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生虎寶寶/從不婚主義變二寶媽 她意外懷孕後改變人生

▲全國一年只誕生15萬名新生兒,不生小孩才是現在的多數;但仍有勇於生小孩的夫妻,希望政府能在照顧人手上多幫忙。(資料照片
▲全國一年只誕生15萬名新生兒,不生小孩才是現在的多數;但仍有勇於生小孩的夫妻,希望政府能在照顧人手上多幫忙。(資料照片

記者唐鎮宇/專題報導

台灣一年現在只有15萬名嬰兒誕生,只有20年前的一半。在「生小孩已經成為異類」的時代,還是有人願意生兩個甚至三個。問起他們生育的甘苦談,有人覺得為了照顧小孩「感覺自己被犧牲」,也有人為了每天接送小孩,忍痛拒絕年薪百萬的工作機會。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年41歲的秦小姐,原本是個堅持不婚不生的單身主義者,但現在已經有2個小孩。問起過去為何堅持不婚不生,她直言:「單身很好,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很自由啊!」她說,小時候爸爸經商失敗,合夥人又落跑,爸爸為了躲債,就在家中足不出戶,變成家中賺錢等所有事都是媽媽在做,看在她的眼裡就覺得,「女人在婚姻中好犧牲!」

出社會後秦小姐坦言感情生活「滿豐富的」,也交過不少男朋友,當時她就覺得「談戀愛很開心啊!為什麼要結婚?結婚又更多責任跟義務,我也不是特別喜歡小孩!」所以長大後她就一直洗腦媽媽,「我以後不會結婚跟生小孩喔!」後來有一次秦小姐遇上一位渣男,在感情上摔了一大跤,也低潮了一陣子;在一次衝浪活動中,才遇到了現在的老公。

秦小姐說,兩人同樣喜歡戶外活動跟健身,雖然很聊得來,但她比老公年長,相差七、八歲,一開始只是把他幼稚的弟弟看待。但交往過程中發現男方是個相當善良、會替別人著想的人,讓她不禁想:「如果有一天要結婚的話,他,我可以!」

後來秦小姐一次意外懷孕,讓她開始面臨人生的選擇。秦小姐說,當時知道懷孕時,她還曾打給媽媽痛哭說,「我現在要怎麼辦?」但冷靜下來後她想,如果我不要這個孩子,可能就會同時失去這位男生,「那我願不願意為這個人去轉換新的生活?」

兩人結婚後,為了配合老公的工作,兩人從台北搬家到台中,因為老公收入較高,兩人的生活模式也由婚前的各自工作,轉變成老公工作、老婆在家帶小孩。秦小姐說,一開始前三年她都在崩潰,沒有一天可以連續睡上4小時!

秦小姐說,單身的時候只要有閒暇時間,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運動、吃大餐、約會,開銷也都是用自己賺來的錢,很自在;但結婚在家帶小孩後,「很像與世隔絕」,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而且帶小孩幾乎佔據她所有的時間,她也沒辦法工作,變成收入都得靠老公,「這讓我變得很自卑!」

除了自信心喪失與收入問題外,照顧人力對秦小姐來說也是個大問題。她說,因為夫家跟娘家都在外縣市,能提供的支援有限;加上老公假日常需要值班,所以周六、周日很常變成她「一打二」,小孩的哭鬧、搗亂,對她造成長期的疲勞轟炸。

人手不足得尋求支援,秦小姐發現保母也相當難找,找保母的臉書社團殷殷期盼「請支援育兒」,偶爾有一位保母上來貼文,底下就會瞬間湧入家長的回覆;甚至連「陪玩姐姐」(按:來陪小孩玩耍的素人)都因為一位難求,市場開價越來越高,有的甚至開到一小時350元的水準。

秦小姐說,生小孩的第一年,她感受到很深的不平衡感。老公可以在他有興趣的領域發光發熱,但她卻被迫要去做她討厭的事,「我覺得我被犧牲了」;但這兩年她才開始意識到,她是一位媽媽,小孩的成長只有一次,能讓小孩多留下快樂時光的記憶就盡量累積。

從「不婚不生」到兩個小孩的媽,秦小姐感觸最深的是,「跟先前想的都不一樣!」帶小孩的辛苦真的只有經歷過才會知道。但她覺得,若要增加大家生育的意願,真的要減輕過程中會帶來的各種痛苦,包括提供優質、可負擔的照顧人力,讓婦女能夠從育兒中解放出來,大家才會真的願意生。

另外一位黃先生和妻子育有3名小孩,最小的小朋友去年才剛出生。黃先生說,主要是因為他跟老婆都喜歡小孩,加上生三胎以上選幼兒園有優先資格,岳父也承諾會幫忙帶,他才決定生第三胎。

黃先生說,生小孩本來就會增加開銷,因為他和老婆物慾都不大,這點影響還好;反倒是育兒的時間與人力成本,對他來說是最大困擾。現在他每天必須準時去接小朋友下課,變成如果有待遇更好的工作機會,只要工作時間無法配合,他就得忍痛拒絕。

黃先生說,雖然現在法律規定,照顧未滿3歲子女,勞工可以向企業要求縮短1小時工作時間,但企業多半會覺得麻煩。現在疫情期間,許多公司也有推行WFH(Work From Home)的作法,如果政府可以在政策上引導企業必須主動提供WFH選項,就算是一周一天也好,對家長來說都是很大的幫助,自然不會害怕再生小孩。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