理的方式真的很荒唐。」他回憶兒時歷經台灣戒嚴,政府雖然箝制言論自由跟政治思想,但對於人民戶外活動的限制反而較少,「那時國家不會限制你烤肉、爬山,我還記得小時候和我爸在海邊、沙崙海水浴場都去游過,現在卻不准去沙崙海水浴場游泳了,理由是很危險所以不能游。」

談到為何對開放水域這麼執著,蔣一中表示,自己對水上活動有著濃厚興趣,甚至可以說是「刻進骨子裡的愛」,而這份熱愛的啟蒙來自他的父親。蔣一中的父親退休前是航空公司的會計人員,爺爺則曾是一名職業軍人,或許因為爺爺紀律嚴明的管教方式,讓父親產生補償心理,希望他的孩子能有無拘無束的童年,於是只要休假就會帶著他去釣魚、游泳,體驗各種戶外活動,所以他從小就潛移默化,愛上玩水。

水底世界的迷人之處?蔣一中這樣形容,人活在陸地上像是在2D世界,只能在平面行走,但是潛入海裡後,像是飛翔在彩色的森林裡,而且是立體的,可以上下垂直移動、橫向移動,「完全是3D的」。描繪起水底世界,蔣一中臉上洋溢著興奮。

玩水除了是興趣,蔣一中說,更希望把自己看到的美分享給更多人、讓更多人願意親水,因為進行水上活動時,人不只在享受與大海的互動,更會接觸到水中生態,甚至觀察到人類對地球的傷害、海洋的污染。他也期望透過水上活動一起推廣保育理念,讓美麗的海洋永續長存。

更多「迎向海洋國家」相關新聞。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