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邱師儀/政治精算師,人算不如天算

▲朱立倫接受德國之聲採訪。(圖/翻攝自德國之聲)
▲朱立倫接受德國之聲採訪。(圖/翻攝自德國之聲)

文/邱師儀

有一個政治精算師,在政治聲望最高的時候拱B咖出來選總統,最後一刻再換自己選。有一個政治精算師,在母黨大選潰敗後不願出來承當黨主席,推坑菜鳥出來擋。有一個政治精算師,在菜鳥黨主席推動本土化,見事有可為,酸了一句「做的好我就不用出來」之後強勢回歸。有一個政治精算師,眼見台灣主流民意是反共加親美,跟流行丟了一句「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有一個政治精算師,眼看仿冒成國家形式的黑社會組織試射飛彈,竟派副主席赴對岸見國台派副主任,回台後和平沒來,共機還加碼擾台。有一個政治精算師,當外媒問他要不要選總統,不但拒絕回答,還質疑政大民調,誇誇其言本黨在我領導下民調上升。有一個政治精算師,如果真的相信會贏得年底大選,怎麼會在地上撿到旁邊掉了一本瑕疵論文的一把槍之後,立馬派副主席訪中?這不是把槍還給對手嗎?有一個政治精算師,永遠都為自己算,莫怪乎從前子弟兵、最大直轄市諸侯與基層市議員候選人都要跟他保持距離。這個政治精算師,叫做朱立倫,可以說是國民黨黨國時期最後一位外省菁英,而如果年底連蔣萬安也落選,則這個法統就正式斷了根。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活在舊時代以為「戰略模糊可以安撫黑社會」的精算師

朱立倫在接受德國之聲記者理察(Richard)採訪時,提到1992、1993年那些會議之後所簽訂的九二共識,就是擱置兩岸歧異,讓兩岸可以對話、可以交流。但德國之聲記者追問,問題是當朱立倫在美國拋出九二共識是沒有共識的共識後,中共指責朱立倫的說法是「任意扭曲」,並要朱「保持腦袋清醒,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此外,朱立倫說目前台灣最大多數的人要的是維持現狀,但理察回問:「但是習近平並不要維持現狀啊?」。理察追問的全部都是習近平的真實表態,而這些真實表態都很清晰;但朱立倫依舊活在舊時代的模糊空間,以為國民黨可以擱置與對岸的爭議,然後進一步談經濟、談交流、談不要共機擾台。整體看起來,除了國民黨,兩岸各政黨看九二共識都很明確,共產黨說「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沒什麼模糊空間。而民進黨、時代力量、基進黨也認同「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所以根本就不應該再去糾結。就連民眾黨柯文哲也曾說過這名稱早就應該過去,模糊的達不到效果,清晰起來也不符合台灣利益,也就是說民眾黨對於九二共識在當下的定義與用處,也比國民黨清晰太多。

就只有國民黨與朱立倫,不斷被黨內紅統勢力糾纏,又在自己想要延續政治利益的算計之下,不敢真正斬斷九二共識,但這群國民黨內的買辦與專制崇拜者,就只是政大選舉研究中心所調查僅占合格選民1.3%不到的社會邊緣人。國民黨決策由這些社會上邊緣人來決定,難怪選舉永遠贏不了。請問朱立倫:這種自以為圓融的精算風格,讓你跟江啟臣時代無法切割傾中舊勢力的窘境殊途同歸,那你當時憑什麼說「(江)做的好我就不用出來」?江任黨主席時代至少還讓一掛年輕人進入黨務擔任主管,當中許多根本就是在基金會或黨部開會時在旁邊幫忙鋪便當紙的年輕人(但他們才應該是國民黨主人)。

宮廷菁英用走人來回應直白

更妙的是,活在舊時代習慣以「模糊」來呼嚨並以此走跳權力場域的國民黨宮廷菁英,根本就不習慣媒體直白式的提問,但這本來就是西方新聞自由的常態。而且明明他們當中─包括朱立倫─很多都是留美博士,大概在美時期跟真正的美國人相處時間也不多,所以想法還是非常委婉的中國人。朱立倫在接受理察一連串直白又誠實的提問之後,嘎然而止說:「採訪時間到了。」習慣九二共識的模糊,怎麼會習慣媒體提問的直白?如果連媒體提問的直白都受不了,又如何能承受習近平「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的直白?如果連習近平的直白都弄不清楚,或者不願意弄清楚,那帶著這種鴕鳥心態在中共試射飛彈之際訪中,就注定讓戰略清晰的那一方,也就是中共,把你一廂情願下「九二共識等於一種各表」的模糊越拉越過去。到最後,國民黨的九二共識就慢慢會變成一國兩制,然後跳到黃河也洗不清。朱立倫洗不清也就算了,連所有揹著車輪符號的同黨立委、縣市議員、縣市首長都要跟你一起揹。這種政治精算師,怎麼看都看不出來哪裡聰明?唯一可以解釋的是:他現在這種路線,可以繼續吸納紅統與地方派系的資源,並據此滋養他的黨內統治網絡,至少總統大選的黨內門票還是他說了算。黨內的反智傳統牴觸大社會的理性路線,常常都是國民黨的特色,這些宮廷人物其實都不笨,只是他們讓國民黨看起來很笨。


●作者:邱師儀/東海大學政治系專任教授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鞋槓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