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陳冲/情報頭子的備戰諍言

▲中國所研發的數位貨幣,雖然用於交易、追蹤,但也能規避類似於制裁俄羅斯的行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所研發的數位貨幣,雖然用於交易、追蹤,但也能規避類似於制裁俄羅斯的行動。(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陳冲

不要誤會,我說的是金融戰,正確地說,應該是金融競爭的衍生戰役。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雙十國慶,紐約時報刊出一篇專訪英國情報頭子Jeremy Fleming專文,談的是俄烏戰爭的前景,但新聞的焦點,反而是他呼籲西方應注意北京在科技方面的挑戰,其中金融人的目光自然聚焦在中國人行的數位貨幣(DCEP)。也正因如此,利多出盡,第二天F氏在RUSI(皇家聯合研究所)的演講,反而缺少媒體大篇幅的關注。

按理說,RUSI是英國首席國安智庫,Fleming又是媒體口中的Spy Chief,其統領的GCHQ(政府通訊總部)具有政府國安會的地位,F在RUSI談話,應會引發高度注意,只是世人常被007電影誤導,以為MI6才是情報中樞,從而F的演說未獲應有的重視。但在前後兩天的專訪及演講中,F都切到同一要害,就是中國數位貨幣在戰略上的重要性。

當然,F氏在用詞遣字上,很會英國紳士慣常的委婉表達,例如談到「與世界其他兩個核子強權的直接競爭、偶或衝突時,在兩者中,俄國是比較好應付的(more manageable)」。隻字未提中國,但中國一字呼之欲出,或許這就是英國人的說話藝術。F談話顯示,北京在監控、導航、量子計算等科技方面,居於領先地位,「而所研發的主權數位貨幣,雖係用於交易、追蹤,也可以在類似制裁俄國的國際行動中,使中國得以規避」。這點與本基金以往發表的觀點相似,以DCEP型態出現的數位人民幣,雖只是主權貨幣的數位化,也許並無其他陰謀,但在類似俄國被逐出SWIFT以配合國際金融制裁時,基於人民幣在國際清算已漸露頭角,是SDR的成分幣,又有人民幣跨境系統CIPS可以轉圜,西方在金融制裁方面,恐不能游刃有餘,而要付出重大代價。

Fleming的憂慮,並非無據,如果金融戰開打或發動金融制裁,盤點手頭武器,北京比莫斯科顯然更不好相與,美方對長期擁有的金融優勢,難免感到不安。最近上海合作組織集會,儼然東方北約,也更強化去年擴大規模的m-Bridge(已有BIS、香港金管局、泰國央行、阿聯酋央行及人民銀行加入),未來金融制裁的有效性將更添變數。

白宮在今年三月及九月,兩度針對數位戰略提出政策說明,而且一反聯準會以往保守的態度,要求跨部會發展數位貨幣,其中戰略意義,不言可喻。本人自2006年起即在報端呼籲研發software-based currency,本基金也從2017年起不時籲請研究數位貨幣,當然央行可能認係狂想,也可能認為小國寡民,尚無迫切需要,但如當局認應靠攏美國,不宜空口乞憐,總應證明手中有牌,及本身的戰略價值。既然自許為科技島,中央銀行也不時發表數位貨幣的研究成果,何不積極推出數位新台幣,以科技成果說明所謂Non-NATO ally不是空言,在金融戰(if any)方面,我們也可有些角色。


●作者:陳冲/ 行政院前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