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喜馬拉雅山雪人傳說解密!登山家曾看過它 DNA分析出真相

▲雪人(Yeti)是一種在珠穆朗瑪峰活動的神話生物,它身形巨大、樣貌類似於人和猿類,不少人相信它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雪人(Yeti)是一種在珠穆朗瑪峰活動的神話生物,它身形巨大、樣貌類似於人和猿類,不少人相信它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記者黃建霖/綜合報導

雪人(Yeti)是一種在喜馬拉雅山區活動的神話生物,它身形巨大、樣貌類似於人和猿類,儘管多年來當地傳說的史料多過實際證據,但仍有相當數量的人們相信它的存在。這種奇特的物種真的存在嗎?人們口中的「它」又是什麼樣子呢?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21年,來自英國的珠穆朗瑪峰探勘隊從印度出發,他們試圖尋找一條能登上世界最高峰的路線。但在返回後,團隊在報告中提到的卻不僅僅是這條探勘路線,記者Henry Newman在報導中指出,該團隊在雪地裡發現了巨大的腳印,探險隊領隊Charles Howard-Bury得出的結論是,它們是由體型巨大的狼在奔跑時所形成的。然而,當地的導遊和搬運工卻給出另一個毛骨悚然的答案,稱這些腳印屬於傳說中的「metoh-kangmi」,翻譯為「人熊雪人」。

好奇的Newman與一些曾看到這些腳印的藏人進行了交談,並在報導中提及了這個神秘的「生物」。為了上版面,他給它取一個引人注目的名字,最後想出了:「可憎的雪人(The Abominable Snowman)」。

從此以後,雪人的傳說傳遍了全球,它激發了人們的想像力,激發了一個世紀以來對神秘動物學的研究、搜尋。 這種毛茸茸的、類似猿類的兩足動物有各種不同的傳聞,最著名的形象是它全身有著茂盛的白色體毛,能融入冰雪之中。

30年後的1951年,在另一支英國探險隊勘察珠穆朗瑪峰路線時,登山者Eric Shipton和Michael Ward在海拔超過4572公尺的地方看到了長達約一英里的奇怪足跡,看起來還有爪子,Shipton拍了很多照片,每個腳印幾乎是人類腳印的2倍寬。

這些照片成為20世紀一些相信雪人故事的人們口中的證據,喜馬拉雅地區的傳統民間傳聞中將雪人描述為一種冰川精靈,能為狩獵隊帶來財富;或者他們也被指為是類似「妖怪」的東西,可以嚇唬人們不要冒險深入山區。

狩獵雪人

1950年代末,一支由德州石油商Tom Slick資助的探險隊在龐博切(Pangboche)村附近的一座佛教寺院裡,發現了一件奇怪的物品:一隻雪人的木乃伊手。 據稱,探險家Peter Byrn在向修道院捐款後,設法獲得了它的一根手指,並將其偷運出尼泊爾。他在Slick的朋友、好萊塢明星James Stewart的幫助下實現了這一目標,將手指藏在後者妻子的行李箱中,裹在內衣裡帶出。

1960年,雪人身體的另一個部位出現了, Edmund Hillary爵士在與Tenzing Norgay在創造歷史的珠峰攀登過程中,看到了奇怪的足跡,而後他們開始尋找雪人,並帶著從昆瓊(Khumjung)山區一座修道院借來的頭皮回來。然而,檢測結果卻表明,這種頭盔形狀的獸皮來自羚羊。

至於龐博切村寺廟的手,在2011年進行的DNA分析中,證明它屬於人類的手。

▲1960年,Edmund Hillary爵士在與Tenzing Norgay創造歷史的珠峰攀登過程中,帶來了從昆瓊(Khumjung)山區一座修道院借來的雪人頭皮。(圖/美聯社/達志穎向)
▲1960年,Edmund Hillary爵士在與Tenzing Norgay創造歷史的珠峰攀登過程中,帶來了從昆瓊(Khumjung)山區一座修道院借來的雪人頭皮。(圖/美聯社/達志穎向)
1959年,美國駐加德滿都大使館向華盛頓特區的國務院發布了一份關於大批「雪人獵人」湧向喜馬拉雅山的備忘錄。

《尼泊爾登山探險規定——雪人相關事宜》中,為任何進入該山區的人制定了3項規則:第一個要求必須向尼泊爾政府支付5000盧比(約台幣1845元)才能獲得搜尋該生物的許可;第二條規定是如果雪人被發現,可以對其拍照或活捉,但不得殺害或射擊,除非是出於自衛的緊急情況,且任何照片都必須交給當局;第三項規定是揭示該生物實際存在的新聞和報導,同樣也必須移交給當局。

時至今日,雪人旅遊業對尼泊爾來說仍是一筆「大生意」。

「雪人」到底是什麼?

借助科學研究,過去那些登山者所看到的奇怪腳印以及從它而來的詭譎傳說,似乎都解釋得通。一些報導中指出,這些印記可能是烙下的石頭砸在雪上,並在它融化時變得扭曲;另一些足跡可能來自不同的動物,當牠們的前爪和後爪落在相似的地方時,會產生更大的、看似無法解釋的印記。

所有的科學分析和對說法的揭穿都沒有消除人們對雪人的迷戀,世界上依然有許多人相信這種神秘而傳奇的生物真的存在。義大利「登山皇帝」Reinhold Messner聲稱他也和雪人有過一次奇遇,但他花了數年時間試圖再次遇到它,卻再也沒能看到過。

▲所有的科學分析和對說法的揭穿都沒有消除人們對雪人的迷戀,世界上依然有許多人相信這種神秘而傳奇的生物真的存在。它也成為卡通和電影的素材(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所有的科學分析和對說法的揭穿都沒有消除人們對雪人的迷戀,世界上依然有許多人相信這種神秘而傳奇的生物真的存在。它也成為卡通和電影的素材(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3年,牛津大學遺傳學家Bryan Sykes向全世界發出呼籲,要求提供任何雪人「證據」進行分析。從他收到的數十個樣本中,兩根毛髮——一根來自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脈西部,另一根來自數百英里外的不丹——與史前時代的北極熊相匹配。據信這些史前北極熊生活在至少4萬年前。Sykes提出了一個怪誕、有趣的理論,「雪人確實存在,但牠其實是熊與熊之間的雜交種」。

不過這樣的說法並未被外界全盤接受,2017年另一個以美國水牛城為首的跨國研究團隊,發起對雪人的更大規模DNA分析,透過對私人收藏、博物館中以及現存於當地修道院中那些據傳為「雪人」身軀一部分的遺跡進行分析研究,最終發現其中大部分樣本來自於熊——亞洲棕熊、西藏棕熊或喜馬拉雅棕熊。

時至今日,關於喜馬拉雅山雪人的傳聞和故事未曾停止,就向「尼斯湖水怪」和「大腳怪」等其他未經證實的神祕生物一樣,它們的存在代表了地球上奇妙的未知,一些部份已經被科學驗證或否定,一些部份則永遠隱身在世界可知範圍的領一側。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跨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