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少子化、缺工潮 亞洲國家如何搶下海外人才?

▲全球在疫情後努力復甦經濟,各行各業出現缺工現象,但少子化日益嚴重的亞洲國家是如何應對這個勞動力短缺的大洞?(示意圖/pixabay)
▲全球在疫情後努力復甦經濟,各行各業出現缺工現象,但少子化日益嚴重的亞洲國家是如何應對這個勞動力短缺的大洞?(示意圖/pixabay)

國際中心楊智傑/綜合報導

全球在疫情後努力復甦經濟,但隨著嬰兒潮世代勞動力開始退休、人口老化以及少子化等問題,各行各業面臨嚴重缺工難題,其中亞洲各國出生率的顯著降低更可能帶來稅收減少、人口結構改變、勞動力更加短缺等結果,為此亞洲各國政府們除了積極推動刺激生育率、減低照顧嬰幼兒負擔等政策外,也開始致力於研擬吸引移民與海外人才的相應方針,一場「人才搶奪戰」也就此展開。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日韓出生率驟降 少子化成國安危機

亞洲地區如日本、韓國、台灣都迎來出生率大幅降低、人口高齡化的問題,根據統計韓國是過去15年來全球生育率下降速度最快的國家。2022年,韓國平均生育率為全球最低,僅0.78%;台灣則位於全球倒數第三,女性一生平均生育數大約在0. 87人,其他包含香港、新加坡、澳門與日本等亞洲地區國家也難逃生育率低迷窘境。

根據韓國國家統計廳公布的《2021年出生死亡統計》,韓國2021年新生兒人數創下1970年以來的最低紀錄,僅26萬500人,比2020年減少了1萬1800人;而在今年4月,韓國新生兒更是只有1萬8484人,這是自韓國國家統計廳自1981年開始統計以來,人數最低的歷史紀錄;同樣苦於少子化的日本也碰上歷史紀錄以來的出生人口新低,在2022年日本只有77萬多名新生兒,這是自有紀錄以來第一次跌破80萬大關。

為了鼓勵生育,日韓政府紛紛擬定不同的獎勵生育制度,例如韓國決定撥款4兆1千億韓元預算,提供家中有0至1歲嬰兒的家庭30萬韓元,或是提供新婚夫婦最高1億韓元的低利貸款,只要接下來三年、十年內再生小孩,就能逐步免除利息,最高能全部免還;日本也決定每年編列3.5兆日圓強化產後托育服務、育兒職場環境。

不過人口專家認為,這些生育獎勵制度的增加,僅能在短期內提高人口基數,長期來看效果仍然有限,想要打造生育友善的環境,重點還是落實完善的教養制度,解決青年就業困難、平抑過高房價等問題;除此之外,雖然提高生育率有助於緩解未來人口老化和缺工幅度不斷惡化的困境,但在出生於1940年代後期至1960年代前期的「嬰兒潮世代」陸續迎向退休之際,如何解決眼前的人才荒更是政府首當其衝的挑戰。

勞動人口告急的情況在各國日漸加劇,統計指出,2019年韓國勞動人口達3763萬人,但預估到2030年,將會減少將近400萬人,僅剩下3381萬人勞動人口;日本國立社會保障和人口問題研究所則指出,2020年日本15歲至64歲的勞動人口約為7500萬人,到了2050年預計將減少至5500萬人;台灣勞動人口則自2015年起不斷減少,到了2021年僅剩1655萬人,6年之間總共減少了82萬人。未來數年生育率是否能因政策優惠有所改善仍有待觀察,加速推動引進移工、開放海外人才就業卻是目前各國政府最能對症下藥的做法。

▲韓國保健福祉部6月底公布一系列數據,自2017年以來,韓國托兒所減少了近1萬間,而同一時間,養老機構則是增加了超過1萬3千間,以適應社會因少子化和高齡化造成的人口結構變化。圖為首爾街景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韓國保健福祉部6月底公布一系列數據,自2017年以來,韓國托兒所減少了近1萬間,而同一時間,養老機構則是增加了超過1萬3千間,以適應社會因少子化和高齡化造成的人口結構變化。圖為首爾街景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吸引海外人才 日韓簡化放寬簽證申請

日本過去向來是單一民族組成的國家,以往並沒有明確的移工政策,而是默許留學生、外籍實習生和外籍人士可以在當地打工,藉以填補服務業和餐飲業的巨大人力缺口。但隨著缺工現象日益加劇,日本在2019年被迫啓動一系列的修法,不僅首度承認國內人手不足,也大幅放寬外國人就業及移民規定,祭出外籍藍領工作者及其眷屬可以無限期居留的條件。外國人留在日本工作的比例逐步上升。截至去年10月底,持有工作簽證的外國人達到歷史新高,將近有182萬人。

這項於2019年實施的「特定技能簽證」針對製造業、農業、電子業等共14種產業,但凡申請者符合「特定技術勞工」資格,申請者就能帶家人前往日本,且在工作5年後,只要通過語言和技術測驗,日本政府就會開出給予無限期居留權的條件,增加移工前往的誘因,不過申請過程必須經過繁複的技術測驗,其中營造業與造船相關行業的技術型勞工至今僅有10人獲得該類簽證。

為此,日本政府有意再度放寬工作簽證,將製造業、汽車修理、航空業、農業、漁業、食品製造業、餐飲業、旅館業、清潔服務業與長照產業等行業人士,納入「長期工作簽證」擴大規模當中,而外國人留在日本工作的比例也在逐步上升,截至去年10月底,持有工作簽證的外國人達到歷史新高,將近有182萬人。

另外,日本政府也宣布設置延攬外國精英的新簽證系統,其中包含日本特殊高技能專業人員的簽證系統(J-Skip)和日本創造未來的個人簽證系統(J-Find)兩種,前者適用於符合特定收入與工作經驗的高階人才,例如研究人員、工程師和高層管理人員,他們可以跳過日本現行招攬外國人才的「積分制」,直接獲得高技能的專業簽證。

▲旅日簽證9/14開放居住台灣的台籍民眾線上辦理電子版。(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日本計畫擴大「長期工作簽證」計畫,招攬對象也包含長照產業領域人士,凸顯國內老年化與缺工問題嚴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後者則針對頂尖大學畢業的外國學生進行招攬,對於其停留在日本的期限進行延長,以便他們在日本當地尋找工作,日本司法部表示,這項新政策目標是為了吸引「具有高潛力、有望在未來發揮積極作用的年輕人」。順利獲得日本簽證的外國人才最初可停留5年,未來還有機會得到居留證,而擁有碩士學位且年收逾2000萬日圓(約新台幣458萬元)者在居住日本1年後,就可申請永久居留權,相較過往要住10年以上的規定來說,放寬許多。

韓國亦於5年前建立「國對國」的移工直聘制度,繞過仲介使移工免於仲介費、買工費剝削,並提供快樂返國專案,給予基本薪資保障。今年6月底更宣布改善「E-7」簽證制度,屆時將放寬海外勞動人口的選拔條件,並擴大僱用人員名額,簽證名額預計從去年開放的2千人,一口氣增加至3萬人。

韓國法務部表示,這項簽證將能幫助企業克服缺工問題,尤其是發放對象包含翻譯、海外營運銷售等具特殊技能的外國人才。

此外,在留學生簽證制度上韓國政府也陸續放寬對應政策,例如在韓流娛樂風靡全球同時,也吸引不少有意願踏入相關文化娛樂產業的海外人才,政府為了這些文化留學生也新設「韓流簽證」,發給對象包含在韓國從事演藝活動者,或是為了學習觀摩韓國大型經紀公司體系而來的業界人士等等。

與此同時,韓國法務部也在今年7月實施學生簽證制度改善方案,首先是降低發放留學簽證時所需的財政能力金額標準,衡量單位也從美元改為韓元,接著是放寬留學生取得韓語證明與兼職的限制,未來留學生可以透過多樣的評比標準取得韓語能力證明,而非僅透過韓國語能力考試(TOPIK);就讀學士學位的留學生兼職時間也將提升至每周25個小時,若學業成績與語言能力優秀者更可額外增加5小時,不兼職者也可透過參與教育部規定的「標準現場實習學期制」取得與韓國學生相同的實習機會。

疫情、政治干擾 香港時隔8年也開始搶人才

新冠疫情與港區國安法等因素導致香港近年來也出現缺工潮,香港特首李家超計畫時隔8年再次開放投資移民,盼吸引企業與人才進駐,並宣布針對高薪、高學歷的「高端人才」廣發通行證,持證者可以在香港停留至多2年,持證期間也可自由找工作,至今已經發出大約4.9萬張簽證,數目超出每年3.5萬人的目標,李家超更稱年底有望翻倍。

▲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上任將滿1年,根據星島日報的民調,6成受訪者滿意李家超及其率領的新一屆政府過去1年的表現。(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去年上任後,坦言過去兩年香港不見了14萬勞動力,揚言要在全球範圍「搶企業,搶人才」。(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項港府去年推出「高端人才通行證計劃」主打要求學經歷亮眼者,開出條件包含必須持有「全球百強大學」學士學位、並在申請前5年內就累積至少3年工作經驗者。不過要符合條件又得願意留在生活物價水平高的香港者似乎又更少了些,

人資顧問美世(Mercer)集團香港CEO范昌幗告訴《BBC中文》,他認同招攬人才是香港當前的首要挑戰,但需要即時和具變革性的努力來應對。他認為必須暫停既有的「高端人才入境計劃」限額,並放寬非本地大學畢業生留港就業期限至兩年,「對來自世界頂尖大學的畢業生只延長六個月簽證(原為18個月),對於吸引他們來落地生根來說也許分別不大,尤其當世界已在向他們招手。」

此外,申請「高才通」計劃者多半從事金融產業,根據香港勞工及福利局長孫玉菡表示,在今年五月領取相關簽證的一萬名申請人中,已經有5千人抵達香港,其中從事金融業居多,他特別提到這些簽證申請中,有2/3的申請者來自中國,另外1/3來自海外,而部分從海外提交的申請也有中國背景。

其中一名通過申請的簽證者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自己就是原本在中國唸經濟、金融方面專業的學生,畢業後原本在上海的金融機構工作,只是碰上公司裁員潮,後來才被「高才通」計劃吸引到香港,他認為香港的外資工作機會相對包容、薪資水平也比較高,這兩者才是「高才通」計畫吸引人才的關鍵。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