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跳票危機/扯!開發地熱無法源依據 豐富資源遭漠視

▲ 結元能源致力開發地熱資源。翻攝結元能元官網
▲ 結元能源致力開發地熱資源。翻攝結元能元官網

甘庭嘉/專題報導

對於再生能源發展,除了政府著重的太陽能發電以及離岸風電開發,在風、光之外,還有其他再生能源,包括水力發電、生質能發電等,其中地熱發電備受關注;然而儘管民間多認為台灣有地熱發電的潛能,卻因為現行並無地熱開發的法源依據,再加上政府長期未重視,技術、人才斷裂,造成開發上困難重重。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位在宜蘭大同鄉的清水地熱發電廠,去年11月23日舉辦啟用典禮,該電廠發電機組容量為4.2 MW,可供應約8000戶的家庭用電。這是清水地熱發電廠睽違近30年後重新運轉,消息一出、令人振奮,連副總統賴清德都出席啟用典禮。

▲ 目前我國各能源發電量。
▲ 目前我國各能源發電量。
儘管傳出好消息,台灣的地熱發電實則是在業界與民團各界奮力推動多年後才有今日的少許成就,不過實際上已落後周邊國家許多。根據ThinkGeoEnergy資料顯示,2020年全球地熱發電前五名國家分別為美國、印尼、菲律賓、土耳其、紐西蘭。這些國家的地熱發電裝置容量都已超過1GW。

清水地熱發電廠幕後推手、結元能源總經理林伯修受訪表示,整個環太平洋的火環帶板塊上面,基本上每個國家都有地熱,而台灣就在火環帶上,本身就有地熱的潛能跟優勢,地熱是很穩定的基載能源、又是綠能,應投入更多資源讓地熱在台灣萌芽茁壯。「對環境衝擊這麼少又是基載穩定的能源,在我的觀念,我會覺得說為什麼不去推動?」林伯修表示。

業界看好地熱發展的潛能,能源局日前卻將原定於2025年需達到200MW的目標下修為20MW,大砍九成,令業者相當錯愕。「坐在那邊不用去做就會達標」,對於下修到20MW、只剩下原定目標的一成,林伯修無奈表示,光是他自己的團隊,「2025年這20MW我一個團隊就可以達標的。」

台灣地熱資源發展協會祕書長王守誠也不滿表示,他可以接受目標延後、但是不容許修改目標,「目標可以延後沒問題,但是不應該重新定一個很容易達到的目標,那給人感覺是你們這些人是不是2030年就要退休了?」

▲ 政府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目標下修。
▲ 政府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量目標下修。
王守誠指出,他站在環保團體跟產業界的立場,不太能夠接受政府這樣調整目標,「更何況你調整目標是2016年全國能源會議,那是蔡政府上台的全國能源會議,調整全國能源會議、那你把全國能源會議當什麼?那大家都不用幹啦。」

被問及是否有些失望?林伯修表示,「對啊」、「你自己都不給自己一點壓力,你怎麼會做出好成績呢?」他指出,產業在發展的過程一定會給自己預設一個有壓力的目標,能夠達標就是大家的努力,差一點點也不會很苛責,「可是訂一個根本坐在那邊不用去做就會達標的東西,可想而知後面的推進速度會加快到哪邊?我如果用民間產業的架構來思考,我是打一個問號。」

林伯修進一步從更大的面向示警,若是台灣在淨零碳排的腳步沒有加快,而台灣產業在面臨2030年RE100的壓力下,儘管現在台商回流,如果到2025年以後還買不到綠電憑證,台灣產業下一步又會出走,不可能坐以待斃,「一定會提早三年佈局到適合的國家去生產…我認為只要是綠能,不管大跟小,應該都大家一起來做,讓台灣的經濟的產值,大家更有信心,未來在國際上還有競爭能力。」

對於下修目標的原因,能源局回應《NOWnews今日新聞》表示,地熱推動目標經務實檢討目前規劃及開發的案場進度,「滾動調整」後,以業者目前規劃中的完工時間,估算2025年可達成20MW設置量作為目標調整。

台灣處於環太平洋火山帶,地熱資源豐富,周邊國家包括印尼、菲律賓等均投入地熱發電多年,然而台灣在清水地熱電廠於1993年停止發電後,地熱開發就好似停滯了一般,一直到去年底,清水地熱發電廠再度運轉,才為台灣地熱發電帶來一線曙光。

王守誠解釋,1981年清水地熱運轉,但是運轉後第二年、第三年產能就往下掉,而且掉的幅度很大,這件事情是讓政府不想再做地熱的關鍵,同時1980年代核電廠開始運作,所以地熱所有計畫就停了。

王守誠說,當時的地熱電廠與核能電廠兩相權衡之下,地熱電廠花那麼多時間及經費、發電量只有一點點,而且會一直掉下去,當然核電就很好,「所以其實我不會怪以前的這種決策,在情境下是很合理的決策,但是現在來看,現在就是能源缺口,所有的再生能源都想辦法去開發才對。」

然而也是這二十多年的中斷,國內沒有培養相關專業的人才。王守誠認為,政府一直認為地熱產業是高風險、探勘風險很高、成本很高,其實是因為用的是外行學者的方法在做探勘,才會失敗,「實際上是因為探勘失敗,所以成本很高,探勘成功,成本就很低啦。」

對於政府過去不重視地熱發電的原因,林伯修則提出另一個觀點。他說,台灣因為擁有龐大的外匯,所以認為習慣從國外買現成的燃料進來,相對輕鬆又簡單,而自己開發能源比較辛苦,所以較不重視,而且地熱發電廠可能相對來說發電量較小,所以也不受重視。

「可是現在全球2050淨零碳排已經改變了大家的思維,從一個大電廠分散成分散式的電廠,當然在現階段的氛圍下,基本上這種能量比較小的、比較分散的,開始有契機去投入跟發展」,林伯修說。

台灣在地熱開發頻遇困境,可從台電在綠島開發地熱卻失敗的案例略知一二。台電2017年開始進行綠島地熱發電計畫,最後因探勘溫度未達預期,計畫擱置。對此,王守誠說,主要是因為鑽探方法不對,所以資料不精確,導致鑽探失敗;而林伯修表示,地底下有很多未知,因此要用比較多的資料跟技術去解析、讓圖像更清晰,這樣做探勘的成功率就會比較高。

被問及地熱的選址技術是否至今還是很困難?林伯修表示,選址有一些不確定因素,「這些不確定因素就要引用更多科學的方式逐一去驗證,而不是用一個很倉促的幾筆資料就去選點…地底下茫茫大海,如果資料解析不夠透徹,鑽下去的孔的定位方向會跟預期有很大的落差。」

林伯修強調,因為過去台灣跟國際脫節、欠缺實務的經驗,解析資料就會有些偏差,所以還要再引進一些更新的技術跟經驗進來,「要去滾動式檢討我們欠缺哪一個區塊導致精準度有落差,這樣滾動式檢討、日後的探勘就會越來越精準。」林伯修表示。

「在地熱這個區塊,是老天爺給台灣的自主能源,政府應該要在這方面投入的力道(更大)、法規制定更完整,讓產業有可依循。」林伯修直言,儘管有技術、經驗欠缺等挑戰,但是對產業來說,最大的顧慮是台灣對於地熱發電沒有法源依據,配套也不完備。

王守誠說,現在沒有地熱的遊戲規則,要開發地熱,要遵守的是《溫泉法》的遊戲規則,因此困難重重。王守誠解釋,溫泉只管一口井,而且不回注,構造簡單;相反的,地熱開發要鑽好幾口,包括生產井、回注井等,且抽出來的水基本上現在都百分之百回注,而《溫泉法》並沒有規範這種開發方式,所以對於地方政府的審查人員來說,不知道要如何審查。

此外,一旦鑽探成功挖掘到熱水後,《溫泉法》僅予水權年限僅2到3年,年限到期後需再申請展延,這也是令業者卻步的原因,「這件事情對開發商來講是很可怕的事情」,王守誠表示。

除了《溫泉法》的限制,地熱開發的選址時常與原住民傳統領域範圍重疊、或是位在國家公園範圍內,例如擁有地熱潛能的大屯火山區,因此還會有《原住民族基本法》、《國家公園法》等法規限制。

林伯修說,他標到宜蘭縣政府的清水地熱電場BOT標案後,開始去面對過去沒想到的法源問題,一個個去突破,從得標後一直到商轉,又花了5年時間,「基本上這不是一般正常產業會去投的,那是投不下去的」。

對於現行法規限制地熱開發,能源局表示,正研議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增訂地熱條款,明確探勘及開發程序,規劃於本會期送入立法院審查,力求排除《溫泉法》的限制。

修法為地熱開發解套是政府與民間的共識,不過究竟是要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修地熱專章、或是另訂地熱專法,眾人意見不一致。林伯修表示,認可能源局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底下修地熱專章的方向,不過還是希望有整套完整的地熱專法。而王守誠則認為,台灣有《再生能源條例》,裡面訂了很多別的國家放在地熱專法裡面的規範,所以不用重複制定,因此認同在《再生能源條例》下制定地熱專章、解套《溫泉法》障礙。

無論是專章或專法,加快腳步修法是地熱發展的關鍵。「我們在看待的風險不是在地底下,因為地底下基本上是固定的、是死的,我只是用投入的資金技術,都可以去解決,可是人為編定的這些法源,不是投錢就可以去改變它。」林伯修表示,政府不需要去評估熱源穩不穩定這種問題,產業會自行評估風險,政府只要制定好可以依循的法規,讓產業能夠開發安安心心的,這才是政府最重要去做的工作。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