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引爆點》(圖/ 牽猴子整合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文:雀雀

出生自高雄眷村的吳慷仁,自小父母離異、國中就開始打工,除了當工人以外也在餐廳和超市打過工,甚至擺過地攤,也當過調酒師。當調酒師時認識了導演李啟源,從此一腳踏進演藝圈。如今他的演出作品包括了電影、台劇、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網路劇、微電影、短片、音樂錄影帶和音樂單曲,更是品牌廣告的台灣代言寵兒。

其實吳慷仁的演藝之路至今也才十二年,對於現年三十五歲的他,出道不算早。二○○七年他以「沿海岸線徵友」的小海出道,二○○九年參與台灣電視劇「下一站,幸福」演出花拓也一角,雖然職銜僅為男配角,其溫柔深情的清新男兒形象卻成功開啟了這位演員的知名度。除了台劇「下一站」的高收視率讓他開始受歡迎之外,其電影處女作《渺渺》的口碑佳評亦讓這位演員在影壇中嶄露頭角。

▲2009年《下一站,幸福》(圖/三立電視)
▲2009年《下一站,幸福》(圖/三立電視)

二○一○年的時候,吳慷仁在張作驥導演重要作品《當愛來的時候》中演女主角李亦捷未婚懷孕的失蹤男友牟宗福,僅在片頭與女孩廝混,之後就不見人影,獨留女孩一人面對懷孕的重大人生變化,渣男角色亦令人印象深刻。但他真正主角擔綱的電影作品其實是《河豚》,片中他飾演一位老婆落跑的棒球教練,與電梯小姐邂逅後,兩人一起展開了詭異而互相慰藉的同居生活。吳慷仁在片中與女主角潘之敏的唯美床戲可謂大膽,但這並非表示這位演員已到達極限。

在二○一三年憑「愛在旭日升起時」獲得第十八屆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主角獎的吳慷仁,拿到了人生中首座影視獎座,但他同時也拍了一部爭議性十足的電影《微光閃亮第一個清晨》,該片雖然聚集了鍾鎮濤、吳慷仁、黃志瑋、曾珮瑜、李維維、劉至翰等多位名演員共同演出,但這個描述台北男女情慾景況的電影,卻是受到當時年度台灣金蝦獎提名的尷尬之作。

然而一向賣力工作、持續量產作品的吳慷仁是向前看的人。二○一五年他以台劇「麻醉風暴」獲得第五十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的電視電影男配角獎,也是他人生首座金鐘獎座。同年還在台日合作電影《屍憶》擔任男主角,故事是改編自台灣「撿到路邊的紅包,就要和死者冥婚」之習俗,作為一位負責製作靈異節目的電視台製作人,吳慷仁在劇中自認八字重而不信鬼神,想不到卻因撿到路邊紅包而與自己前世產生冥冥連結,更被鬼妻操控、意外殺害了未婚妻。

▲2015年《麻醉風暴》(圖/公共電視)
▲2015年《麻醉風暴》(圖/公共電視)

悠遊轉換在電視與電影圈之間,二○一六年李慷仁再憑「一把青」獲得第五十一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隔年二○一七年更以電影《白蟻:慾望謎網》獲得第十九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殊榮,聲勢如日中天。在《白蟻》中他飾演一位自幼喪父、幼童時目擊母親跟男友上床的「白以德」,後長大成人在書店工作的他,私底下已變成愛偷內衣褲藉以自慰的特殊性癖好角色。其在片中的全裸自慰戲碼驚人,突破尺度更上一層樓。

▲2015年《一把青》(圖/公共電視)
▲2015年《一把青》(圖/公共電視)

今年可說是吳慷仁的爆發之年,光是電影就有《引爆點》、《狂徒》以及《小美》要推出,幾乎可說是正式從台劇小生升級成為電影咖,除了在詩選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媽媽的遙控器」和「憤怒的菩薩」演出之外,在他年度唯一參加演出的電視劇「已讀不回的戀人」其實僅有空客串而已。

他在《小美》中飾演一個攝影師,作為最後一個拍見女主角「小美」的目擊者,卻跟丟了小美。電影側繪出了當代女青年被無情社會逐漸淹沒致死的殘酷真相。另,動作片《狂徒》作為今年的高雄電影節開幕片,以好萊塢式廣角運鏡拍出動作場面,吳慷仁飾演持槍挾持人質的「銀行大盜」,挑戰商業動作片的企圖心強盛。而率先在台上映登場的《引爆點》則是以一場自焚事件為契始的台片創新類型嘗試電影,飾演法醫周建生的吳慷仁,與多年不見的前女友檢察官再度相逢。這對餘情未了的戀人,在棘手的案件與現實的困境中一邊回味著過往、卻也艱難地無法攜手邁向未來。

吳慷仁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飾演為人權律師王赦,他並不反對死刑,但堅決捍衛程序正義,認為法治國家必須仔細剖析罪犯的動機和成因,才能依法律程序將其處死,而不是為了消除群眾的憤怒驟然行刑。他的演技令人動容,獲得了極高的評價。

▲2019年《我們與惡的距離》(圖/公共電視)
▲2019年《我們與惡的距離》(圖/公共電視)