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趙君朔/金玉其外的北京冬奧

▲2022年北京冬奧從事前準備到舉行過程,都是爭議多多。(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2022年北京冬奧從事前準備到舉行過程,都是爭議多多。(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趙君朔

本屆的北京冬奧如果要用一個比喻,"現代版的波坦金村莊"恐怕是最適合的形容詞。波坦金村莊一詞是指在18世紀,俄羅的凱薩琳女皇為了慶祝登基25周年,前往於1783年從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手中併吞的克里米亞汗國視察途中,曾經和女皇相當親近的將領格里戈里.波坦金為了討女皇歡心,一路上建立了一座座虛假的村莊.遮蓋了原本破敗的茅草屋。而正在進行的冬奧會,在一片祥和,政治性抗議完全消失,不時有中共選手摘金的亮麗表象下,各種讓人意識到和中共畸形發展脫不了關係的場內外醜態已陸續被境外媒體揭露,因此即使本次奧運能順利落幕,其含義也絕非如上次2008北京奧運一般象徵者中共國力來到一個高點,反而會是其內部危機接連爆發的最後迴光返照,就算短期內在表面上強化了習在國內的形象和地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能凸顯中共的國力和發展模式華而不實的,便是靠裁判操弄規則讓競爭對手失格來獲取獎牌,如在男子1000公司短道競速滑冰項目,中共選手任子威在終點前推擠匈牙利的劉少林,雖然是由劉率先抵達終點,但裁判重新審視影片後改判,認為劉少林犯規在先,累積兩次犯規吞下黃牌取消成績,由任子威戲劇性的遞補金牌。而在之前的準決賽中,原本是排名第一、第二的南韓選手都因為被判定變更賽道時犯規得到黃牌被取消資格。

還有競速滑冰團體賽2000公尺,中共在準決賽排名第三,原僅能參加 B組決賽去爭奪第五名,沒想到裁判重看影片後,判美、俄中途犯規失格,中共以分組第二進入A組決賽,最後以0.016秒之差擊敗義大利奪冠。更誇張的判決出現在跳台滑雪混合項目,日本的奪冠大熱門高梨沙羅和其他四位都來自於該項目實力堅強的都因為"服裝不合格"而被取消成績,這被歐洲媒體《Eurosport》直呼是場鬧劇。

另外還有中共選手范可新在短道滑冰500公尺八強賽時,故意將賽道中的障礙物,推到前方對手的腳下,導致加拿大的對手查爾絲被絆倒,結果他自己也因為對手摔倒而被絆倒,幸好靠影片輔助下,加拿大選手提出申訴得以晉級。

這些都是關於場內比賽結果發生的高度爭議事件,在場外或是場下發生的一樣不少。首先是中共這次竟然派了被禁賽一年的惡名昭彰愛國裁判黃峰,重返冬運擔任花式滑冰項目的技術總監。其次是在中共對上日本的女子冰球賽中播放抗日歌曲,引發日本強烈不滿。在開幕尚有一位穿著傳統朝鮮族服裝的女性表演者竟以中國少數民族代表,在傳遞中共國旗的環節中出現,此舉馬上引起韓國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參選人李在明批評為"文化挪用"。另外中共在開幕前的聖火接力中第二棒安排曾參與中印邊境衝突的軍官祈家寶傳遞聖火讓印度感到「遺憾」,決定不派駐北京的外交官參與開幕和閉幕儀式。

當然引起最大討論、爭議並還在延燒的,便是在自由是滑雪女子大跳台中贏得金牌的美中混血選手谷愛凌,因為她很可能是在根本違反中共自己規定的不許雙重國籍下拿到代表中共拿到冠軍的。谷愛凌在冬奧摘下金牌瞬間成為中共國內最熱門的人物,甚至在微博上馬上引來太大搜尋她的流量而當機,而她自己也將迎來在商業上的另一高峰,去年她已經是二十三個知名品牌如LV、Tiffany、蒙牛和瑞幸咖啡的中共境內代言人,估計為她帶來兩億人民幣的收入,之後必將迎來更多高額的商業合約。

但另一方面,令人尷尬的是她到底為何能代表中共出賽現在引發了媒體、網民的追問,在網路上有關她隸屬國籍的資料也出現了難以解釋的"變動",例如她所代言的紅牛飲料網站上刪除了她放棄美國籍,加入中國籍的文字。國際奧委會網站上一樣的表述同樣被改成她選擇為中國參賽。但其實中共本身的國籍法是不許雙重國籍的,令一方面,要放棄美國國籍的人在正式放棄後名字都會被登在聯邦公報(Federal Register)上,但目前查遍過去幾年的聯邦公報並沒有谷愛凌放棄美國國籍的紀錄。

比較可能的情況是中共駐紐約領事館曾經給出的說法:谷愛凌是以特殊人才的身分取得了中共版本的綠卡,因此得以代表中共參賽。令一方面國際奧會也曾證實收到過谷愛凌中共護照的影印本。所以目前看來最可能的解釋是中共為了奪牌,默許了谷愛凌違反中共本身法律擁有美中的雙重國籍,中共為了符合國際奧會的要求,發給了她中共護照以通過國際奧會的審核。

但有這樣問題的中共代表隊成員遠不只谷愛凌一人,中共男子冰球隊共有球員25人,本土球員只有六人,其餘19名球員都是出生在國外的「歸化球員」,11人來自加拿大,美國7人,1人來自俄羅斯。其中最著名的球員是來自美國的Jake Chelios,因為他是美國職業冰球名將,入選冰球名人堂,三度獲得職業賽冠軍的Chris Chelios的兒子,而Jake Chelios接受訪問時證實他和其他數名隊友還保有美國護照,當被問到他究竟歸化為中共公民時,Chelios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其實這些行為不光是發生在體育界,中共本身在改革開放後的發展模式中有很多元素和上面描述的都相當符合。最明顯的是在靠實力成長到了一個瓶頸後,便靠操弄規則使對手陷於不利的狀態讓自己在競爭中得益,這種種並不公平的作為都被川普時代的白宮貿易與製造業委員會主任Peter Navarro 當作撰寫其簡稱為"中共經濟侵略報告"的素材,他在報告的一開始便強調中共靠快速經濟成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將工業基礎現代化並在全球供應鏈上爬升,但這很大一部分是靠不符合全球性規範的行動、政策和慣例,他直接把這些都定位成"經濟侵略"。

在他大略分成六類的經濟侵略行為中,這份報告聚焦於(1):從美國和其他國家獲取關鍵科技和智慧財產權。(2)掠奪有助於未來經濟成長的的新興科技產業和國防工業的成果這兩類。而中共為了達到這兩個目的最引人側目的手法,也類似上述操弄體育比賽規則的便是強迫性與侵入性的作為以獲取智慧財產權。

對這種作法還有一位美國名校Canergie Mellon的經濟學教授Lee Branstetter說的更直白,他說他在採訪中共境內的跨國企業時,聽到很多人談到中共政府和企業用盡方法榨取跨國企業的技術,這過程乍看是"自願"的,但這種自願和在教父電影裡你是"自願"和教父柯里昂做了個交易差不多是一樣的意思。這和前述的中共靠操弄規則判定明明更強大的競爭對手犯規失格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其次只要對中共自己有利,他隨時可以扭曲、違反自己的規則或是採行兩套標準。例如在香港抗議風潮中當中共被質疑違背中英聯合聲明承諾時,中共外交部便大辣辣說那只是一份沒有效力的歷史文件。但只要牽涉到台灣或是其他的領土爭議時,效力和準確度比中英聯合聲明都差多了的各類歷史文件就都變成像真理一樣有效。容許谷愛凌和中共冰球隊的外國隊員的雙重國籍便是奪牌贏球至上思維下的產物。而在奧運相關儀式或競賽中、偷偷放進各種政治符碼讓其他國家難堪但面對來自國外的批評就以泛政治化來回擊無疑是藉主場之利玩弄雙重標準。

而在奧運會前,只求符合各單項協會訂出的改變國籍資格便從其他國家選取有潛力奪牌的選手賦予中國籍這和中共對於自己的弱項常常厚顏地直接從國外取用甚至盜竊其實在本質上很類似,這也凸顯出中共的底子其實距離真正的世界強權還有一段距離。也許有人會反駁說轉換國籍歸化是很常見的行為,特別挑出中共來批評是有偏見,但一般來說,西方的先進國家會有雙重國籍的球員經常是因為他們是移民的後代或是本身就是移民,還是在所代表的國家受到培養、磨練才開始發光入選國家隊,反之中共是直接把其他國家培養出來的選手借來只求符合各項運動協會訂定的改換國籍標準便當作自己人。

相形之下,國籍法和中共嚴格程度類似的日本這十多年來雖然也開始走上重用混血的歸化球員,但那是日本的球類運動協會有計畫的尋找海外的日本和外國人混血中有天分的球員,還是要先帶回日本訓練、培養,這和中共冰球隊根本平時是在俄羅斯的聯盟中比賽完全是不同的情況,換言之中共找到的這類表面上中國籍的"外援",其實平常的訓練、生活可能都還是在其他國家,只有遇到重大賽事才暫時回到中共境內,這和在很多先進國家打職業運動的雙重國籍明星球員只有某些國際比賽才回到國力較弱的母國去代表參賽其實很像,也就是說中共在冬季奧運的許多項目上其實本身的實力和其他領域的國力一樣都還處在不成熟的階段但為了營造大國崛起的形象,硬是類似在高科技領域去矽谷收購甚至竊取尖端技術一樣到國外以重金收購現成的"人才"。

最後以整個冬運來看,習近平就是要證明在他高度介入冬運籌備的大小決策下,北京能辦出一個和諧、順利幾乎不發生政治抗議,中共運動員又有史上冬運最佳表面的盛會來證明他所領導的中共模式有別於西方自由社會的長處,這也是繼他還在擔任國家副主席時負責北京奧運有不錯的表現第二次要靠奧運來幫自己的政治前景加分,這次是為了他能打破鄧小平訂下的接班規則繼續連任。但在奧運按照目前的節奏表面上順利風光落幕後,習要面對的是疫情仍無法有效控制但經濟嚴重下滑的國內情勢,而這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


●作者:趙君朔/紐約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I倪珍報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