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當成通緝犯痛毆帶回!三重男曝「心情難平復」還原現場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翻攝畫面)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翻攝畫面)

編輯中心/綜合報導

新北市三重警分局永福派出所2位警員20晚間在查緝通緝犯過程中,誤把路人黃男當成通緝犯,三方爆發拉扯衝突,黃男慘被當街壓制拖行,全身都是傷帶回派出所後,才發現搞烏龍,受害者黃男鼻青臉書,揚言要對警方提告,事件引發社會議論。經就醫後,黃男心情漸平復,便在臉書細述整個事發過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姓男子先感謝大家的關心,也說自己就是為「無辜的路人」,並強調以下的言論全部屬實「我用我的生命發誓、保證,若有半句謊言,將遭天打雷劈」,黃男說「我住在新北市三重區後竹圍街的一條無尾巷巷底,巷子很窄。9月20日晚間9點左右,我走出家門要去領錢。一出家門幾公尺,發現一名彪形大漢用機車擋著路徑,因為巷子很窄無法通過,所以我看了他一眼,突然間該男子(身高約180,體型壯碩)邊罵類似三字經的話邊衝向我。該男子未出示證件、未表明來意、未要求我出示證件,就直接要打我」。

黃男說他不想惹事,一直問對方你要幹嘛,「但是電光火石之間他揮拳過來,我只好抱住他,他想要把我摔倒,在僵持之間,我們兩個一起跌倒,但我壓在他的身上。我壓住他的時候一直問他『你是誰!你要幹什麼!你到底要幹什麼!』,但他卻一直罵我一直狂叫,在僵持不下之際,他的另一個身高約180公分體重約110公斤的朋友從後過來把我脖子勒住,將我勒了起來,然後兩個人一起攻擊我,但我從頭到尾只有抵擋他們的拳頭,沒有回擊」。

就在當下,黃男看到兩位穿制服的員警過來就馬上跟他們求救「但其中一人馬上把我上銬,導致我失去抵抗的能力。那兩位便衣馬上開始狂毆我,並把我壓倒在地,邊罵三字經邊狂打並一直噴辣椒水好幾分鐘。」

在毆打的過程,黃男一直大喊「你們認錯人了,我的名字是黃連順,我就住在旁邊。可惡的是旁邊的制服員警任他們兩人對我拳打腳踢凌虐好幾分鐘。等到他們發現圍觀的鄰居越來越多的時候,他們才停手,並用力拉手銬把我拉起來。(拉手銬是劇痛)我打著赤腳,被那位狂打我的便衣警察用力拉扯手銬,並跟旁邊的同事說我弄壞他5000多元的眼鏡,叫我要陪他」。

黃男接著說「回到永福派出所之後,他們把我拉到手銬區銬起來,那位狂毆我的便衣說再把他加一副腳銬,然後他一直拉扯手銬邊罵說:你不是很行嗎?之類的言語。然後偷偷用力捏我的下體,但沒有任何人來制止拉扯手銬的虐待行為。(拉扯手銬是劇痛),一直到很久之後才有有位比較年長的制服員警走過來(後來才知道他是永福派出所的所長),說帶他去廁所洗臉,我到廁所才發現我臉上流血。洗完出廁所之後,所長才問我要不要去醫院包紮,於是所長跟兩位員警帶我去三重醫院急診,我才發現原來我的傷勢這麼重,右眼角縫了四針、頭部大概有無數個傷痕,胸前腹部跟背部也有無數的傷痕,還有膝蓋腳踝也都有外傷。就像大家看到照片中的樣子」。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爆料公社公開版)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爆料公社公開版)
黃男想請教兩位毆打他的便衣警察「請問我跟你們有什麼深仇大恨,值得讓你們兩位下如此的重手對待我」,雖然他的身體已經持續好轉,但心情很難平復」,最後他也感謝所有關心他的好朋友,以及所有幫助和提供影片證據還原現場的網友,讓他感受到大家所送的溫暖「深深對你們致上12萬分的謝意」。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爆料公社公開版)
▲新北市三重區一名男子,遭警方誤認是通緝犯當街被重毆打後心情難以平復。(圖/爆料公社公開版)
事後發,三重警分局說明,當天夜間巷內天色昏暗,黃姓民眾剛好朝車輛方向走去,要查緝的通緝犯具有多項刑案紀錄,有執勤安全之虞慮,且黃男不願回覆警方攔查,在員警表明身分後仍未配合,員警欲帶回駐地查證身份時,黃男便以雙手推擠拉扯抗拒,雙方拉扯一同跌倒在地致互有擦挫傷,員警遂使用強制力上銬帶回。而在派出所內確認黃男身份後立即解銬,將黃男協助就醫。

三重警分局也表示,依法受理報案,已將兩位同仁函送新北地檢署偵辦,絕不會護短。另對於同仁錯認通緝犯致上歉意,對於同仁執法有無失當情形,本分局依規定調查予以懲處,絕不寬貸。三重分局重申,員警執法應嚴守法紀、遵照相關法令執行,本案將持續加強員警相關法制教育,避免執法爭議案件發生。(編輯:林莞茜)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